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长文:细数《最强癌症深度科普》文中的错误

打脸长文:细数《最强癌症深度科普》文中的错误

前言

前一阵子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了一篇名为《可能是关于癌症最好的深度科普》、或《给你最好的:最强癌症深度科普》、又或为《关于癌症的最强深度科普,看了脑洞大开》的文章,当时就觉得震惊了!因为其中出现了不少科学上的错误。但由于第二天约了朋友爬山,就没写文批判一番。最近在微信群中又看到有人转,百度和Google一查才知道,这篇文章的传播面也是够广的。虽然最近很忙,但是很抱歉,还是决定抽时间写篇文章指出其中的错误,让大众能接触到正确的知识。

当然在打脸之前,首先对原作者李博士致予敬意。辛苦码字不容易,更别说抛开那些错误、里面还是有不少正确的内容。其中,关于“癌症是基因疾病”以及“癌症发病风险与年龄成正相关”的重要结论,更是说到重点上了。所以,这篇打脸文并非全盘否定原作者的劳动成果,而更像是同行审阅。

这一篇打脸文主要分为三大部分:一、重大错误;二、其他不严谨之处;三、给读者的补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网上流传的版本众多,篇幅不一,但基本都是根据原作者在科学网的博客整理而来。我个人时间有限,没办法把原始的几十篇博客全部看一遍。本文以发表在“生物探索”网站的版本为基础。传送门见下方:

biodiscover.com/activit


一、重大错误

1、小孩子不会得肺癌、肝癌?错!

尽管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和神经母细胞瘤占了所有小儿肿瘤类型的50%以上,但这并不代表着小孩子就不会得成年人常见的肺癌和肝癌。

要反驳这个谬误实在太简单了,仅需在学术论文数据库或搜索引擎,输入pediatric/childhood,以及lung cancer或liver cancer的组合,只要找到相关论文,便可证明小儿肺癌与肝癌的存在。这里我就随手贴几篇论文的题目截图:


不过,肺癌和肝癌等癌种,在小儿中确实不常见。但“不常见”以及“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


2、“为啥苍蝇很少得癌症?因为他们寿命很短,还没得癌症就挂了。我们的宠物狗和猫都会得癌症,原因是他们的寿命可以到10多年,相当于人的70~100岁,因此得癌症概率不低。”这段话存在逻辑问题。

首先,关于“苍蝇是否真的很少得癌症”,还没有人拿出确实的数据。毕竟,没有人去对苍蝇肿瘤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纳税人不喷死才怪)不过,科学家早就拿果蝇来建立癌症研究的模型了,因为这种模型生物在简单的同时,又与人类肿瘤的病理机制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感兴趣的可以阅读这篇文献:


第二句话中,拿猫狗来做例子。然而在逻辑上,却将猫狗的10多年等同于人类的70-100岁,强行论证猫狗也会得癌症的理由,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事实上,不同动物预期寿命的长短,跟它们罹患癌症风险的高低之间是否存在强相关性,目前争议还是不小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在人类中,年纪越大,罹患癌症的概率就越高。但绝对不要跨物种来举例。


3、“癌症发生概率 (p) = 细胞分裂次数 (a) X 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 (b) X 突变基因是致癌基因概率 (e)”?大错特错!

首先要肯定的一点是,细胞分裂时,DNA的复制是会存在一定的错误几率的,而这本身也是生物进化的内在动力之一。然而这公式存在五个重大科学错误:

第一,DNA的突变除了是内源性产生的、即DNA复制时产生的随机错误之外,还可以由外部因素、即环境引致的。典型的环境诱变因素包括:物理因素如电离辐射、紫外线,化学因素如苯类、醛类,生物因素比如病毒。

第二,DNA复制的错误是可以被修复。细胞面对DNA突变,并不是熟视无睹。从低等的细菌,到高等人类细胞,都存在DNA修复机制,以移除不正确的或受损的DNA序列。

第三,不可修复的DNA损伤,可以诱导细胞死亡。这也是细胞(特别是高等生物细胞)内建的防御机制。当DNA损伤过于严重不可修复时,自杀机制比如凋亡便会启动,保证这些错误的遗传信息不会遗传给子代细胞。此外,部分原癌突变,也可以在特定遗传背景中导致细胞衰老、死亡。

