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鹅纪
首发于白鹅纪
拯救二次元的阿宅参议员

拯救二次元的阿宅参议员

日本最大的同人展会Comic Market(以下简称CM)已经落幕,大家都买到自己关注的作品同人了吗?每年的CM都是一场阿宅的盛宴,但你是否知道这场盛宴曾一度面临毁灭性的大危机?其实不止CM,日本动漫业历史上也曾面临多次危机关头,并最终在许多人的努力之下逃过一劫。如今日本二次元文化的繁荣与这些人的全力守护密不可分,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就是其中的一位守护者。

CM会场外部

经常为漫画业界争取权利的《魔法老师》漫画作者赤松健,曾在某本书书腰上写道“你知道吗?曾经有一位拯救了CM的英雄。”赤松健说的人,正是这些年在议会里保护着ACG“表现自由”的“阿宅政治家”——前·日本参议院议员山田太郎。

前日本参议院议员·山田太郎

为了卖书,许多书腰都会故意夸大事实。但是如果知道山田太郎做的事之后,就能明白赤松健的说法也不算很夸张——这些年,日本多个限制ACG创作的法律被修改,就和这个叫山田太郎的人分不开。这位“阿宅参议员”到底做了什么?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无人守护的ACG创作自由

日本的国会分为众议院、参议院两院。一般情况下,通过一项法律需要两院投票通过。如果说众议院是体现各个政党意志的政治中心,那么参议院就是反映民意多样性,挡下有问题法规的监督机关了。实际许多争论激烈的法案,就经常在参议院成为废案。

2012年,一位名叫山田太郎的企业家在因缘巧合之下,替补因故辞职的前任,成了临时加塞的参议院议员。山田太郎从政风格相当特别,首先就是私人生活彻底保密,不拿来当政治资源用。自己是CM常客与女儿是腐女这些花边消息,据说也是他不小心说漏了嘴。

今年山田太郎也在CM会场外面对阿宅进行了演讲

他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彻底保护表现自由”。参议院有200多个席位,山田太郎只是其中的一员。他在为数不多的质询机会里,站在保护二次元创作的立场上,引导参议院讨论。彻底到什么程度呢?实际上,他是少数声明“游戏暴力场景也不需要政府出面,由制作者自己控制就好”的议员。因为总是站在保护动漫文化的第一线,他也被一干漫画家称作“方便的山田太郎”。

这位新人议员发现,对于媒体来说,表现的自由有两种。其中,“新闻报道的自由”经常被强调,但是像漫画、动画、游戏这种“创作的自由”,则因为媒体自己也想控制作品,经常被有意忽略,结果就是“没人保护创作自由”。

新闻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也一直都有丑化宅文化的倾向。比如说在2008年秋叶原杀人事件时,媒体就曾以渲染加藤智大的游戏、动画宅身份(后来发现的事实是,凶手因为家教过严,反而从小很少接触这类东西)。1989的宫崎勤事件,将近5700卷动画等一般录像带里面,40卷萝莉向作品也被媒体反复强调,类似的偏向报道,也引起90年代的“有害图书管制”风波。

把御宅族形象推入谷底的“宫崎勤”,与把动画拉高到艺术境界的“宫崎骏”

许多人认识不到“ACG创作自由”需要保护的同时。日本也像多数国家一样,是年长者执政,年轻人工作、生活的政治结构。偏向保守的大龄政治家与年轻人之间,自然会有许多认识分歧。最容易被误会的一个年轻群体,大概就是那些阿宅了。同时他们还自嘲“阿宅绝对不会去投票”。结果就是政治家不负责任地批判宅文化,成了很“政治安全”的行为。

买个手办也会被逮捕?

