神经科学
首发于神经科学
致快要被AI狂潮淹没、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我:什么是「技术奇点」?

致快要被AI狂潮淹没、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我:什么是「技术奇点」?

这篇文章呆在草稿箱里快一年了,但确实不知道该取个什么题目。

开始写它是因为,当时连续遇到与不同人的对话中都频繁出现「技术奇点」和「通用人工智能」这两个词,但我觉得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技术奇点」是什么。所以写了这个。


我们的未来不是再经历进化,而是要经历爆炸。 ——瑞·库茨维尔


和我同年开始读博士的师兄(或是师弟?同时开始该怎么算?)不打算继续科研,准备去金融业。在理解的同时,我们也开玩笑地嘲笑他,金融业大概将是最受人工智能冲击的产业之一。

别看金融、会计、经济和管理是当下最热的大学专业(因为相比之下工作职位多),但根据Opimas咨询公司的预测,2025年金融业中230000个工作将会消失,被人工智能给替代。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银行和金融产业从根本上是建筑在信息处理之上的,现在的大多数运行也已经高度电子化。当然,大学也在试图应对这样的即将来到的变化,有一个叫’fintech‘的专业也逐渐在大学中出现,譬如说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就有计划将fintech加入它的MBA课程。

拜拜了,人类基金经理。(关于人工智能对金融的影响可以看看这份简报~

当然,这里我不打算讨论「人工智能会不会抢走我的工作」这个问题,毕竟像我这样忧国忧民的中二少年,自然是要担心更遥远的事情 —— 人类是在作茧自缚,毁在人工智能之上么?

这种警告现在听到已经不吸引注意力了。在我记忆里,Stephen Hawking 和 Elon Musk(他们也可以被称为现代预言者)是最开始传递这种信息的,他们不断警示大众,不要被当下人类的知识资源爆发,这些爆发很有可能带来人类文明的衰退。


技术奇点是什么?

用比较酷炫的话说,我们现在在靠近技术奇点(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

这是一个根据技术发展史而总结出来的观点,就是未来,或早或晚,会发生一件不可避免的大事件,即技术和只是将会在极短时间内发生极大的进步。就如库茨维尔所说的“不再经历进化,而是要经历爆炸”。在这个转折点之后,人类世界的所有规则都会重新洗牌,身处于旧世界的我们无法理解甚至想象新世界的科技和文明,“就像金鱼无法理解人类的文明一样”。


这个转折点就被称为「奇异点」或,酷炫地简化为「奇点」。

越靠近这个奇点,人类的变化就会越大,虽然大致上这个变化是逐渐、持续的,但很有可能即使在时间上靠近它时,人类还是会觉得非常惊讶,难以消化,无法立马接受它成为全人类共识。

【说到这里,感觉怪怪的。感觉奇点就好像是犹太人心目中还未到来、但终会出现的救世主一样。】


那这个奇点会是什么呢?很多人认为是当「强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或说通用人工智能)出现。我们现在所接触的人工智能都只是「弱人工智能」罢了,因为再妙的算法,也只能处理特定的问题。

每次提到人类智能和人工智能,我都喜欢说这么一句话,人脑与机器有根本性的不同,因为机器的设计和目标都是解决一个特定的问题,而我们的大脑则是「均码」的,解决(所有)未知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大脑其实和几万年前的大脑区别不大,但出生之后需要能够学会解决的问题,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区别。

但上面这段话,也有很大的局限,因为机器的界限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现在的人工智能没有人的认知能力,只是看起来像是智能罢了,但,人工智能也终会进入新的阶段,不再局限于解决特定的问题,不仅与人类拥有类似的智慧,甚是进化为更高级的人工智能,也就是「超人工智能」,超越受到有机体限制的人类大脑,解决所有未知的——人类也无法解决的——无限种问题。


当人类到达这个技术奇点,或说这个奇点撞上我们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和心灵都会被淘汰。为了更强的竞争能力,身体将会被换上更加结实、灵活的材料,进化为赛博格(cyborg);心灵也很有可能会随着我们对神经科学的深入了解而被我们自己控制,个体(或者集体)会自愿(或是强制性)地去掉七大罪。

(*天主教的七大罪: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


这一个技术奇点什么时候到来呢?