第四,原癌性的DNA层面的改变,除了突变之外,还可以是拷贝数的增加或减少,并非需要基因本身的序列发生变化。

第五,出现致癌性的突变,就算出现好几个,也不代表会产生肿瘤。有关这一点,在我的另外一篇专栏文章 如何正确解读“癌症”与“坏运气”的关系 已经提到了,这里简要地搬运部分内容过来。

2015年有篇Science文章发现,阳光照射的眼盖表皮细胞中,存在大量的DNA突变,甚至比不少肿瘤的突变负荷还要高。其中,超过1/4的正常眼盖表皮细胞还携带着明确的肿瘤驱动性突变,涉及NOTCH家族基因及TP53基因。在每一平方厘米的表皮中,还存在着数百个互相竞争的突变克隆。然而,这样的表皮,在组织病理学检查中,却依然是正常的,没有任何癌变现象。

2003年一篇Journal of Neuroscience的文章指出,在正常的脑神经元和胶质细胞,也能发现在肿瘤中常见的非整倍染色体的细胞。其机制是,神经前体细胞在有丝分裂时,染色体分离异常。而约1/3的倍体异常的前体细胞存活了下来,并在随后的发育过程中,分化成正常的神经元和胶质细胞。


道理很简单,任何生物学表型(比如是否癌变),都是由基因型(比如原癌性的基因突变)和环境来共同决定的。

因此,原文的那个等号,绝对是不成立的。


4、“岁数越大,细胞需要分裂次数越多,所以老人比年轻人容易得癌症。”错!

虽然癌症的发病概率是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大,但这却和细胞分裂次数没有绝对关系。换句话讲,细胞分裂次数是其中一个因素,但绝对不是唯一的或者主要的因素。

这个问题要从多个角度去理解。衰老的细胞,其基因组稳定性会受损,因此更容易出现DNA序列上和表观遗传修饰上的异常。而这个过程未必和细胞分裂有关。其次,年纪越大,接受外界诱变因素的累计剂量也会增大,这同样也是重要的因素。第三,个体的衰老是全身性的,会因此产生代谢、免疫方面的功能异常。而这些代谢和免疫功能的缺陷,本身也是促进癌症发生发展的重要因素。

如果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不妨读一读这篇文章:



5、“携带BRAC1基因突变,有了这个突变,她的细胞分裂产生的突变比正常高百倍。”错!

虽然携带BRCA1/2基因突变的细胞,其基因组的突变率会增加,但绝对不是原作者口中的高百倍。最近刚好有一篇Oncogene的文章在探讨这个话题,结论是:针对不同类型的DNA变异,BRCA1/2缺陷的细胞的基因组变异率提升倍数不同,但基本上在2-20倍之间(见下表),绝对没有100倍那么夸张。



6、“婴儿,或者几岁的儿童得癌症必然有先天因素的:要不然就是父母遗传了致癌基因,要不然就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胎儿产生了突变。”错!

诚然,小儿癌症有先天因素,即从父母遗传得到了原癌性的胚系突变,但这个因素,仅占小儿癌症致病因素的5%。这个数据,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网页就可以查到cancer.gov/types/childh

实际上,除了电离辐射这个实锤因素之外,以及部分文献提及的地区性的物理、化学诱变剂暴露之外,绝大部分小儿癌症的致病因素,目前是不明确的。


7、“癌症是儿童死亡的第一杀手。”错!

