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 I》 道德的绑架 The Little Devil (I) – The Kidnapping of Ethics

VII.ChariotVII.Chariot

这个小系列很短,只有三篇。是一些近期的小感想和观察的总结,也包含了一些我很想在前一些系列里提及但是没有具体阐述的一些点。直入人性的深处,客观和有序地对一些事情展开分析。

1

有时候人很容易产生一种执念,当数据和信息不足的时候,如果能抓住道德作为准绳,就可以持续反击一切其他的意见,从而达到肯定自己意见的效果。然而实际上历史上或者是社会上许多事情不具备这样的可比性。这种滥用道德绑架的手法可以说是骗人骗己,毫无建设性可言。

举例来说,在一场诡辩中,辩论苏联共产党的好坏。实际上有很多东西可以谈的,这时候滥用道德绑架的人就会只谈大清洗和白色恐怖,就把苏联共产党定性为邪恶的。他们的陈词可以是“不论如何,杀了那么多人,有那么多无辜者为此牺牲,这样的zf很难被说是善良或者好的,如果他是好和善良的,他就肯定不会杀那么多人”。诚然,大清洗确实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事件本身的性质是十分恶劣的,道德上的评价必然是负面的。但是,这样的事情其实一直都没有停过,最近的土耳其高层清洗性质也很接近。再早一点的国人都知道的那场运动,也是性质类似的;更早的一战二战,更加是罄竹难书。再往前的波利尼西亚人与非洲人的火并,更加恐怖。再往前的智人走出非洲,入侵尼安德特人的领地,才有今天的社会组成和基因组。要这样说的话,人类的历史是罪恶的历史,人类本身是最大的罪恶象征。根本毫无希望,毫无可同情的地方。

这种评价是很偏激的,偏激到会影响人的正常自我评价。所以应该承认一个现实:善恶必然是并存的。在人种的演变和历史的发展上有无数善恶的故事,人就是这么一种动物。有诗人说人比老虎残忍,有一千种办法置自己的同类于死地。同样,人有时候表现出的神性,让人也难以想象;极度的包容和宽厚,至高的美德和善良。

换句话说,善恶也是人类感情上的定义。正常来说,生是善的话,死就是邪恶。这种定义是人赋予的定义。然而自然界和生物就是因为有生有死才能生生不息,繁荣进步。过度强调这种定义,不仅会蒙蔽双眼,看不到别的点,还会逐步产生厌世的态度。厌世的态度虽然可以理解,但是毫无建设性。原因很简单,人不能选择自己出生的社会和环境。在宇宙中也许会有纯粹善的文明,但是跟我们并没有多大关系,我们需要在这个基础上,想办法去提升和改善,这才是具有建设性的。

更何况,带有过多道德色彩的评价下,很难有新的提议和观点,因为这种东西本身就很感性和个人性。每个人的道德观都是千差万别的,而理性思考和分析,则比较容易得出合理和具有参考意义的答案。

2

刚才论述的是道德如何绑架个人,其实 道德还可以很轻易地绑架社会。最近几年最热门的国际社会问题莫过于女权问题和难民问题。同样的,道德绑架依然是无处不在。先谈女权,男女不平等的现象在历史和社会上常有发生,目前,全球人权状况不在主流的(我并没有说不理想),基本上都是极度贫困或者有特殊宗教原因的地区。在经济状况正常的国家,其实男女平等的理想已经基本实现了,这是个可人的成果。但是现在颇有矫枉过正的风气。其实,男权或者女权都算不上好,平等和互利才是最好的。阴阳两股力量本来就需要互相磨合互相扶持,是缺一不可的。阴盛阳衰就会“其血玄黄”,阳盛阴衰就会“亢龙有悔”。任何打破平衡和期待走向极端的行为都是值得怀疑和辩证的。

难民问题上,道德的绑架更是明显。因为人都有好行小惠的倾向,在社会福利和物质文明发达的西方发达国家更加明显,因为社会福利良好,人们很少有表达自己善心善意,体现自己价值的时候。所以西方国家慈善组织和志愿者活动都十分盛行,这是十分正面的。这么一来,就发现不能批评中国或者东南亚国家人没有善心,志愿者比例少。人家那边刚从饥饿恢复过来,刚刚小康,指望过多的奉献精神是逻辑不通的。发展时期吃相难看的,恐怕是大有人在。难民问题当然应该处理,妥善处理能彰显人性关怀和道德,对于扶持社会风气大有好处,但是如果以拯救难民为借口,让更多人陷入恐慌和不安中,就比较得不偿失了。所以这种时候应该两手抓,第一手要保证贯彻人性关怀和道德情操。第二手也要保证各种政策下不会产生更多的问题。而不是“在道德面前一切都要让道”,这种看起来爱心满满,其实是缺乏思考 后患无穷的态度。只有当事人会沉浸在自己的爱心里陶醉,受罪的是其他人。这种结果,算得上什么道德呢?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