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性出血热/脑炎 之 奥罗普切热

病毒性出血热 之 奥罗普切热

(主要内容转译自参考文献[1])

————

本文章属于布尼亚病毒专题第五篇专栏文章——正布尼亚病毒 之 奥罗普切病毒(OROV)


本专栏其他布尼亚病毒相关文章还包括——

白蛉病毒 之 SFTS病毒(SFTSV) 病毒性出血热 之 严重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病毒

布尼亚病毒 之 命名规则 新的病毒目——布尼亚病毒目,病毒命名的又一调整

白蛉病毒 之 裂谷热病毒(RVFV)病毒性脑炎/出血热 之 裂谷热

内罗毕病毒 之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CCHFV)病毒性出血热 之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

————


病毒性出血热 奥罗普切热


奥罗普切病毒(Oropouche Virus,OROV),可以引起人的奥罗普切热(Oropouche fever),感染后潜伏期约4到8天,症状与登革热类似,包括突发高烧、头痛、肌肉、关节痛,食欲降低和呕吐等。部分病人会出现无菌性脑膜炎的临床症状。


奥罗普切病毒(OROV)为有脂质包膜的球形病毒,直径约在80至110nm。分类上属于布尼亚病毒目(Bunyavirales)、周布尼亚病毒科(Peribunyaviridae)、正布尼亚病毒属(Orthobunyavirus)。基因组为三节段单负链RNA,三个片段根据长度大小命名为大/L、中/M、小/S,分别编码病毒的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261.25 kDa),包膜糖蛋白前体GPC(可以被宿主蛋白酶裂解为Gn/28.03 kDa、Gc/107.14 kDa和NSm/26.65 kDa三个蛋白),和核衣壳蛋白NP/26.26 kDa、非结构蛋白NSs/10.65 kDa;



奥罗普切病毒(OROV)最早是1955年从特立尼达岛和多巴哥岛(Trinidad和Tobago)(位于南美洲大陆东北)发热的一名伐木工人血液中分离出来的。1960年又在白喉三趾树懒和筑路工人血液中分离到该病毒,也在最初的暴发地点(特立尼达岛和多巴哥岛),从当地捕捉的一种致倦库蚊中也分离到了OROV。随后的1961年,巴西贝伦市郊(Belém)爆发OROV的感染,超过1万人发病,随后的流行病学调查逐步得到以下信息。



从1955年至今,OROV在南美已经爆发多次,区域也不局限在巴西,目前已经在巴拿马和秘(bi4)鲁也有报道,WHO去年(2016)还专门针对秘鲁的OROV疫情有过专门的疾病报告。不过每次爆发的时候都有一种现象存在,那就是发现一个人发病之后,继发的病例大多为其附近的人群,但是迄今为止没有报道直接的人传人的证据,这提示有一种媒介可能吸食了处在病毒血症期的人的血液后传播给了其他人。



所以目前认为OROV存在两种循环,也就是丛林循环(森林循环)和城市循环。在丛林循环中,灵长类、浣熊和树懒是存储宿主,两种蚊子可能是传播媒介,鸟类是否为存储宿主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而城市循环目前认为主要是人进入森林后可能经由森林循环的传播酶切传播而感染,返回城市之后(并处在病毒血症期)在另外两种传播媒介的传播下,主要是库蚊和一种吸血蠓(midge),从而介导了城市循环。通过在实验室的实验证明,库蚊传播OROV的能力其实很低(库蚊是一种常见的蚊类,在亚热带,包括我国广泛分布,流行的乙型脑炎病毒就是其传播的),所以一般认为巴西本地的帕拉库蠓(Culicoides paraensis)可能是主要的传播媒介。

————

库蚊传播的病毒相关专栏文章——

病毒性脑炎 之 乙型脑炎/日本脑炎

前车之鉴 西尼罗病毒是怎么席卷全美的?

————



尽管有些暴发没有完整的统计数据,但推测从1961到2007年,有超过38万的发病病例。通过血清学等调查的结果估计的OROF发病率可能在30%(也就是被携带OROV的蠓叮咬后,大约1/3的人发病),其中一个有记录的暴发的发病率居然达到了63%。


根据OROV S片段的核苷酸保守性,可以把OROV至少划分为3个基因型:

特立尼达岛和多巴哥岛只存在基因型I(genotype I);秘鲁(Peru)仅有基因型II;巴拿马(Panama)仅有基因型III;巴西仅发现基因型I和II,其中东亚马逊主要是基因型I,而基因型II主要在西亚马逊地区分布 ;


OROV N片段的核苷酸替代率约为每年每位点3.7 × 10E−4的替换率,从进化的分子钟推算出来OROV的美洲先祖约在223年前出现(95%最高概率密度/ highest probability density为148-342年),基因型I 约112年(95% HPD:95-189年),基因型II约91年(95% HPD:59-144年),基因型III约37年(95% HPD:33-70年)。


作为分节段RNA病毒,类似流感病毒,OROV的基因组也可以进行重配,这也是这类病毒进化上重要的一点。

最早的OROV重配,是1999年从秘鲁一个发热病人体内分离到的Iquitos virus (IQTV),后来又在秘鲁发现另一个重配后引起人类疾病的OROV——Madre de Dios virus (MDDV)T。后来在委内瑞拉一种猴子(Cebus
olivaceus Schomburgk)体内也分离到了MDDV。最近的一种重配OROV是从巴西非人灵长类(Callithrix sp)的内脏中发现的——Perdões virus (PERDV)。具体的重配基因组分布机制可参考下图。



目前OROV的相关研究还比较薄弱,具体的致病机制并不清楚。

部分病人脑脊液中可以分离到病毒,但是病毒怎么入侵神经系统的,不清楚。

在仓鼠模型中,颅内接种病毒可以导致肝脏损伤,6小时候就能观察到枯否细胞(kupffer cell,肝脏里的巨噬细胞)的肥大和肝细胞的坏死。皮下接种病毒的仓鼠模型能在肝脏和脑内观察到损伤,并且神经元可以检测到病毒抗原。小鼠模型也能观察到类似现象,说明OROV具有神经嗜性。

其他的一些研究还证实NSs是强烈的干扰素诱生抑制剂,而缺失NSm对病毒的正常复制没有明显影响。不过从病毒60多年前就被分离的历史来看,目前这个病毒,我们了解的还是很少,OROV是否能成为下一个寨卡病毒(ZIKV),这种可能性不能忽视,尤其在这个世界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针对这个可能由库蚊传播的病毒就更不能忽视了,相关研究确实需要加强。



至于预防措施和治疗手段就更不用提了。


延伸阅读——

guokr.com/article/27787

zysj.com.cn/lilunshuji/

http://www.shaphc.org/webcontent/x_content.aspx?a=35&b=13642


参考文献:

[1] Am J Trop Med Hyg.2017 May;96(5):1019-1030. doi: 10.4269/ajtmh.16-0672. Epub 2017 Feb 6.

[2] NatRev Microbiol. 2014 Oct;12(10):673-85. doi: 10.1038/nrmicro3332. Epub 2014 Sep 8.

[3] 与人类疾病相关的布尼安病毒研究进展[J].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2009,25(06):589-593+610.

编辑于 2018-01-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