谷歌的工程主任 Ray Kurzweil在采访中曾经给出精确到年份的预言:“2029年时,人工智能将会到达人类智能水平。2045年则是奇点,在那一刻,超过我们当下已有的十亿倍的智能将会出现。”软银CEO孙正义则说超人工智能将会在2047年前出现。

不知道,有问专家们的调查问卷统计(当然这也不过是猜猜看罢了),最早2025年,最晚2070年,平均数和众数2040-50年前后。差不多也就是香港完全并入中国的时候吧。

要真是如此,那时候我大概正好开始更年期,在经过更年期的同时还要面临奇点的震荡,真是太可怕了。


我认真地想了想,但还是觉得这个数字是被人工智能狂热给炒的离谱了。

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不断有这样的热潮。但往回看,人工智能每次突破所带来的热潮大多都带来了失望,很大程度上这种失望就是科技胜利所导致的夸张膨胀的预测。


人工智能是一个根植于多个领域的产业,计算机科学、数学、神经科学、材料学。就好像木桶盛水一样,会被短板给局限。神经科学现在迅速发展,但也还是个嗷嗷待哺,需要其他几个领域的技能涌入才能突破升级的状态。真的想要预测的人,需要能够总汇这些领域中的内容,但就我所知,现在业界最有名的,做出类似预测的大拿都谈不上是这几个领域的全才。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种全才只有在我们这代人力才会出现。


的确,人工智能进步神速。2009年深度神经网络的兴起,就是最近的人工智能狂热的最初的那把火。这样的算法让机器能够学习得更快。

与此同时,因特网的成熟给这些算法带来了大量的学习材料,社交网络给机器们带来了大量的照片、语音和翻译语言的机会,进而带来了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和翻译机的进步。在这些任务上,现在机器都快和人类一样好了。


但是这样的优秀成绩也只限于这几门罢了。

虽然人工智能不一定需要拥有人类的笑点,毕竟人类进化到今天、拥有感情什么的也只是因为自然给人类选择了这个游戏路线,为了通关人类进化出了这些特点罢了。但人工智能还是无法「理解“图片,”理解“你的笑话。这一点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因为这导致了人工智能还是局限于已见过的信息和知识。


就现在看来,我个人认为,在医疗健康上的人工智能热潮是最为夸张的。

虽然用人工智能诊断疾病,虽然已经变得更好,但也只是好一些,并非全面地大步前进。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我们没有大量的病人数据可以合适地喂给机器。在近期的未来里,也暂时看不到这份庞大的饲料,收集数据的医院也无法全方位地收集到疾病之间所导致的心理生理的关联。同时很多疾病(譬如说心血管、癌症、神经相关的疾病)都不是用几张照片就能够判定的...


在担心超人工智能抢了我的饭碗之前,我觉得更让人担心(当然也激动的)大概还是大国之间(这里点名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在人工智能武器上的角逐。在奇点来临之前,还是先个攒个类似于曼哈顿计划之类的局吧。

要是人类历史是一部少年漫画,我们现在就算是刚刚开始“燃”,别还没搓出“超人工智能”这个杀手锏,就莫名其妙猝死了————还是那种左脚踩右脚,然后摔了一跤撞上台阶的那种掉线剧情。


最近几年,在中文媒体这个信息孤岛上,人工智能热潮似乎有所收敛,但不少文章看起来有一股「科技鸡汤」的味道 —— 未来好棒,未来好酷,未来我可能没有工作。新奇和警示组成了这种科技鸡汤,真的好清新脱俗,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笑)

只是这场热潮之后,大家除了知道AI这个缩写,知道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语音识别这些词汇后,还剩下什么?如果只是剩下「人类好厉害,人工智能无所不能」这种印象就太遗憾了。


希望不要被知识爆炸所带来的改变给骇到,也不要被突然涌入的新知识给吹得左右摇摆。

但也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题图是用谷歌Deep Dream Generator(DDG)制作的神奈川冲浪里的周边,图片来自于:Deep Dream Generator - Barabeke。这个网站上还有其他很酷的DDG做的图哦。
编辑于 2017-08-1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