儿童死亡的第一杀手到底是谁,动动手查一下权威机构的数据便知道。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在世界范围内,新生儿中的第一死亡因素是早产,而小儿第一死亡因素是肺炎。

但在发达国家中,这个数据就会发生变化。下面是一组来自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



发达国家由于经济、卫生和医护比较给力,因此诸如感染、早产致死的比例就会比世界平均水平低得多。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美国儿童中,最重要的致死因素是意外伤,癌症顶多只能排老二。而且一直到45岁以前,意外伤害始终是第一致死因素。

因此,要让癌症排上威胁儿童生命的第一杀手,还得加上“地域”(非常重要!)以及“死因”(疾病,以排除非疾病因素)这样的限定条件。


8、“癌症的严重性和肿瘤的大小没有相关性。”错!

临床上,描述肿瘤的严重性有两种指标:Tumor grading(肿瘤分级)和Tumor staging(肿瘤分期)。用俗话来说,我们经常听到的“高级别的”和“晚期的”肿瘤,其实是不同的描述系统。

肿瘤的分级,是为了看肿瘤组织到底和正常组织有多大的不同,并进而推测它会长多快,会不会侵袭、转移。而肿瘤的分期,则是在分级的基础上,考虑更多的指标,用于评价肿瘤的严重程度。

对于肿瘤分级来说,通常确实不考虑肿瘤的大小,而会考察形态学上的指标,比如核形态、是否有坏死、血管形态等。但是,肿瘤分期,则是除了考虑肿瘤分级之外,还会加以考虑:肿瘤的体积,生长部位,是否转移到临近淋巴结,是否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等等诸多指标。所以,癌症的严重性,当然是和肿瘤的大小相关的!特别地,肿瘤越大,就越容易压迫周遭正常组织,越容易竞争营养,给患者带来更大的痛苦。

因此,我们可以说,肿瘤的严重程度不仅由肿瘤的大小来决定,但绝对不能说,和大小没有相关性。


9、“免疫疗法针对的是免疫细胞,而不是癌症细胞。”错!

正确的说法是:免疫疗法不光针对免疫细胞,还针对肿瘤细胞,以及肿瘤微环境。

广义的肿瘤免疫疗法,首先包括了抗体疗法,即运用针对肿瘤表面抗原的抗体,比如靶向HER2的Trastuzumab(曲妥珠单抗)。

其次,是解除肿瘤对免疫系统的抑制。比如说,有些肿瘤细胞表面会表达PDL1蛋白,抑制T细胞的活性。而使用PDL1的抗体,则能解除这种抑制。此外,肿瘤细胞还会分泌一些抑制免疫细胞活性的因子,而这些都是免疫治疗的研究方向之一。

第三,那就是原文作者所说的,是针对免疫系统本身的方案。这包括了目前比较火热的CAR-T,还有肿瘤疫苗。

此外,溶瘤病毒则是一种多机制的免疫疗法,它既可以直接杀伤肿瘤细胞,也可增强免疫效应。


10、“免疫疗法可以治疗多种癌症,对很多病人都会有效;可以抑制癌细胞进化,复发率低。”错!

这两点叙述放在当下,还只是空想,尚没有实践证明。实际上,当前的免疫疗法的响应率(response rate,即有效果的比例)并不高。此外,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免疫疗法可以抑制癌细胞进化,降低复发率。


二、其他不严谨之处:

1、“老年男性比女性得癌症概率高,主要是前列腺癌。”举例不当。

这不是明显欺负女性没有前列腺吗?[滑稽]

抖机灵完毕,来看正经的。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老年男性的癌症发病风险,确实比女性高。这个结论无论是在世界范围内,还是在具体的国家地区,基本都是成立的。比如说,在美国大于等于70岁的人群中,男性罹患癌症的概率是33.3%,而女性是25.9%。但是,拿前列腺癌来举例就不妥当了。我这里直接给大家放数据:


这是来自Cancer statistics, 2017的权威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在60岁以上的人群中,无论是结直肠、肾、肺等部位的肿瘤,都是男性的发病概率高。不过甲状腺肿瘤,则是老年女性高。对了,宫颈癌是女性比男性发病率高哟。[微笑]

