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蔚专栏】你在孩子身上花的每分力气,都有可能变成最深的遗憾

【李松蔚专栏】你在孩子身上花的每分力气,都有可能变成最深的遗憾


文 | 李松蔚


我有一个师兄是学霸,不是一般的学霸,而是北大一帮学霸当中的真·学霸,是那种会在熄灯以后,借着水房的灯光靠一台快译通啃英文原版教材的人。他从小县城一路走来,现在做到一家战略咨询公司的VP,多次帮助各种五百强级别的客户排忧解难。最多的时候,手上管理过上百人的团队。

就是这么一个人精,居然拿自己上小学的儿子没办法。

教育问题困扰他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去他家做客,听他侃VR和可穿戴设备。师嫂从书房出来,陪着聊了几句,忽然脸色一变:「我得进去看看,那小子别是又开始玩了!」转身进了书房,不一会,传来了训斥和抗辩声。

我有点不自然,师兄摇头苦笑。

「每天都这么闹一场,」他点了根烟,「你嫂子准备辞职了。」

「为了督促彤彤学习?」我一惊。

师嫂也是北大毕业,一路摸爬滚打十几年,也在自己的领域立了字号。生完孩子之后都没舍得离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做到今天的位置。

「现在后悔啊,」师兄说,「前几年两个人都在拼事业,应该让她早点离职,多花点时间在孩子身上。不然,你说这辈子拼死拼活是为什么?」

他们的儿子,彤彤,也没犯什么弥天大罪。他聪明,英俊,有教养,幼儿园组织学习马术,他一骑上马,就引得一众小孩(和他们的妈妈)一起尖叫。唯独有一点让父母头疼,就是不爱学习。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上垫底。

师兄师嫂试过各种方法。送他上补习班,给他请一对一的家教,都没有效果。老师说孩子上着上着课就两眼放空,神游物外,这时候说什么都白说。一写作业就开始磨蹭,写几个字就发呆,讲过的题,过几分钟就忘。要说他注意力不集中吧,看起动画片来多少个小时都没问题。打也打过,骂也骂过,道理都讲烂了,总不能揪着耳朵逼他学吧。也只有父母守在旁边,才镇得住一点。



没办法,父母只能有一个暂停自己的职业生涯。

即使如此,他们对孩子的前途也不乐观。

「要说不用心,我们其实已经够用心了,」师嫂说,「每天晚上看着他学习,有几个家长能做到?」为这事她跟师兄拌过嘴:「他老嫌我做得不够。」

「是我们前几年做得不够,」师兄闷头抽烟,「现在只能补。」

「每天晚上陪他学习?」我问,「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呐!你趁松籽小,抓紧给她养成习惯。不然以后有你后悔的。」

我提醒他们:「咱们那时候也没用家长这么管啊,不也考上北大了?」

「唉,哪能跟咱们那时候比?你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师兄师嫂都在苦笑,「抄一页生字能抄俩钟头。稍微不看着他,他就打游戏。我们把平板啊电脑什么的都没收了,他宁可发呆,盯着墙上的照片,也不学。而且,现在这些家长个个都抓得紧,很多东西老师上课都不教,别的孩子全会。你孩子跟不上,就对学习没兴趣了,一步慢,步步慢。——总之你别像我们以前那样偷懒。」

他们说得很痛心,字字血泪。

「但你们现在已经不懒了,」我说,「彤彤的成绩还是没起色,为什么?」

师兄说:「都说了,是我们以前欠得太多。」

「你先听听人家在讲什么,」师嫂说,「你是觉得,问题不在这里吗?」

「旁观者清,」我点头,「问题确实不在这里。」

你看到问题在哪里了吗?

整个对话,师兄师嫂一直在自责:「我」这里做得不够,「我」那里做得不够,「我」试过一切方法,他还是不肯好好学,「我」还能做点什么呢?

一切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一个字:我。

仿佛父母应当为这件事承担百分之一百的责任。我做好了,孩子就好了。



但是好好学习,究竟是谁的课题呢?

