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未闻,美国竟然在污水处理厂里生产蜂蜜!

原创 2017-07-17 LORI ARATANI 绿茵陈



写在前面:本篇来自美联社7月16日报道,讲的是北美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养蜜蜂的故事,很有意思,这相当于美国的环保+农业吧。原标题是《一些甜甜的东西在DC污水处理厂里嗡嗡作响》,我也标题党一次,改成了现在这个,原来还想用“震惊体”的,不过最终还是觉得不够惊悚。

作者丨LORI ARATANI

译者丨绿茵陈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位于华盛顿波托马克河畔的大型污水处理厂的蓝色厂区内,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建筑,比尔·布劳尔(Bill Brower)和托妮·伯纳姆(Toni Burnham)就站在建筑物的屋顶上。

他们戴着大帽子,穿着厚厚的长袖白衬衫,这样的打扮挺不适合这样的天气。不过,今天他们关注的重点不是室外温度。他们关注的是摆在面前的15个蓝色和白色蜂巢。

上周,一个新的蜂王被引入,她现在有可能已经被“殖民地”给拒绝了。因此,在华盛顿水务局(D.C. Water)专业从事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的项目经理布劳尔,以及华盛顿养蜂人联盟主席伯纳姆正在评估这一影响。

“这就像一个有五万个角色的肥皂剧,我们必须弄清楚它是‘我们的日子’还是‘权力的游戏’?”伯纳姆说。

蜜蜂?住在北美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屋顶?

水务局发言人文森特·莫里斯(Vincent Morris)表示:“通常情况下,你不会将污水处理厂与甜蜜的东西关联起来。”

但是,在这个140英亩的公用基础设施内,屋顶蜂房正是实验的一部分,实验目的是看看蜜蜂是否可以在这个非常规的环境中茁壮成长。人们希望,如果在这里行得通,那么在美国各地数以千计的类似设施中,都能行得通。

如果你是只蜜蜂,要想在华盛顿这样的城市里找个体面的家可不容易,这里噪音太多,人太多,而且也没有足够的空地和高大的树木。

华盛顿水务局的污水处理厂厂区,一边靠着波托马克河,另一边毗邻奥克森山农场,事实证明,如果你是只蜜蜂,住在这里也不算糟糕。

大约三年前,布劳尔和华盛顿水务局资源回收总监克里斯·博特(Chris Peot)想到了开一个养蜂场的主意。他俩认为,这将是一种与城市农业社区建立联系的途径,也将促进建立一个更可持续的污水处理厂厂区的目标,并能帮助蜜蜂。

他们联络了华盛顿养蜂人联盟,这是一个本地养蜂人组织。不久后,在伯纳姆的帮助下,他们开始了养蜂业务。

养蜂,就跟养鸡一样,已经成为城市里流行的消遣方式,包括华盛顿最著名的一些地点,如白宫。2009年,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在白宫里安上了第一个蜂窝,梅兰娜·特朗普(Melania Trump)已表示将继续保存这个蜂窝,为第一家庭和他们的客人生产蜂蜜。六月,副总统彭斯的妻子卡伦·彭斯(Karen Pence)在他们的住处安装了一个蜂箱,让超过15000只蜜蜂自由地在美国海军天文台的广阔园子里飞舞。2012年,在维吉尼亚,乔治梅森大学推出了蜜蜂倡议(Honey Bee Initiative)。

如今,蜜蜂可以利用它们能得到的一切帮助。这些昆虫对包括扁桃仁、南瓜和西瓜在内的农作物的生产至关重要,它们曾是天灾人祸的受害者。

根据白宫提供的统计数字,美国蜜蜂的数量,已经从1940年代的600万只下降到今天的大约250万只。

这个问题是全球性的,所以,华盛顿水务局那样的实验,对于那些寻求如何为蜜蜂提供宜居栖息地的人们而言非常有用。

仅在华盛顿特区,已有300个蜂巢登记在册,这使得城市居民从2015年开始拥有了这些非联邦财产。

华盛顿水务局的努力并非一帆风顺:有些员工担心更多的蜜蜂也会带来更多叮咬——这已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恐惧。莫里斯说,这些有翅的居民已被证明 “非常温驯”——它们热衷工作,而不是纠缠水务局的工人。

这种观点得到了布劳尔的支持,他将蜂巢的管理添加到了已经很长的项目管理清单中。他以前没有养蜂经验,但是在三年时间里,他只被蜜蜂叮过一次。

养蜂不容易,即使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在巨大的污水处理厂厂区内,找一个合适放置蜂巢的地方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当我们不能把蜜蜂放在它们想去的地方时,我们必须弄明白怎样去管理它们。” 伯纳姆说。“蜜蜂跟人一样——它们需要食物,水和好天气。”

