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北京折叠》,聊聊人工智能和教育公益 | 专访郝景芳

不谈《北京折叠》,聊聊人工智能和教育公益 | 专访郝景芳

郝景芳,1984年生于天津,小说、散文作者。世界经济论坛文化领袖,《东方文化周刊》专栏撰稿人。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2006-2008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毕业。2008年7月,郝景芳加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6年8月,她的小说《北京折叠》获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成为继刘慈欣的《三体》之后第二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作家。


文学:科幻作家写的也是人的故事


2015年,刘慈欣凭借《三体》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他也是首次获得该奖项的亚洲人,自此有“科幻艺术界诺贝尔奖”之称的“雨果奖”开始广泛为人所知。次年8月,郝景芳的《北京折叠》又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她的名字也开始进入公众视线。



一时之间,采访、报告、论坛的邀请纷纷向郝景芳袭来,她成为了科幻小说界和大刘齐名的作家,她的文学之路也为人津津乐道,比如在高一的时候就获得过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作家郝景芳获雨果奖获奖感言_腾讯视频


但在郝景芳的口中,自己与文学结缘并不是“命中注定”、“一见钟情”,她甚至说“写作只是一个爱好”。给她带来文学启蒙的是她13岁时遇到的初中语文老师,她带着学生读诗读词,猜字谜,推荐有思想的书,讲评俄罗斯文学,尤其鼓励学生自由写作。郝景芳就和班上几个同样有写作热情的同学一起写作、互相点评。严格来说,她第一次写小说是在14岁的时候。


郝景芳部分代表作


而她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作品是在大四的时候。之所以选择科幻题材,是因为她学的是天体物理,所以写起来比较容易。


郝景芳前期的一些作品可以看做是她对最喜欢的作家卡尔维诺的致敬,比如《从前有一个小孩》《我的时间》《阿米和阿豆的故事》等,都带有卡尔维诺的影子。她也很喜欢《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苏佩里,还有两个美国的作家:福克纳和塞林格。这些大师们都影响了她后来的写作。

《小王子》作者圣.埃克苏佩里(左)和伊塔洛·卡尔维诺,意大利当代作家(右)


郝景芳对于自己的成名非常冷静,对于中国文学在世界上近年的崛起,她的也表现得平和而又谦逊。她说:“文学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它不是关于一个国家的集体水平,而是关于每一个人。文学是关于每个个体,每个作者,每一篇文章。 ”


尽管如此,郝景芳依旧笔耕不辍,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拿出一段时间来写作,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早上4-7点。除了科幻,她也在尝试其他题材。今年的目标主要是完成科幻的中短篇小说集,明年希望可以完成一个科幻长篇小说。


很多人说《北京折叠》没有那么“科幻”,反而像一则寓言。在郝景芳看来,科幻不一定要去要超前或者去预测未来,有时候是讨论科技的变化对人的影响是什么。所以有些时候,即使写的是过时的科技,也可以激起对人类影响的讨论。


在她去年写的一本小说里,讨论了关于克隆人这个话题。虽然克隆人这个技术已经被讨论了很多年了,但是她仍然认为有写个题材的必要。科幻小说仍然是小说,它讨论的是人的故事。如果要预言未来的科技发展,可以,那就是偏预测类的书,比如说《未来简史》。但是科幻作家写的是人的故事。


科技:强人工智能不会很快出现

作为以科幻成名的作家,郝景芳时常会思考未来科技相关的问题,比如当下大热的人工智能话题。


郝景芳对此的看法较为保守。她不是很赞同强人工智能马上就会出现。她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算法在数据分析上的应用不算特别难,具备机器思考等能力的强人工智能目前还不太可能出现。

郝景芳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发布会上谈AI与教育创新

她给出以下两点理由:首先在思考方式上,人工智能的大数据分析学习的思考方式和人类很不一样。很多时候,人类是在小数据中去抽象把握事物,并且有很强的通识和联想能力。这些能力都和人工智能强调的大数据的专业化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包括现在的深度学习也是一种统计式的学习方法,但是人脑的学习方式不是这样的。