孩子的课题。

养孩子不是照着图纸搭模型,只要你操作正确,最后就搭出那么一个东西。养孩子是种花,盖上土,浇上水,你还要一段等种子自己发芽的时间。

但是自始至终,我没听到一句孩子自己的立场。

父母完全不觉察。按他们的认识,他们一直是孩子的代言人。「我告诉他,你是为我们学习的吗?不是啊!你是为自己学习!」师兄痛心疾首。

「问题就在这里。」我说。

彤彤就是在为父母而学习。

他爹无法理解。师兄从小到大,学习从来靠自觉,父母几乎没有督促过。

「学习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我从小就懂。」

来自小县城的他,父母做了一辈子小生意。他每天在筒子楼里爬上爬下,在白炽灯昏暗的灯光下伏案读书,渴望去一个更广阔更明亮的世界。

「彤彤呢?他有改变的动力吗?」我问他。

师兄的儿子,说是锦衣玉食毫不夸张。住在将近两百平的房子里,从落地窗可以俯瞰小区的人工湖。吃的是进口食品,穿的是名牌童装,想要的玩具,从来不用说第二遍。每个暑假都出国,前些天刚从阿尔卑斯山度假回来。

「他的成绩好不好,对他有什么重要?——除了应付你们。」

「不能这么说吧,」师兄反驳,「学习又不是为了生存,他该有更高的追求。照你这个说法,所有家庭条件不错的孩子都没有学习的动力?」

「你先别管其他孩子,人家有人家的情况。咱们只说彤彤,他现在学习就是完成任务。从现实的角度说,他这辈子就算不奋斗,也够了。——对不对?」

师兄有点恼怒:「你的意思是,我们努力奋斗反倒耽误他了?」

师嫂打圆场:「你听人家把话说完。」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师兄不耐烦,「这些我又不是没想过。问题是这根本没有任何建设性。应该怎么解决呢?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帮到彤彤?」

我说:「我有办法帮助彤彤。」

「什么办法?」

我故意停了一会儿:「你看,所以彤彤没法帮助自己。」

师兄愣住了,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愧是做战略咨询的,只过了几秒钟,他对我说:「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转头看向师嫂:「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一下你辞职的事。」



在继续讲下去之前,我想先卖个关子。

这篇文章会告诉你一些教育孩子的理念。但是在这之前,我首先要说,关于教育孩子,你目前掌握的理念几乎全都存在一个致命的误区:

它们都把太多责任放到父母身上了。

有太多文章教「你」应该怎么做了,是不是?

你必须这样;你不能那样;你应该学会这种技巧;你是否能掌控你的情绪?你需要多花一点时间;你最好早做一点准备;你要小心,不注意的话,你可能会毁掉你的孩子。——最后一句话像恐吓么?是的,它们不惜恐吓你:

每一个职场妈妈,都欠孩子一句对不起。

「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你看看别人家的妈妈!」

你在孩子身上偷的懒,都会变成最深的遗憾。

……

这些理念是在胡说八道吗?不是,它们各有道理。

但它们最多只有一半的道理。它们强调的是,你做好了,你的孩子就好了。

它们根本不关心,孩子自己是怎么想的。

所有这些道理,都是讲给父母听的。它把父母捧到了一个决定性的位置上,仿佛一个养成游戏的玩家,孩子是他们操纵杆下的角色。你花了多少心血,就能在这个角色身上收获多少成长。如果成长得太慢,是因为你太懒。

这种理念,完全把聚光灯打在了父母头上。

它在暗示:孩子怎么想不重要,你才是他人生(至少前半程)的主角。至于他自己,只是一个没有主见,不明是非,也没有能力为自己负责的人。

而后,你的孩子会准确无误地接收这个暗示。



当着师兄师嫂的面,我跟彤彤聊了一次。

「你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学习,是不是?」我问他。

「也还好……」他犹豫地看着父母。

师兄师嫂鼓励他:「没事,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你喜欢做的事是什么?」

他笑了:「打游戏。」

师兄习惯性地补了一刀:「你能打一辈子游戏么?」我看了他一眼,他立刻收住了。——你看,他已经在改了,但还会习惯性地替孩子做判断。

「万一彤彤以后做职业选手呢?」我不软不硬地顶回去。

彤彤立刻摇头:「我做不了职业选手,那个其实很辛苦。」

你看!他居然是考虑过的。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干什么?」

彤彤吐了吐舌头,不说话。师兄说:「他哪里会考虑这些。」

「做有意思的事儿。」彤彤挠头。

「做什么事儿都要先考大学。」师兄不失时机地说。我又一次盯住他。

我转向彤彤:「具体说呢?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他犹豫了一下,脸涨红了,「导演。」