蜜蜂最初的家是屋顶上一个空旷的地方,但是风太大了。而且尽管养蜂场靠近波托马克河,水源仍然是个问题,华盛顿水务局的养蜂顾问伯纳姆说。她说,蜜蜂很聪明,通过喝附近空调冷凝器的水来补偿。直到检修冷凝器时,管理者们才发现有几千只蜜蜂在被吸入这个装置后,结束了生命。现在,他们给养蜂场提供水源,并把蜂巢放到避风的地方。伯纳姆说,蜜蜂看起来做得更好了。

即使这样,仍然有风险。蜂王的状况是其中之一。

布劳尔和伯纳姆计划在上午进行这个特别检查,因为那时候大多数蜜蜂都出去工作了。

即便如此,蜂巢里还有很多蜜蜂,还有一些嗡嗡声。

布劳尔和伯纳姆继续他们的任务,慢慢地从蓝色和白色的盒子里拉出支架。一个银色的喷烟器位于蜂箱顶部。

布劳尔用锋利的金属工具,小心翼翼地把一个支架拉出木头盒子。他轻轻地推着喷烟器的风箱,它散发出几股烟气,喷向蜜蜂。

“这让它们平静,”他解释说。“它们认为有火,所以就会待在原地。”

当伯纳姆仔细查看时,他慢慢翻转支架,检查每一个蜂房,看看产了多少卵,有哪些可以被孵化。

在检查了一个特定的支架后,伯纳姆转向布劳尔。

“比尔,我们现在说什么?”她笑着问,“我们说,‘Boo-YA!’?” 【译者注:Boo-YA来自电影《神偷奶爸》,有惊奇之意,类似于“哇哦”“啊哈”“耍到你了”】

换句话说,事情看起来很棒。

她指着一个带黄点的大蜜蜂。这就是女蜂王。

“原有的蜜蜂本来可能会拒绝她,”伯纳姆说。但是,她还活着,而且产卵了。“这就是‘boo-YA’的原因”。

布劳尔补充:“了解这些生物如何工作非常有趣,与人类的运作方式是如此不同。如果我们想要一个新的领导人,我们就出去组织投票;如果蜜蜂想要一个新的领导人,它们就培育一个新的蜂王,最终可能杀死现任蜂王。”

今年,布劳尔和伯纳姆的工作有了回报。华盛顿水务局迎来了蜂蜜的第一次丰收。装蜂蜜的小罐子已经被证明是一个受欢迎的赠品:水务局的总经理乔治·霍金斯(George Hawkins),在社区聚会时少量地发放了一些。华盛顿市政委员会委员玛丽·谢(Mary M. Cheh)是当地要求品尝蜂蜜的贵宾之一。

布劳尔曾经在华盛顿水务局的许多个项目上工作过。他拿起一个装满蜂蜜的罐子,咧嘴笑了,他对这个特殊项目的自豪感显而易见。

“并不是总能看到如此明显的好处啊,”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举起一个罐子,欣赏着里面金棕色的液体。

PS:据外媒2016年5月的报道,美国境内的蜜蜂仍在大量死亡,据美国农业部统计,其国内蜂群在去年的损失比例达到了44.1% ,而在过去两年前,该比例大概为34%。由于2012年至2013年的蜂群损失率曾高居45%,所以不难看出,这种本来已经开始得到改善的情况在发生逆转。其实,蜂群损失这种现象每年都会发生,特别在冬天,但养蜂人能接受的最高损失率为16.9%--远低于去年冬季实际的28.1%。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了夏季,甚至已经接近了冬季的水平。一位研究人员认为,蜂螨是造成夏季出现大范围蜂群数量损失的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环保组织Friends of the Earth还将这种现象归咎于杀虫剂的使用。除此之外,气候变化也被认为是造成蜜蜂蜂群锐减的原因所在。

未来,蜜蜂数量减少将极有可能演变成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由于蜜蜂靠的是授粉作业,所以它们的损失也从反应了农业正在遭遇的威胁。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看正文的英文原文

相关阅读:英译汉乱弹

绿 茵 陈长按下边的二维码可识别并关注

Boo-YA!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古人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靠积德、五读书。 大约说明了改变命运的五种方式,其中排名一二的命和运几乎被先天注定,无从改变。而排名四五的积德和读书,即是做好事和多学习,需要我们后天养成习惯。唯有排名居中,承上启下的风水,翻译成白话,其实就是我们生存的外部环境,亦可为我们塑造。 辛辣的讽刺,今天的山河饱受毒害,土壤满是伤痕,关心风水,关心环境,就是关心人类自身的命运和未来。 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会像海子一样: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关心粮食和蔬菜,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