山田太郎作为“创作自由保护者”,最开始被众人瞩目是在2013年5月。当时,自民党提出了一项管制“儿童色情”的法案。看起来这项法律应该不能更正当了,但是山田太郎却嗅出了当中的问题。其中的重点,就是被称为判断何为儿童色情的第三项条款:“没穿部分或全部衣物的儿童,摆出刺激性欲姿态的物品”。

山田太郎在政论节目里,向观众说明这个草案标准问题所在:
1.这些物品,就算实际在强奸、虐待真实儿童,只要没裸露,就不算儿童色情。
2.但如果是Cosplay表演或创作物,只要看着像小孩,那就不行。
按上述标准,《化物语》岁数远超18岁的忍野忍的周边,也能成为拘捕宅男的“儿童色情罪状”

可以看出,这项草案的判断标准过于模糊。同时,草案附则也明确地把漫画、动画纳入了管制范围。但是大多数议员都没有察觉到这些漏洞,很容易就被形势赶着走,附和这项提案吧。

如上图,日本警察厅也曾把动漫手办当做“儿童色情的证据”来陈列。如果这个法案直接通过并执行,可以想象,不只手办制造者需要入狱,成千上万持有这些手办的宅男也会被逮捕……

如同热血漫画里面直面危机的主人公,2013年5月8日,山田太郎针对这个提案,向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发出质询:

这项法案很可能导致过度的自我规制,有让日本动画、漫画变得无趣,甚至就此衰落的危险。
实际,水岛新司先生的棒球漫画《ドカベン》里面,就有个与我同名的山田太郎。他是主人公,还有个8岁的妹妹。作品中有这个妹妹的入浴场景,按这个法案,这本书也有成为禁书的可能性。
上图为水岛新司的棒球漫画《ドカベン》

如果法案就这么通过,出版社与漫画家就不得不进行过度的自我规制了吧。条文中还要求网络服务商采取措施防止这些物品传播。我从这些提案人身上,强烈感受到净化社会的感情。这样下去会变成《图书馆战争》那样,表现自由被限制,媒体也不报道相关事件的世界吧。
《图书馆战争》这部作品,也在描述保护“表现自由”的斗争

会议结束后,山田太郎还抢先在自己网站上把全部相关资料公布,向社会表达自己强烈反对这项议案的意志。最终,这项法案的问题条目被加上“暴露具体性器官及几个明确敏感部位”、“执行中不得侵害学术研究、文化艺术活动、报道等国民权益与自由”等限定条件。同时政府宣称目前也不会用这项法案来对动画、漫画等创作物进行限制,这场危机很大程度上回避过去了。

同人展差点成了犯罪大会

这位议员面对的第二场“动漫危机”,就是2014年那场差点导致“以后就没法开CM”的二次创作相关事件。当时,日本为配合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紧锣密鼓地修改国内法以配合协定。这些修改里面,“著作权非亲告罪化”意外地对日本同人文化有着巨大负面影响。

赤松健:CM称得上是“漫画家养成所”,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日本的同人本很多都是对现有作品进行二次创作。法理上基本都能够算做“侵权”,但由于这种著作权官司“本人不告就不追究”,大多数作者也对同人采取默许态度,所以一直相安无事。这种情况下,如果著作权案件变成“不管是不是本人,只要有人举报就必须处理” 的“非亲告罪”。可以想象有了这条法案,只要好事者简单举报下,那么创作者就要被调查。这样人人自危的环境里,别说CM开不成了,恐怕整个同人文化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如果“非亲告罪化”通过,今年的纱雾本子就没法出了

这时的山田,准备比以前还要充分。他不但参加跨政党ACG议员组织“MANGA议员联盟”,还联合包括千叶彻弥(代表作《明日之丈》)在内的漫画家、CM活动组织者、文化学者等等一起造势,敦促国会探讨这个问题。

于是,国会里罕见地大量出现“二次创作”、“Comic Market”这些陌生词语。讨论期间,山田还给别的政治家科普同人概念,拿奈叶系列等当例子,让这些政客明白什么叫同人,同人有多重要。还把NHK的人叫过来做记录,免得这些人说话不算数。

千叶彻弥给山田太郎画的感谢画

最终,日本政府把“著作权非亲告罪化”的适用范围缩小到盗版漫画这种“直接侵权”范畴。非商业性质的同人,依然依照一直以来的习惯,继续执行本人不告、官府不究的原则。一场本来可能发生的灭顶之灾,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

二次元规制的前车之鉴

估计有读者会说“就算法律规定模糊,也未必有坏影响。警察怎么会那么笨,真的去取缔漫画、动画,搅乱CM会场呢?”。但根据山田的调查,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这种草率的立法与过度管制,确实曾在韩国发生过。

