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乌托邦:火人节

感受乌托邦:火人节

董弈董弈

一场巨型的行为艺术


从BM 归来的几天里,内心一直处于一种巨大的震撼中。难以想象人类世界里,还有这样一个如此美好自由极致的村落存在。

原来每个人内心都住着一个渴望真善美的天使,有着如此强烈的情绪,迫切地渴望与人建立深度的连接。原来人可以活得这样自由自在,真实不做作,还如此有趣生动。

开心就是开心,难过就是难过,幸福就是幸福,哭泣就是哭泣。每种情绪都是如此自然而纯粹的表达。极端恶劣的环境和天真自由的艺术品给了人性一个最自然的出口。人们在日出派对上举着火把跳舞,在火人燃烧时尖叫,在路边拥抱亲吻,在神庙前写下对至亲的思念。

在这八天里,七万人从四面八方过来,建造起这个沙漠之城。有人为了性,有人为了药,有人为了爱,有人为了艺术。不同的人来到这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体验。然而在最后两天,巨大的木人和通天的神庙连同一些其他的艺术装置被燃烧殆尽,大家带着自己的物品离开,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存在过,又毫无痕迹,就如同一个关于生命的隐喻。




神庙的震撼


几乎每一天都要去神庙签到。

神庙是镂空的木制结构,中间有一个大孔,连接着天地。四角翘伸,形如飞鸟展翅。各种各样的人穿行在里面,纪念他们在过去一年内逝去的至亲。

看着那么多比我还年轻的人已经过世,他们也曾和我一样热烈得活过,在他们人生中那几个最为得意的时刻,留下了大笑的照片。其他人带着对他们的思念来到这里。他们或盘坐或站或躺在沙地上,悲伤地哭泣、拥抱,这种精神上的共情实在太过强烈。

死亡是生存要付出的代价,是生命体验的一部分。在不断地参观神庙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自己真的开始慢慢接受死亡,随时准备好失去自己的意志和所拥有的一切。我认识到作为一个普通的生物体,所带来的生老病死的必然性。

人活到最后,真正留于世间的,还是爱。

最后一天,机缘巧合之下去看了烧庙,从六点钟方向走向神庙,一路上都是漫天黄沙在暗夜中飞舞,前方一片火红,路上鬼影重重,都是从各个方向走向神庙的行人。这一刻的画面冲击感实在太强了——像极了一个个孤魂野鬼走在黄泉之路上。大家或形单影只,或结伴走一程,但却改变不了孤独的宿命。坐在沙地上看着火苗一点点吞噬着这座庙宇,突然有人喊 “I love you”,然后此起披伏的告白声响起。再接下来,有人像狼一样悲鸣,又引来群狼的呼唤。人在极度悲伤的环境中,开始像动物一样表达。语言反而显得苍白无力。

很难描述这个画面真正给我带来了什么改变,只有我自己知道,从那一刻起,我做好了每时每刻活得热忱而自由的准备,也做好了随时随地失去一切的准备。




烧人


今年的木人被放在一个类似于寺庙的建筑里。曾经和朋友们来这里看日出。太阳从人的背后缓缓升起。从六点钟到十二点钟的方向,也就是从木人到木庙,如同从生走到死,两边夹杂了各种各样气势恢宏的艺术品。

烧人的夜晚在烧庙之前,是一场大型狂欢。木人上的烟火最为出其不意。一开始从庙宇顶部冲出,后来直接变成烟花雨,从木人的头顶洒下,如同水帘一般浇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上。每一次喷火,脸上都感觉被一阵热浪打过。整体的感官体验非常震撼,就是那种极致的美,带着一种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的戏剧感。

在火光照射下,一粒粒的灰烬在上空无目的的飘荡,这么美的东西都见过了,”存在感“带来的如此强烈的快乐也体验到了,想想真的不可思议。


(照片由牛逼的老吴友情提供)

关于自我认知


身边到处都有着装扮奇特的黑石城城民,有的人就在自己的乳头前贴了好看的乳贴出门,有的人打扮成印第安人,有的人穿着泳装top配一条热裤,有的人打扮成性感女战士,还有很多人全裸。

每走几步,尤其如果你是一个人,就会有人上来打招呼,和你热情地聊起来,聊到下一个路口又分开。有人会在路上适时地抛给你饮料,有人会好心要把你的水壶装满再让你出发。

我们抛弃了现实社会中的各种身份,开始共享一个新的identity——黑石城城民。做一个合格的黑石城城民,需要遵守十条基本原则,它们不需要你懂文明讲礼貌有理想赚大钱,相反,它鼓励你绝对地包容,无条件地给予,展示自我,全身心的参与…

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是绝对的自由。选择的的自由带来清晰的自我认知。在前面的几天,我还对身体与情感的探索充满兴趣,想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情况下去感受一些和以往不同的体验。后来发现即使是一件在现实世界已经做过的事,体验也都是不同的。这里的感情太庞大了,每个人都活出了一个极致的状态。


一开始我以为我需要的只是一些领域的解放,例如探索身体和人际关系的舒适区。到了第三四天,所有的自我设限都消失了,我可以做任何事。舒适区这个概念根本不需要存在。不再是我的大脑告诉我,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听从我的心。

所有的舒适区,都是大脑的产物,大脑告诉你这个就是边界了,请别再跨越了。但是心不同,它一直在追求更为强大的情感体验。什么事能够带来极致的快乐与痛苦,我就去做。无所谓那件事是否在现实社会中做过与否,无所谓身边那个人是否是我理智情况下可以接受的对象。

和想象的可能有所不同,这种心灵上的自由,带来的不是一种放纵,而是在一种非常平和欣悦的基调上,去感受人间的苦乐。后面的几天里,我的内心对于日出和日落开始出现一种教徒一般的狂喜。


在这种由情感引领的过程中,我明白了让自己感觉舒服的生活方式。我爱苦难胜过平凡的快乐,爱变化胜过稳定的生活,爱为朋友付出胜过接受来自他人的帮助,爱发生深度的情感沟通胜过借助药物的狂欢,爱追寻月亮的足迹,迈向无边的与星光共存的黑暗,胜过灯光与酒精带来的眩晕。

我其实很喜欢清醒地活着。每一分每一秒,活着是一件如此难得的事。我也喜欢一点点酒精,能够让活着的这个状态,更加地浪漫一些。


看着艺术品在火光中消逝,多么复杂精巧的东西,都可以付诸一盆火焰,就好像目睹自己的结局一般。

这一刻我明白,在这个地方,身体解放不是我所追求的,心灵自由才是。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