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进击
首发于大破进击

To iPod:1000, 40000, 40000000

iPod 的时代彻底结束了,但就像苹果反复强调音乐根植在它们的 DNA 里一样,从第一代 iPod 的 1000 首歌,到 40000 首,到 Apple Music 的 40000000 首,iPod 的灵魂会存于每一台苹果设备里,直到更远更远的未来。


iPod nano 和 iPod shuffle 也停产停售了。留下了 iPod touch,这个本来更应该叫 iPhone lite 的设备。没有人把它当作一个单纯的音乐播放器。

从 2001 年,Steve Jobs 向世界介绍这台拥有 5 GB 容量,可以装下 1000 首歌曲的小精灵开始,iPod 走过了伟大的 16 年。


iPod classic、iPod mini、iPod nano、iPod shuffle,iPod 的使命就是让你随时都可以听到音乐。

在 CD 都还没有完全成为主流,磁带还占据着大量市场的 2001 年,能够装下 1000 首音乐的 iPod,帮助苹果开启了它在新世纪的复兴。

还记得 2007 的时候 Steve Jobs 向世人兴奋地宣布,他今天要发布的设备是一台宽屏幕的 iPod 吗?我想那应当是 iPod 生命中最闪耀的高光时刻。iPod 孕育出了 iPhone 这一席卷全世界的产品的三分之一。


「40000 songs in your pocket.」

我是被这句话所吸引,才选择购买了 iPod classic 160G 的。5 年前购买这一台 iPod 的电子发票至今还在我的邮箱里。

最后一代 iPod classic 满足了我对音乐的一切需求。1134 张专辑,我可以把它们带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需要做的只有保存好自己的音乐资料库,然后就这样一台一台地买下去。我曾为这件事感到焦虑,焦虑自己更换电脑的时候怎么做好 iTunes 数据的迁移,并乐此不疲地把自己所有的音乐文件,无论是购买的、下载的、CD 上抓下来的,都按时间码放得整整齐齐。花几十个小时去把音乐的 matadata、封面都整理好。


但 iOS 席卷世界的速度已经不是 iPod 能跟上的了。iOS 5 的时候,iOS 上名为 iPod 的 App 正式被改为了 Music。iPod 的更新速度也越来越慢,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上。

2014 年的时候,iPod classic 停产。慌乱中我马上又买了一台全新的 iPod classic。我只希望能够把这种自己非常满意的体验保持得更久一点。并且已经做好了用 iPod touch 256G 来为 iPod 续命的准备。


我最终还是不需要去买 iPod touch 了,甚至在我的 iPod classic 没有坏掉的情况下,我已经几乎一年没有重度使用过它了。

Apple Music 的旋风来得太快,我最终横下心,把我所有的音乐库搬到了 iCloud 上,现在我可以在我的 iPhone、iPad 以及 MacBook 上随时听到它们。

回想用 iPod 的这一段漫长时间,我很难回忆起有什么瞬间是值得纪念的。因为我每天都在听,它陪伴我度过了太多个春夏秋冬,就算在今天,我 iPhone 上音乐 App 过去 7 天的总运行时间是 76.8 小时。


iPod 的时代彻底结束了,但就像苹果反复强调音乐根植在它们的 DNA 里一样,从初代 iPod 的 1000 首歌,到 40000 首,到 Apple Music 的 40000000 首,iPod 的灵魂会存于每一台苹果设备里,直到更远更远的未来。

面对这样的终焉,我没有太多的遗憾。因为 Apple Music 仍然在每周根据我过去 7 年使用 iTunes、iPod 的记录给我推荐歌曲,你很难说这不是另一种更高形式的存在。在作为硬件的 iPod,与承载音乐的 iPod 之间,我更倾向于看重其精神性的意义。


(本文原载于大破进击博客

发布于 2017-07-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这个博客所涉及的话题很广,我知道这并不利于内容的传播,只是这就是我想追求的东西。我解读科技,但绝不只看到参数和功能。我会写文章评测 Apple Watch 的用法,更要在两年的时间里用它养成运动的习惯,记录这个过程。我对耳机、音响感兴趣,能评判三频、解析和瞬态,但我也需要懂音乐,学习编曲作曲的知识,揣摩歌词背后的韵律以及最最重要的「故事」。我与游戏互动、品尝食物,同时也在试图洞察文化、感受美学。当我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看到画面、听到声音,更要思考这些表象之下,文学和影像艺术的灵魂。 这一切都是重要的,光、声、气味、质感、辐射、加速度,还有这些「信号」背后,它们令我哭或笑的原因。我试图用各种介质记录这一切,还原我脑海里的东西,用笔,用键盘,用麦克风,用镜头。 我关注的,是我作为「人」感受到的一切,以及这一切背后的故事。如果要用一个简单的词概括,我觉得这就是「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