山田太郎到韩国负责相关事务的政府部门“女性家族部”调查、访问

2011年开始,韩国开始推行“儿童青少年保护法”。这个法律,没有区分创作物与真人儿童色情、一并取缔。于是,许多警察为了升职,比起去现实世界取缔犯罪,反而优先在网上狩猎、捉人。光是2012年就有2200人被逮捕,这一数字是比2011多22倍。2013年的逮捕数更是超过了2012年。也有许多人因持有漫画、动画被捕。其中,居然有相当一部分是本来与“性犯罪”这个词无缘的女性。

同时,韩国也曾在90年代通过很多限制作品表现的法律。那么韩国的相关限制到底有多么严格?首先,在判刑上,韩国持有“二次元儿童色情”的服刑年数比实际犯下强奸罪还重,并附加10年监视。于是被抓的人,甚至要求人改判别的罪名。至于什么样的作品会被判断有害,也可以看一下韩国政府部门“女性家族部”的作品评价:

韩国政府机关的有害作品列表:
冰果:挑逗
物语系列:挑逗、暴力
轻音、Love Live!一周的朋友、花舞少女:轻微的黑话等等
日本R15程度的作品,在韩国却连成人都不能看,连抽烟都要打马赛克

韩国这些法律对相关产业造成巨大伤害,还出现移居日本的“漫画逃亡者”。虽然因为具体判例中,几个持有日本动画被逮捕的人被无罪释放,相关取缔活动偃旗息鼓。但相关条款却没被废除,成为一颗随时会响的炸弹。这种草率的法律通过容易,废除却很困难。山田那些保护创作自由的行动,虽然好像一直都在“赢”,但只要输一次就会完蛋。

除了儿童色情法案与TPP之外,山田太郎还在 “黄本变相升税议案”、“联合国人权官员批判日本动漫”等问题上面发声与奔波。他也奇迹般地得到了许多人的协助,成功保护了日本动漫的创作环境。但限于篇幅,无法对此一一详述。

山田太郎的政绩,多数与宅文化相关

一次光荣的失败

2016年,参议院半数席位需要重新选举。找不到的好下家的山田太郎,这次不得不自掏腰包竞选。然后他的诉求也很特立独行,除了保护制造业之外,还是一贯地“保护表现自由”。

山田太郎风格鲜明的“宅政纲”:
1. 保护动画、漫画、游戏的“表现自由”。
2. 解决东京奥运会开办时,CM会场占用的问题。

选举当中,还有不少御宅志愿者前来帮忙。如山田所说,他不是替宅战斗,而是与宅一起战斗。

山田选举前的最后一次演讲,选择在秋叶原的路口
他在推特上发图,向宅说明“参加选举,比买本子要简单很多”

在没有强力政党支持的情况下,他收获多达29万张选票,超过最大在野党的榜首。虽然因为规则设置,他还是没选上(参议院选举,政党票相当重要。比如日本共产党,得票两万就能当上议员。但是山田身在一个炮灰小党……),但是他出人预料的选举成绩,告诉世人“御宅族也是重要票仓”,沉默的大多数也会用选票发言。可以想象,以后政治家不但会去讨好御宅,随便攻击宅的政客也会少一些吧。

市长与知事玩Cosplay——政治家也顺应时势、亲近宅群体

山田太郎说:“改变法律,或者守护法律的都是人。每个人都发声,政治也会被改变。”和不管采用任何手段都要当议员的人相比,他或许和自己说的一样“不适合当政治家”。但回顾这些年他做的事,这个说到做到、一心为宅的“落选议员”,或许更值得尊敬。

受到支持者的鼓舞,山田本人也在落选之后继续一贯的宣传与活动。另外,日本国会也出现了一些其他御宅议员。日本动画、漫画“表现自由”的未来,并没有变得一片灰暗。如果大家对相关话题有话要聊,也欢迎留言讨论。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白鹅纪】微信公众号!

编辑于 2017-08-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华语第三动漫论坛Stage1st下属ACG媒体,给你有趣有料的ACG好文,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白鹅纪”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