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2

赖勇浩赖勇浩

多年前,刚开始做外包,因为朋友介绍了一个商务线索,所以去了客户那里,见他们的老板。

老板在比较偏的地方,租了一层楼,大家在里面办公。

但老板不在。

老板……在顶楼。

我和同事,在客户的带领下,穿过办公区,坐电梯,一出来,处暑的秋老虎,热浪滚滚,顿时把我吓得想撤退,只能心里暗劝自己,来都来了…

进来老板的办公室,才发现和会客室是合二为一的,巨硕的红木办公桌对面,摆着一套同样巨硕的红木沙发,沙发上的海棉垫子棱角毕现,甚是铮荣。

老板当时正在和一个下属谈话,见有客到,下属连忙让座。分宾主坐定,老板坐在上头,我和同事坐在老板的左手边,客户和那个下属在我们对面相陪。然后就是开始递名片,我才发现老板的双人沙发旁边居然“低调”地坐了一个女子。

这女子,上身穿着胸前綉了公司logo的工衣,紧紧的,很是凸现性征;未经苍霜的脸庞,素颜显示着她的年轻,可惜也出卖了她的颜值并不高的事实。她微昂的头颅和蓬松的空气刘海,显得有点点骄傲。

我一时摸不定她的位置。

接下来是常规的寒喧,双方自吹自捧一番之后再吹捧对方一番,破冰工作便做完了。然后切入正题,开始聊一些项目需求,聊到兴起,老板便站起来,要给我们上课:讲讲他们的业务模式,等等。

讲了很久,但大家都装作听得饶有兴致,我也知趣地时不时捧个哏,一副宾主尽欢、其乐融融的景象,除了那个女人在泰然自若地玩手机。

待得老板兴趣稍落,我们便借口天色已晚,离开了。

回去的车上,同事便聊起这女子,断言她为老板情妇是也。年纪轻轻,坐在老板身侧,而接待我们的客户已是公司的老总;谈起公司业务,一言不能发,只有不断给大家添茶的份;老板讲话,老总和合作方都在恭听,只有她敢当面玩手机,她上面有人啊。

同事感叹说,听这个老板一席话,老狐狸啊,估计这女子讨不了好去了。固然富贵荣华,犹如火中取栗,当是冒险者得,但也是要有本事的。这女子未经世事,便受贪念,入此圈套,如飞蛾扑火啊。

同事又说,世间有很多事,对于资质平平者,最是狠心的。如果女子天生丽质,可能早就在少年时代就见识过这世间的残酷了,吃堑长智,及得年长,跟老板斗起来还不知道谁掉一层皮呢。最怕的是稍有姿色,又好吃懒做、虚荣的女子,年少时没有机会积累斗争经验,年长时把陷阱当真爱,被卖了还帮人数钱,或者高估自己,以为摘得头筹以后能够全身而退,却免不了一头栽倒。

同事说的,真有道理啊,可又有谁听得见去呢?

几年不见,也不知道那女子如今怎么样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