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NITY区块链连载(四) - BNS区块链神经元系统

上一篇对DFINITY网络使用的技术和常见的疑问做了一个FAQ,可以帮助理解DFINITY去中心云的核心技术实现,本篇将会对DFINITY网络另一个核心技术 - BNS 区块链神经元系统做一个宏观的FAQ。

作者:季宙栋、丛宏雷

核心关键词:区块链神经元系统、人工智能、章程


BNS如何管理DFINITY网络?

区块链神经元系统(BNS)拥有调用DFINITY虚拟计算机的超级操作码的权限。通过超级操作码,BNS可以冻结/解冻/修改区块链中的软件对象(智能合约)。BNS还可以直接对DFINITY客户端软件进行配置,比如要求它们升级到网络协议的新版本等。


为什么说BNS是人工智能系统?

DFINITY的BNS不是类似神经网络或者贝叶斯分类器那样的标准人工智能系统。但是BNS也需要来自人类控制的‘神经元’提供的输入信息来对各种提议作出决策,另一方面他通过‘神经元’间去中心化的连接关系和不确定性的算法处理完成决策。而且,和神经元的反馈学习机制类似,BNS也是通过这样的机制来改进自己的决策能力。由于DFINITY神经元间的连接关系只保存于运行在矿工自己的计算机的神经元客户端中,而且神经元客户端软件的分布状态也是无法确定的,因此无法完全了解BNS具体是如何作出决策的。同时,因为神经元们能否达成一致决定的结果要受时间因素的影响,整个决策过程也是非确定性的。BNS系统的目标就是,利用群体的智慧和知识,对各种复杂的提议作出明智的决策,比如“升级协议到版本X”或者“冻结智能合约Y”。


通俗易懂的讲,BNS是怎么工作的?

一个神经元的选票的权重和他所锁定的DFN代币的数量是成正比关系的。神经元既可以在其管理者的控制下进行投票,也可以配置为跟随其他神经元进行自动跟投。这点和一直存在的‘流动式民主’的概念类似。BNS使用 “等待大家冷静下来”的策略来决定是否已经为决策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投票。另外,也可以使用其他的信息和算法来协助神经元做投票,一些有影响力的神经元客户端也可以由标准人工智能来驱动。


为什么‘不透明’投票很重要?

如果神经元之间的关注关系都是公开透明的,而且也可以知道哪些神经元是跟随投票的,然后系统作出了一些有争议的决策,那么通过这些透明信息我们就可回溯投票的过程,看看是哪些投票由于被很多神经元跟随它投票,而影响了最后投票的结果,这样被跟随的投票者将不得不为这个有争议的投票结果‘负责’。极端情况下,可能要承受来自DFINITY网络之外的一些压力,甚至被绑架或者勒索。这样就影响了BNS客观地作出好的决策的能力。所以,我们需要匿名投票让网络各方无法知晓投票选择。


如何创建并运行一个神经元?

你可以通过支付一定的DFN保证金来创建一个神经元。神经元的选票的权重和他支付的保证金的数量是正比关系。在神经元停止活动三个月后,系统将返还矿工所支付的保证金,这3个月就是为了激励神经元的所有人尽量作出好的投票,因为不好的投票可能会使其已支付的保证金的价值降低。同时,神经元进行投票本身是可以赚到额外的DFN。创建好神经元后,你将会收到一个代理密钥,将这个密钥安装到神经元客户端后,神经元客户端将可以在网络中接收到BNS系统中的提议。

初始时,神经元不会对任何提议进行任何投票,而由神经元所有者配置或指导神经元如何投票。配置完成后,神经元将会根据配置的参与投票的投票类型和所配置的跟投神经元的投票结果,自动投票。跟投神经元的配置是一个按优先级排序的其他神经元的地址,神经元所有者可以随时对其更新。比如,你在reddit上follow了一个天才程序员,并且天才程序员公布了自己的神经元地址,那么你就可以配置自己的神经元,对于技术问题相关的提议跟随这个人进行投票。当然,你对神经元配置只保存在你自己的电脑上,其他人是无法知道的。如果你发现对某些提议你需要更多时间来决定如何投票,你可以将你的神经元设置为冻结状态,停止自动投票。


神经元能收到DFN代币回报吗?

在网络中创建和运行神经元是一种‘思想上的挖矿’。在每个DFINITY挖矿周期结束,你都会收到“思想挖矿”的报酬,报酬的数量和神经元锁定的DFN的数目成正比关系,但报酬的数量也会参考这个神经元没参加投票的议题比例。只要配置神经元客户端配置为自动跟随投票模式,你的神经元就可以稳定地收到报酬。即使如此,也应该认真地配置你的跟投策略,因为一旦BNS作出了坏的决策,你的神经元中锁定的DFN的价值也会相应受到影响。


BNS章程是什么?

BNS章程是一个用户指导神经元所有者们如何尊重BNS系统设计目标的文档。目前,BNS章程中规定了整个社区的三个目标:1)及时安排合理的系统协议升级;2)修订和减轻黑客的危害;3)冻结被禁止的应用系统。这些目标中有一些需要进行主观性的判断,尤其是第三个目标。初始版本的章程是要求冻结网络中不道德或者暴力的应用系统(请注意章程没有法律上的要求,因为虚拟DFINITY计算机是建立在去中心化网络之上,没有地理和司法权的概念)。建立章程的目的就是为了澄清一些思想。比如,一个纯粹拼运气的游戏应该被作为一种赌博应用进行评估,但是’预测市场’这样的对社会有益的应用就应该引导神经元们对其投赞成票。在章程描述不准确的地方,这个应用系统的创建者要么对章程进行修订,要么对神经元所有者社区进行游说以增大BNS投票通过的机会。


可以修订章程嘛?

当然,可以向BNS提交修订章程的提议。这样,最终是BNS自己决定了自己的方向。


要完成一次决策有什么法定人数要求吗?

一般来说,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采用法定人数的做法是有问题的。第一,这就制造了一个被攻陷的边界,比如,对一个有争议的议题,通过在最后一分钟的埋伏投票,扭转议题的决策结果,而且不给其他人任何反应的时间。第二,很难预测有多少人会参加投票。BNS采用的是‘等待大家冷静下来’的策略,从而规避第一种攻击,而由于神经元可以通过跟投实现自动投票,这样可以设置相对更高的法定人数要求,比如40%。


BNS是一个‘老大‘吗?

区块链神经元系统是一个‘虚拟的负责任的超级用户’,而不是网络中的“老大”。它可以冻结被禁止的系统,但是如果社区觉得有些应用不应该被禁止,社区可以提交提议修改章程。BNS系统永远不会销毁任何东西,如果它错误地冻结了一个系统,他也可以再对其进行解冻。设立BNS的目的不是为了道德说教或者遵从法律。比如说,章程就对SilkRoad交易所的好坏不做任何道德评价。它目前的主要目的,简单来说,就是创建一个对企业和个人都有吸引力的主流环境,为当前以太坊的‘代码就是法律’提供一个备选方案。虽然如此,BNS可以随时修改章程添加它所期望的限制,最终,BNS的行为规范将由社区的神经元管理者们决定。

小结

BNS区块链神经元系统是一个增强版的DAO,基于利益博弈的群体智慧,驱动整个社区走向良性发展的道路。BNS作为一种去中心治理结构,为DFINITY网络在去中心化环境下能够拥有中心化的管控的灵活度,帮助社区更好的自治管理网络中的角色。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