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5):中国能承认麦克马洪线东段合法而否定西段吗?│脫苦海

地缘政治(5):中国能承认麦克马洪线东段合法而否定西段吗?│脫苦海

先说结论:莫讲中国不承认麦克马洪线,连当时的西藏也不承认,而所谓「麦克马洪线缅甸段」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又何来中国会承认?


19世纪中叶,为了确保商业利益,英国出兵哲孟雄(锡金),与清政府分别签订了《中英藏印条约》和《中英藏印续约》,迫使中国承认锡金为英国「保护国」,开放西藏边界通商,并确定了西藏与锡金的边界。然而,西藏噶厦政府拒绝承认这些条约。

由於担心西藏倒向俄国,英国於1903年入侵西藏,并於1904年攻占拉萨,达赖喇嘛出逃外蒙古。留守的噶厦政府官员在英军与驻藏大臣有泰的压力下,接受了英军提出的条约。9月7日,英国指挥官荣赫鹏与西藏哲蚌丶色拉丶甘丹三大寺的寺长等人在拉萨正式签署了《拉萨条约》,接受了西藏通商。由於条约将西藏定义为附属国,清政府禁止有泰在条约上签字。1906年,英国作出妥协,同意不占并藏境及不干涉西藏一切政治,中英於北京签订了《中英续订藏印条约》。

1910年,清政府与噶厦政府的关系恶化,四川新练陆军出兵西藏,在西藏建立了直接统治。然而不久之後辛亥革命爆发,1911年11月,英国帮助西藏人攻打中国西康一带,引起中英之间的外交问题。清帝於1912年退位,为了确保既得商业利益,1912年英国出兵藏南,直接占领了麦克马洪线以南的达旺等地区,并成功获得了当地部落的支持,建立了地方政府。至1912年底,西藏噶厦政府驱逐了驻藏大臣及所有驻藏清军,宣布独立。


西姆拉条约

民国政府在1912年宣布把西藏改为内务部所管理,英国表示反对,警告中国不得改其为行省以及对西藏增兵。由於欧洲局势紧张,英国为求尽快解决西藏问题而要求召开会议,解决西藏问题。1913年10月至1914年7月间,在印度北部城市西姆拉举行的由中华民国政府丶英属印度和西藏噶厦政府三方参加的会议。会议主要是讨论西藏与中国的关系,以及西藏与印度丶中国的领土分界。

1913年11月,中丶英丶藏三方面在英殖民地印度西姆拉(Simla)举行外交会议。会议中,英国代表麦克马洪(A.H.McMahon)提议,划分西藏为两个部份,青海南部丶四川西部为内藏,内藏以南和以西的部份为外藏;外藏划为自治区,但是中国方面不同意。由於关於内外藏分界丶西藏地位等事项无法达成协议,中国政府的与会代表最终於1914年7月3日退出了谈判。

同日,英方谈判代表英属印度外务秘书亨利·麦克马洪在德里和西藏噶厦政府谈判代表秘密换文,以支持西藏独立等为条件,换取西藏方面接受了包括麦克马洪线在内的西姆拉条约,条约中划分印度和西藏的东界,此条疆界即所谓的「麦克马洪线」,事实上西藏等於脱离中国而独立,中国政府依旧未予以承认。

条约将西藏分为「外藏」和「内藏」。「外藏」(大致相当於卫藏和康巴西部)「将继续由拉萨西藏政府管辖,以中国为宗主国,但中国不会干预其行政。」「内藏」(大致相当於安多和康巴东部)将在中国政府的管辖之下。条约的附件也定义了西藏与中国之间的边界,及西藏和英属印度之间的边界。後者即麦克马洪线。

根据麦克马洪线,约9万平方公里土地被划归英属印度,藏印的边界线被向北移动了将近一百公里。对包括麦克马洪线在内的西姆拉会议的协议,历届中国政府都不予以承认,西藏则因接受该协议,如同成为英国的保护国,印度独立後继承前英属印度的一切国际法上的义务,承认该协议。

西藏噶厦代表团团长夏扎·班觉多吉与英国代表团的查尔斯·阿尔弗雷德·贝尔会前在江孜见面,夏扎·班觉多吉向贝尔出示了中国在藏东官员的来信,信中要求西藏与中国先在昌都谈判。袁世凯政府立即电令中方代表陈贻范驳斥∶「一丶西藏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其向为中国领土之关系,继续无间……三丶西藏於外交及军政事宜,均应听受中国中央政府指示而後行,非由中国中央政府,不得与外国订约……」,见中国不甘示弱,英国又在西藏和印度上提出一条「麦克马洪线」,把面积达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英属印度。

英方代表用欺骗手段驱使中方代表陈贻范在条约草案上「草签」。陈贻范当即声明,「正式签约需在接获中央政府命令後方可进行」。陈贻范的「草签」内容传回国内,袁世凯政府当即电令陈贻范立即声明∶一丶取消草签。二丶不承认麦克马洪与西藏代表秘密签订的一切条约和文牍。同时,中华民国政府指示驻英公使照会英国政府∶中国政府不承认未经承诺之西藏所签之约或类似文牍。面对谴责,当时的英国政府不得不承认∶西姆拉会议没有产生中国政府作为缔约一方的任何协定。而「麦克马洪线」也未获承认。

