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线
首发于司线
史观 | 血与火之歌:1997世锦赛男单决赛 孙俊VS拉斯姆森

史观 | 血与火之歌:1997世锦赛男单决赛 孙俊VS拉斯姆森

再过不到一周的时间,第23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就将在格拉斯哥鸣锣开战。

而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如今可能已然忘记,早在整整20年前,格拉斯哥这座城市,便已和羽毛球世锦赛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7年5月19日至6月1日的苏格兰格拉斯哥,迎来了彼时世界羽坛举世瞩目的“大赛时间”——短短两个星期之内,诸强屯兵的第5届苏迪曼杯,群星云集的第10届世锦赛,先后在格拉斯哥城市竞技中心体育馆内燃起烽火。

根据当时的规则,为期两周的“大赛时间”按照先团体、后单项的顺序展开,各国代表队必须先战苏杯,随后才能派出“散兵部队”参加单项世锦赛的争夺。

这样的赛程安排,也导致各队在苏杯担纲主力的球员消耗过大,难以在随后的世锦赛上继续保持高水平的发挥——最为典型的案例,便是当届世锦赛最被看好的奥运会亚军、时任中国男单一号主力董炯。

由于在苏杯赛场打满全部关键场次、屡屡拔掉硬钉子,世锦赛开战前夕的的董炯已付出了极大的身心消耗,尽管就牌面实力而言仍属最大夺冠热门,但在实战中难以为继,八强未入。

相反,当时尚显青涩的国羽二号男单——孙俊,却在世锦赛淘汰赛阶段的争夺中越战越勇,相继斩落日后四大天王之一的皮特·盖德,以及刚刚在前一年拿下奥运会金牌的丹麦老将保罗·拉尔森,杀出一条血路闯进决赛。

决赛,孙俊遭遇到了他此次世锦赛晋级路上的连续第三个丹麦人——皮特·拉斯姆森。

当时的拉斯姆森在丹麦队队内的战绩和地位,仅次于头顶奥运冠军光环的老大哥拉尔森,是丹麦国内乃至整个欧洲羽坛都闻名遐迩的狠角色。

而在晋级世锦赛决赛的过程中,拉斯姆森同样也打出了极为漂亮的一仗——半决赛对阵卫冕冠军哈迪扬托·阿尔比,正值盛年的拉斯姆森在9-15先失一城的情况下奋起反扑,15-9、15-2连扳两局逆转胜出。对孙俊来说,显然来者不善。

时间来到1997年6月1日下午,万众期待的97世锦赛男单决赛如期打响。

决赛伊始,双方便开始了近乎于白热化的争夺,从1-1到8-8,场上发球权反复易手,比分更是交替上升。8平之后,意欲先发制人的拉斯姆森开始加强压迫,试图强行超车建立主动,甚至还一度以14-10拿到四个局点,但却都被孙俊神奇化解。常规阶段难分胜负,两人不得不加赛三分,一决雌雄。

加赛战至16平,孙俊关键分的把握明显更胜一筹,夺回发球权之后突然发起猛攻,以一记干净利落的头顶突击直线拿下制胜一分,17-16险胜先拔头筹。

首局的险胜令孙俊信心倍增,第二局比赛一上来,他明显打得更为积极主动,6平过后一路势如破竹,接连得分打开局面,很快便取得13-6的遥遥领先,距离登顶只差区区两分。

局面占优的孙俊希望尽快结束战斗,一些相持当中的回球,也由于强行搏杀而开始出现失误。心态上更加冷静的皮特·拉斯姆森,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从7-13落后开始,他抓住孙俊急躁冒进之下所暴露的漏洞,逐渐策动了反击攻势。

尽管此后发球权依然屡有交换,但孙俊竟然未能再在随后的若干个回合中拿到哪怕一分。双方战至13平之后,拉斯姆森在加赛当中连得5分,18-13艰难扳回一局。

此时距离比赛开始的时刻,已过去了整整90分钟。

高强度的攻防与激烈的消耗战拉锯,终于使孙俊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决胜局4-3领先的情况下,孙俊在一次救球之后突然蹲坐在地。经大会医生的进场检查,由于过度剧烈的体力损耗,此时的孙俊已经开始出现抽筋的症状——当电视画面的特写镜头给到他这一侧的场地上时,所有的电视观众、甚至场边的评论席都能清楚地看到,孙俊左腿上的数块肌肉,都在以一种诡异的状态扭曲着。

此后医疗组又曾两度进场,直到最后甚至给孙俊的整条左腿打上了厚厚的护具。而隔网相对的拉斯姆森的情况,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在医生为孙俊进行各项治疗和处理的同时,他同样也坐在场边,拼命地用各种拉伸动作来缓解肢体的疲劳感。

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或者设想过,当你只剩下一条腿打球时,你要用什么去与隔网而对的高手对抗?

