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照,自拍,这些印象派画家都是100年前的EDC

裸照,自拍,这些印象派画家都是100年前的EDC

“我手头上有全部素材”,法国后印象主义画家皮埃尔•波纳尔曾经写到。“我去采风,做记录,然后回到家。开始作画前我会在脑中回想,让思绪放飞。”在19世纪之交,柯达相机首次开始使用,这里波纳尔所说的“记录”就包括用轻巧便携的柯达相机拍的快照。


【柯达第一台手持式相机】


1888年,柯达发明的第一台手持式相机问世。当年就生产了5000台,每台售价25美金,相当于2012年的600美金。柯达的经典广告词“你只要按快门,其余的由我们来做”,使得使用者不需要了解复杂的技术和步骤,就可以非常轻易地随时拍照。但是相机在当时来说,还远远未能普及,于是它被当作一种先锋的媒介被艺术家所研究。


【柯达的经典广告词】


手持式的相机大大地提高了随手拍照的便捷性。艺术家经常用相机记录下他们与家庭,亲朋好友之间相聚的点滴。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单纯地使用相机,用另外一个眼睛来探索世界。照片展现出艺术家在进入现代社会时的敏锐视角,艺术家是如何看待日常生活,大街小巷,还有无聊的瞬间。所以图片中充满了摄影的硬伤,比如失焦,构图不合理等等。

只是到后来他们才意识到这些图片是可以作为创作的材料,在回顾他们的作品时,经常会发现作品中的透视,光线,剪影都与照片如出一辙。


莫里斯•丹尼(1870-1943)


【玛尔特拿葡萄给伯纳黛特,摄于1890年9月15日】


【《诺尔和妈妈》,1896年,私人收藏】


玛尔特嫁给莫里斯•丹尼后就一直担任他的模特,丹尼也一直用相机记录他们一家人的生活。日常拍摄玛尔特,也为后来创作玛尔特的肖像做好基础。


【两个女孩在晃动玛德琳,摄于1909年】


【《沙滩上》,1892年,私人收藏】


莫里斯•丹尼在创作《沙滩上》的画作17年后,特地回到原来的地方重新用相机再拍摄了同一场景。这些图片和画作可以看作是寻找绘画和摄影之间“根本区别”的先锋试验。


【《红色遮阳帽》,1893年,私人收藏】


【《白色面纱下的玛尔特》,1894年】


在其作品《红色遮阳帽》和《白色面纱下的玛尔特》中白色面纱部分,可以看出艺术家在尝试表现出光线在黑白相片中的那种对比特性。


亨利·埃费内普尔(1872-1899)


【一直在维皮昂(地名),1897年,收藏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


【《白帽子》,1897年,基金会收藏】


“我细细地品味它们(照片),但一想到照片中美好的时光都已逝去,喜悦中不免略带感伤”,1897年埃费内普尔在写给父亲的信中说到。


【亨利·埃费内普尔的自拍照,1898年】


亨利·埃费内普尔在1896年购进了柯达相机,他显然是摄影的狂热分子,曾经在短短2年半之内拍下875张照片。他还是个自拍狂人,早在1898年就拍下这张非常著名的照片。在一系列探索式的自拍照中,他不断地尝试各种光线,角度,距离和构图,足以显示他对摄影的喜爱。但他随后不幸死于伤寒,年仅27岁。他曾描述他的相机是“真正的宝物”。



埃费内普尔有一张照片记录了他的家人踯躅着准备穿过协和广场,这张照片让人想起埃德加·德加著名的画作《协和广场》。


【《协和广场》,埃德加·德加,1875年,收藏于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菲利克斯•瓦洛东(1865-1925)


【两个遮阳伞,摄于1902年】


【《埃特尔塔的沙滩》,1899年,私人收藏】


菲利克斯•瓦洛东的《埃特尔塔的沙滩》,画的是在法国诺曼底埃特尔塔的沙滩场景,从画面可以推测出艺术家是跪着或坐在这三个人物后面,布局也比较粗糙,就像是一张失焦的相片一样。


【《红房子》,1898年,收藏于瑞士洛桑市立美术馆】


在他的画作中可以发现他如何利用照片学习去除冗余的细节和不必要的阴影。采用这种简洁的风格瓦洛东创作出很多场面宏大的画作以及心理肖像描写。


爱德华·维亚尔(1868-1940)