其次还有适应性和可塑性上的差别。人脑的生物特征让它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和可塑性,因此人的想象力很强大。人有自己主观化的感受,这点是人工智能没有的。人类的很多情绪情感,人与人之间、和其他生物之间有许多复杂的联系。人与外界联系的方式也和人工智能不一样:人工智能是符号到符号的联系,人类是主观的反射之间的关系。


人对于不确定问题的抉择能力也和人工智能不一样,很多时候人工智能是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是人很多时候是在两个同样好的目标之间作出选择。这种能力是人工智能并不具备的。人脑最具有智慧的时刻,就是在决定这些不确定因素的时候。



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各领域思想领袖齐聚,又展开了关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带来的大面积失业”这一话题的讨论。在郝景芳看来,劳动取代必定会发生,这是一个客观的现实。但是相对来讲,人类的适应性比较强,可以通过一些适应性的方法找到新的就业机会。


公益:如果想要改变世界,必须要从教育入手


和大部分人不同,郝景芳把人工智能最大的愿景放在教育事业上,她一直专注于教育的公益事业,希望能把人工智能运用于儿童科技教育中。


“现在师资力量是一个很大的瓶颈,所以我很期待人工智能教师可以成为我们很强的辅助,给孩子进行初级教育和测试反馈,这样一来人类教师就可以起到更具有情感沟通和创造性的部分。”郝景芳说道。


郝景芳在新浪“2016年度科技风云榜”颁奖盛典上谈教育创新


没有像大众预期的那样激动,获得雨果奖的郝景芳从容且淡定。“我觉得这个小说迎合了热点话题,所以受到很多人喜欢,话题性也很强。”对她来说,获奖成名让她最高兴的是她可以开始做她一直都想做的公益教育。


事实上,在她刚获雨果奖的时候,她就发布了旅游和公益相结合创业项目“童行书院”。童行书院与风光优美的贫困山区的度假村合作,在度假村内设立实体书院;这些书院将会在小假期、长假期通过旅游活动来盈利,在平时,这些书院就会成为山区贫困儿童接受教育的一个基地。郝景芳说:“我们要做一个企业,但是这是一个公益企业,是一个社会企业。这种企业在国外很成熟但是在国内很少”。


童行书院 与你同行_腾讯视频


公益是郝景芳自毕业起就有的理想,毕业后她在关注留守儿童的基金会工作了四年。《北京折叠》给她带来的关注和资源,她都投入到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的公益教育中了。她目前已经在西部贫困的贵州省和河北的山区都设了一些驻点。她高兴地说:“我非常希望能够通过我现有的能力,通过自己的社会企业去聚集一些资源,因为我觉得社会企业比慈善基金会的力量更强,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aHR0cDovL3dlaXhpbi5xcS5jb20vci8xUzV4YVRiRVFtczlyWElLOTN2SA== (二维码自动识别)

WePlan童行计划


此外,郝景芳也非常关注下一代的阅读问题。她认为虽然文学是一个比较小众的领域,读者少对于作者而言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她仍希望社会整体的文学阅读氛围可以更强一些,社会的阅读氛围会对下一代儿童的思维产生巨大的影响。

童行团队前往贵州楼纳,组织当地的孩子和晴晴、童行工程师的孩子一起画画


“你有没有耐心去阅读一篇长篇小说,会决定接下来你对很多事情的认知深度够不够。很多时候,文学带来的对一个人的提升并不是一两天可以体现的。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推动一些有深度的文学作品的发展,让更多人受益。”


作为世界经济论坛的文化领袖,郝景芳也在积极推进“共享教育”。未来,她将会开启知识付费的节目,介绍经典文学故事,也通过阅读小组,阅读课,写作俱乐部,以及众多阅读相关计划把更好的内容分享给大众。她在教育公益上的野心根源于她对教育的重要性的深刻认识。在她看来,想要改变“高收入家庭的教育垄断“的现象,就要从提供教育资源的机构入手,教育是人人平等的。


采访 | 张自灵、逯成霖

撰文 | 孟诗琦


------------------------------------------------------------------

转载请与我联系,并注明文章来源

原文链接:不谈《北京折叠》,聊聊人工智能和教育公益 | 专访郝景芳

来特赞,解决设计创意需求

特赞(www.tezign.com )| 产品策划 | 贵妃奶黄包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