痉挛的大腿每次着力都会剧痛。步伐凌乱,动作变形,已经无法以正常的姿态回球。

从第三局一开始,孙俊就完全陷入被动。 每打一球便要蹲下以让双脚恢复知觉——他只剩一条腿,前后左右的移动几乎是拖着,挪着,强行调整着步伐去的,显得吃力和痛苦。

每次击球,都不那么规则,只能凭智慧、手感和胆识和对手周旋。

拉斯姆森也绝不是省油的灯,尽管体力消耗同样很大,但是还能正常移动击球,有机会绝不手下留情。孙俊极其狼狈地应付着决胜局的比赛,被前后调动,左右晃动的折磨。

然而这时候,孙俊竟采取了破釜沉舟的举动: 他居然又开始跳杀!拖着一条几乎不能动的左腿,他判断好来球落点,仰头,举拍,腾空大力杀斜线,而且这一拍直接杀死了对手!

拉斯姆森懵了,全场欢声雷动!天空体育台的解说员也无法遏制内心的情绪,惊呼赞叹。

接下来孙俊接二连三地突击,而且都成功了。要知道,孙俊杀完球已经无法上网了,甚至已经无法准备下一拍了。每次都是用尽全力,杀完落地,整个人停在原处,无法动弹。能杀死还好,只要拉斯姆森能把球捞过网,就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只能如此了。

拉斯姆森在第一次成功回击了孙俊的搏命杀球后,已经大概知道了局势。孙俊每次的下蹲和在原地的停留,都会引发全场非中国观众此起彼伏的嘘声。

这不是装出来的,即便很多人不信。

孙俊仍在坚持,仍没有放弃。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沉静。能回的,一定不手软。身体不行,搏杀和奋战到底的心还在。正手杀,跳不起来就原地大力扣杀,反手平抽,也用尽全力去搏。

拉斯姆森更没有同情的意思,也拼尽全力打出落点刁钻的回球,极力继续给孙俊制造更大的麻烦。

孙俊拖着伤腿,前后跑动,拼命救球。这样的形势下,居然还能够赢下某个回合,夺回几次发球权。

解说员不住地赞叹和惋惜,全场依旧嘘声四起,一旁的李永波和李矛,神情凝重。

最终,整场决赛在一片悲壮的氛围中落下帷幕,决胜局的比分定格在了15-10。年仅22岁的皮特·拉斯姆森在这场堪称惨烈的世锦赛决赛中逆转胜出,成为了自1977年以来首位夺得世锦赛男单冠军的非亚洲球员。


而为了决出这枚世锦赛金牌的最终归属,双方竟厮杀了足足125分钟。

迄今为止,这场决赛的总用时,仍保持着世界羽坛有史以来,男子比赛耗时最长的纪录。

皇天不负苦心人,自此一冠过后,皮特·拉斯姆森彻底确立了在本国羽坛的历史地位。尽管他此后的生涯曲线可谓一路下行,但凭借世锦赛冠军的“尊贵身份”,及至退役前夕,这位流星般的传奇人物,也仍得以在丹麦队2004年汤姆斯杯的参赛阵容中,守住了一席之地。

至于本场决赛中痛失好局,并一度与世锦赛冠军擦肩而过的孙俊,也在两年之后的哥本哈根世锦赛上卷土重来。在个人职业生涯的第二次世锦赛决赛中,他以2-0(15-6/15-13)力克中华台北的归化名将陈锋,实现了问鼎男单世界冠军的生涯夙愿。



作者:


司线LINESMAN(微信ID:Linesman79),是由 @腾宇 @萧萧是个吃货 @逾晖 @云动山 @大超 联合开设的羽毛球公众号,欢迎关注~

编辑于 2017-08-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我们是羽毛球的痴迷者、记录者以及半个圈内人。我们希望书写的,恰如司线——以我手述我见,置身界外,心系赛场。让每一段关于羽毛球的文字,都落到它应当出现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