【塔德·纳坦逊和米希亚在沙龙中,摄于1898年】


【《读报》,1898年,基金会收藏】


在这张名为“塔德·纳坦逊和米希亚在沙龙中”的照片里,纳坦逊姿势前倾,虽然不仔细看难以发现米希亚。但她的位置却处在照片的中心位置,事实上她才是艺术家的焦点。爱德华·维亚尔对米希亚非常的着迷,但她的丈夫正是照片中读报的塔德·纳坦逊(巴黎著名评论刊物《白色杂志》的创办人),这是一张充满隐晦暧昧的照片。有趣的是,爱德华·维亚尔又在他的画作《读报》中重塑了一个类似的场景。而这一次读报的主角正是米希亚,更加露骨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母亲与姐姐》,1893年,收藏于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爱德华·维亚尔一生中用了2000多张相片去记录他的家人和朋友。因为父亲在他15岁时去世,他一直满怀深情地拍摄着自己的母亲,并把对母亲的爱表现在他的绘画作品当中。在画作《母亲与姐姐》中,母亲身穿黑裙占据画面的中心,姐姐则穿着有窗玻璃花纹的裙子,融入在她背后的墙纸里。


【《餐桌边的午餐》,1899年,收藏于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


【《在挂毯前:米西亚和塔德•纳坦逊》,1899年】


对于维亚尔来说照片仅是一种临时的参考或某种情感的反应,他会随心所欲地对主题进行重塑。《餐桌边的午餐》和《在挂毯前:米西亚和塔德•纳坦逊》呈现的都是缩影式的人物,或是在全神贯注的用餐,或是背对着观众。维亚尔画中的人物几乎会被色彩鲜明的画面所淹没,有种若隐若现的效果。


亨利•里维埃(1864-1951)


【巴黎铁塔,摄于1889年】


【《巴黎铁塔》(版画局部),1902年,收藏于旧金山美术馆】


亨利•里维埃,法国版画家和设计师,为了完成由36个石版画组成的一系列作品,曾爬上还未竣工的高耸的艾菲尔铁塔(铁塔于1889年落成),拍摄下了以巴黎的天空为背景,铁塔的钢筋铁架纵横交错构成的振奋人心的画面。


皮埃尔•波纳尔(1867-1947)


【脱衣的模特,摄于1916年】


【《绿色房间里的镜子》,1908年,收藏于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


皮埃尔•波纳尔拍摄的则是他那身材苗条脸盘很圆的情妇,以及他灵感的源泉梅琳涅在树林中一丝不挂的照片。他在给公元2世纪希腊传奇小说家隆古斯的小说《达佛涅斯和克洛伊》做插图时,灵感就来自这些照片。他的摄影风格不同于那个时期的复古风格,照片的光线总是粗糙的,赤裸裸地展示情色的姿势。


【《达佛涅斯和克洛伊》的插图】


【《达佛涅斯和克洛伊》的插图】


乔治•布赖特纳(1857-1923)



【穿和服的女孩】


【红色和服女孩,1895-1896年,收藏于海牙市立博物馆】



19世纪50年代,日本重新与欧洲通商,这个时期不少艺术家都为日本的风格所着迷,包括梵高,以及他的老乡兼朋友荷兰人乔治•布赖特纳。他也是当时少数会利用照片来创作的艺术家之一。



照片中的女孩叫盖斯耶•夸克,是个帽子店的销售员,拍摄照片时只有18岁左右。她蜷曲在沙发上,身上的和服花纹精致复杂,与脚下的波斯地毯的图案对比鲜明,布赖特纳根据这张照片进行的再创作描绘精确,完美的再现了原照的氛围。



她的出现立刻成为了乔治•布赖特纳的“日本女神”。随着女孩在1895年移居到南非,布赖特纳才停止对她的拍摄。但不幸的是,这个小女孩在1899年死于肺结核,年仅22岁。虽然英年早逝,但她的青春容貌却被照片和画作永远地记录下来,美丽而隽永。



<完>

不卖甜品,不写配方,不推课程才能有最酷的内容,让你从全新的角度认识甜品烘焙……以及我们所推崇的生活美学,请关注我的专栏,或者公众号mjpastry,每周更新


编辑于 2017-09-0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不卖甜品,不写配方,不推课程的公众号才有最酷的内容,让你从全新的角度认识甜品烘焙……以及我们所推崇的生活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