但为何老年男性罹患肿瘤的概率比女性高呢?很遗憾的是,目前并没有找到实锤的机制。眼下能够推测的是,与环境暴露、内源性激素等因素可能具有相关性。


2、“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的区别是啥?是看肿瘤是否转移。”不完全正确。

划分肿瘤良性和恶性的其中一条标准,确实有“是否转移”,但这条标准是不够的。其他还应该考虑,是否有清晰的边界、包膜,是否浸润到周围组织(浸润、侵袭不等于转移),是否出现异型细胞核等多种指标。此外,脑肿瘤通常是不转移的,即使是最高级最致命的恶性胶质母细胞瘤。

所以,用“是否转移”来一刀切,是不严谨的。


3、“癌症是内源性疾病。”不够准确。

原文中用外源和内源来描述疾病的类型,把细菌等病原体感染导致的疾病归类为外源性疾病。然而实际上,许多肿瘤也是由感染引起的,比如EBV、HPV、HCV、HIV等多种病毒均可导致癌症。上回我在一篇胃癌的答案也提到,幽门螺旋杆菌的感染导致的慢性炎症,也是引起胃癌的重要因素。也正因为如此,从公共卫生的角度介入,预防病原体感染,是预防癌症的重要举措。


4、“所有的蛋白质都是20种基本氨基酸构成的,在人的胃和小肠里都会被蛋白酶分解成氨基酸而被吸收。”不够准确。

实际上,蛋白质在胃肠道被消化后,除了以单个氨基酸被吸收之外,还能够以短肽(通常是二肽、三肽)的形式被吸收。并且,以短肽的形式吸收,效率比单个氨基酸更高。

当然,这个事实并不影响原文围绕转基因食品的论述。


5、“有个好例子帮助大家理解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砒霜 (三氧化二砷)”。不准确。

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的机制是,靶向原癌性的PML/RARα融合蛋白,导致其降解,并诱导APL细胞分化和凋亡。因此,也有人将三氧化二砷(以及具有类似机制的反式维甲酸)归为靶向药,但没有人将其归为细胞毒性化疗药。这一点是公认的,包括美国癌症协会在内的许多权威机构,都将这两种化合物列为“非化疗药”。

若要给传统细胞毒化疗药的非选择毒性举个例子,其实遍地都是。比如DNA烷化剂类是直接损伤DNA的,然而无论快速增殖的癌细胞,还是缓慢增殖甚至不增殖的正常细胞,也会受到影响。


三、给读者的补充

1、原文有一段提及胎儿的致癌基因检测,我这里顺便给大家提供一个数据:每100名新生儿中,就会有1名携带致淋巴瘤的融合基因TEL-AML1。但是,每8000名携带TEL-AML1融合基因的新生儿,只有1名会最终罹患淋巴瘤(感兴趣的自查文献DOI:10.1016/j.bcmd.2008.10.006)。基因检测最终会登上舞台,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一点,原文作者也有提到,我只是拿数据强调一下而已。

2、原文中提及肺癌患者平均携带5000个突变。这没多大错误,但我要强调的是,这几千个突变之中,绝大多数是和癌症本身无关的。要更进一步说的话,是要看那些能够改变蛋白质氨基酸序列的突变,叫非同义突变(nonsynonymous mutation)。非同义突变在不同肿瘤中的中位数是不一样的,具体看下面这张来自一篇Science文章的图(DOI: 10.1126/science.1235122),图中括号里面的数字就是各瘤种的非同义突变的中位数:


我们同时还能可以看到,有许多肿瘤,并没有像肺癌、皮肤癌那么高的突变载量。更进一步地,我们还要去看所谓的驱动性突变,即真正能够使正常细胞发生恶性转化的突变。而这个数字,会变得更小,通常只是个位数。


结语

1、引用某知友的话:科普真的不是那么好写。在照顾通俗易懂的同时,又不犯科学错误,真的非常困难。但这不代表可以为了通俗化,便在科学性上无限制打折。

2、据说原作者李博士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不知道是几度人脉中的人。我没有冒犯原作者的意思,但我自觉有那么一点责任,阻止错误观点的流传。共勉!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66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