西藏代表接受麦克马洪线的条件,是英国能使中国接受西姆拉条约(目的是使中国承认西藏与中国分离)。由於中国没有接受西姆拉条约,藏方并不承认麦克马洪线。


中国与缅甸划界

英国在缅甸云南边界上,也采取了蚕食北进政策。1913年,英军占领片马镇,切断了云南和江心坡的联系。1927年,英军趁国军北伐,北洋政府解体,又占领了江心坡,国府对英国提严重抗议。1934年1月20日,英军更加北进,占领云南班洪银矿,但在遭到中国人民反抗,英军终於战败退走。但英军仍然占据江心坡。

七七事变发生後,当时的蒋介石根据中日双方实力对比,预见到中国的沿海可能会不保,所以基於战略的考虑在大後方的云南开始修建通往缅甸的公路,这就是滇缅公路。战事的发展验证了蒋的判断,中国沿海几乎都被日本占领。而此时连接云南和英属缅甸的滇缅公路成了维系中国继续抗战的重要的物资交通线,当时中国从西方(特别是美国)购买的军用物资大多是通过滇缅公路运到国内,因此把她说是一条生命线也毫不为过。中国与英国同属「同盟国阵营」(太平洋战争仍未爆发),按理说英国应帮中国。但是英国在佧佤山区重新划了一条对英国有利的边界,包括已被英军非法占领的云南领土,并以封闭滇缅公路作为要挟强迫中国政府承认即成「占领事实」。英国的理由是英国是冒着与日本开战的风险来通过这条公路来给中国抗战输血,所以英国需要中国的让步补偿。而划这条线就是要国府对英军已占领的中国土地,包括江心坡,片马等地给予法律确认。

1941年6月18日,为了抗日战争的大局考虑,中国政府用换文的方式确认了这一段边界。但日军很快就在太平洋战争後,开始进攻缅甸,所以这一段边界并没有真正树立界碑。此後中国前後派出40万远征军协助英军抗击日军,但是英国的战略重心始终不在亚洲,欧洲战事吃紧让其无暇顾及亚洲殖民地。最终英国政府决定全面放弃缅甸,中国远征军从援助英军变成掩护英军撤退。英国方面为减少自己的伤亡,在战斗中采用「不辞而别」的撤退,把中国远征军的侧翼暴露给日军,以导致中国远征军野人山之难。中国远征军作战勇敢,也打出了许多经典战例,但孤立无援的这支孤军以伤亡20万的惨痛的代价仍未阻止缅甸的陷落。

二战结束後,缅甸的日军在被盟军(中英)打败後,在江心坡的中国远征军被迫遵守「1941年线」,从江心坡撤军,而英军随即占领江心坡。印度丶巴基斯坦丶缅甸等国相继独立。1947年,刚刚独立的印度与中华民国建交并在中国设立大使馆时,国府对印度代办明确表示了不承认麦克马洪线的态度。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的中央政府也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延续了之前历届政府的一贯立场:不承认麦克马洪线。

1954年缅甸总理吴努访问中国时发表了着名的「大象羔羊论」:中国好比大象,缅甸好比羔羊,大象会不会发怒,无疑都会使羔羊常常提心吊胆。……很坦率地讲,我们对大国是很恐惧的。由於国民政府和英缅当局当年有「1941年线」在先,同时也是为了中缅有友好,最终,中国还是决定在1941年线的基础上重新划定中缅之间的边界。1960年1月28日,《中缅边界协定》签订,中国事实上承认了1941年线,放弃了1941年线之外的领土。中国收回了片马镇,但永远失去了江心坡。

但遗祸影响还没有消除:中印边境的谈判为什麽如此艰难也和中缅边界脱不了关系,印度认为:既然你中国变相承认了「麦克马洪线」的缅甸段(就是1941年线),为什麽不承认同一条「麦克马洪线」的印度段呢?对此,中国认为:1941年线和麦克马洪线不同。1941年缅甸段为国府当年用换文形式所认同,中国是萧规曹随。而在藏南段,历届中国政府,包括大清(1913年已被推翻),北洋政府,国民政府都未曾给予承认。


从地图看中印缅划界

心水清的读者应该看到,是印方刻意混水摸鱼,将中缅之间的1941年线讲成「麦克马洪线缅甸段」,那麽可不可以将深圳河讲成「麦克马洪线深港段」呢?而一般人理解的麦克马洪线其中一个例子是廖东凡丶张晓明丶周爱明,《图片西藏古今》(香港:三联书店,1998年8月第一版),页142。


但当时的条约文本是这样的:



麦克马洪线的最东,只是去到独龙江,根本就不是中缅边界的主体,而西姆拉条约亦不是用来界定中缅边界,那又何来所谓「麦克马洪线缅甸段」?而麦克马洪线的界定是顺着地形和山口位置的,确实怎样划也与中缅定界没有关系,又怎样可以将该线延长?



相关文章: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3):泛亚铁路连接中南半岛│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6):泛亚铁路(2)中线:老挝丶泰国│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9):泛亚铁路(3)中线:马来西亚丶新加坡│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12):中国在非洲建设的主要水电项目│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15):如何看待中国建设缅甸铁路计划失败?│脫苦海

编辑于 2018-04-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