师兄和师嫂对视了一眼,表情惊讶。彤彤从来没跟他们说过这个想法。

「当导演你得先考……」师兄说了一半,这次被师嫂拦住了。

我问彤彤:「你知道要怎么当导演吗?」

彤彤点头:「不是电影导演,我就想拍一些搞笑的短视频。很简单,自己拍自己剪,传到网上就可以了。一开始不赚钱,我就是觉得挺有意思。」

「你了解了这么多!那你第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他的父母直直地看着他,就像看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他说:「我想要一台自己的微单。」

我拍了拍师兄的肩:「听到没?现在,你可以跟你儿子谈条件了。」

很难相信吧?这样尽心尽责陪伴的父母,居然从来没听到孩子的梦想。 只要问一句,耐心等一等,孩子就会说出来。 他们却一直满心焦虑:「我该怎么做,才会让他变好?」

当然,我并不是在暗示,每个不爱学习的孩子都是跟彤彤一样的情况。所以同样的对话教给另外一个人,用来「帮助」他的孩子,一定没用。

父母需要的不是学习一套对话的技巧,而是改变一套理念。

一句话:孩子是他自己的主角。

就像上面这段对话,平平无奇,没有任何技巧,仅仅只是把孩子作为主角的一次访谈。难的不是怎么做访谈,难的是怎么不把它变成一次干预。

如果想要干预的话,对话就会是这样:

——我不喜欢学习。

——可是(我觉得)学习很重要啊!

以孩子为主角的时候,对话会是这样:

——我不喜欢学习。

——哦,那你喜欢做什么呢?

如果是想干预,对话还会这样发展:

——我想以后当明星。

——你可拉倒吧!(我觉得不现实)

以孩子为主角的时候,就会这样:

——我想以后当明星。

——你有没有具体想过怎么做?

想干预的时候,会这样:

——我讨厌你们管我。

——我们不管你怎么行?(我们不放心)

以孩子为主角的时候,就会这样:

——我讨厌你们管我。

——如果我们不管你,你会有什么打算?

嗯,你可能还在想,这两种对话方式究竟有什么不同?你需要掌握的技巧在哪里?但我只能说到这里了。再说下去,又变成了一种技巧的教学,而也许有的父母就会认定:这是一种值得一试的方法,可以「让」他们的孩子变好。

那样的话,他们就还是看不到孩子本身。



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分开「你」和「我」。

其实,我也就是这么说说而已。你仍然可以保留你的想法。无论我有多么想干预你,影响你,我都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你始终是一个独立的人,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会试着去理解你是怎么想的,你会如何为自己的生活负责。

退一万步,就算我真的想改变你,也得先站在你的立场上,不是吗?

说来简单。可是一涉及到亲子和教育领域,清楚的人也会犯糊涂。一方面,人都有自恋的本性,总觉得自己应当承担比实际上更多的责任,另一方面,大量的育儿文章也在迎合这种心态,「你应当为孩子的一切负责」的声音震耳欲聋,深入人心。有时候这让我们相信自己是更好的人。——说到底,有多少人看不到哪些事情属于孩子,是因为他们也分不清哪些事情属于父母自己。

这常常会把人卷入泥潭。我见过很多父母,为了本该属于孩子的责任跟孩子较劲,直到身心俱疲,包括吃饭,睡觉,按时起床,更不用说做作业了。孩子也乐于让自己变成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好让父母替他们承担一切。

这种家庭的父母很辛苦,费力不讨好。他们既焦虑,又自责,榨干了自己的每一分时间精力,仍然觉得不够。然而他们做得越多,反倒是错得越多。

——停下吧,做得够多了,过度了。

别听铺天盖地的育儿文章说:「当心你们做得不够!」你们越是自省,检讨,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越是在对孩子宣告:「你没有资格承担什么。」

题目之所以叫《你在孩子身上花的每分力气,都有可能变成最深的遗憾》,恰恰是在暗示这种态度的长期影响。——但我要承认,这里有个诡计。这个说法只是为了以毒攻毒而已。说到底,孩子有什么遗憾,是孩子自己要处理的课题。这篇文章本来就在讲,父母当得好不好,不足以左右孩子的人生。


本文首发于 Momself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