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8):印度阿萨姆邦发生洪水,毁坏了桥梁和国道,请问会对洞朗地区的对峙产生影响吗?│脫苦海

地缘政治(8):印度阿萨姆邦发生洪水,毁坏了桥梁和国道,请问会对洞朗地区的对峙产生影响吗?│脫苦海

这个锅,印度居然要中国背!

youtube.com/watch?

youtube.com/watch?





近几个月来,受季风雨季影响,印度接连发生多次大洪水,造成至少100人死亡丶逾百万人受灾,阿萨姆省为重灾区。多个省的铁路交通中断,印度政府预计仍要一段时间服务才能恢复正常。

最近印度各地接连发生水灾,造成严重人命伤亡,印方不承认无能,反而指摘中方违背协议,拒绝共享跨境河流水文资料,甚至怀疑中方恶意放水制造印度水灾。





8月18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库马尔(Raveesh Kumar)称,「自2006年开始,(两国)开始共享布拉马普特拉河和萨特莱杰河汛期的水文资料。根据备忘录,中国通常会於每年5月15日至10月15日期间的洪水季节,向印方提供河水流量资料,但2017年直到现在(印方)仍未收到任何数据。机制最近的一次会议於2016年4月召开。」与此同时,他指出,有印度媒体报道说,中国可以在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上游雅鲁藏布江上修建的多重水坝放水造成洪水泛滥。他说,「这些说法可能都是猜测,但事实是,中国没有分享有关的水文资料。」暗示印度洪水灾害与中国拒绝共享跨境河流水文资源有关。

8月23日,《印度时报》8月23日报道称,阿萨姆邦的教育部长萨尔马(Himanta Biswa Sarma)表示,从印度中央政府获悉,中国出於「神秘的原因」没有与印度分享雅鲁藏布江水文资料。 他说:「我们呼吁中国分享资料。我们已经正式致信中央政府,让其继续劝说中国分享资料,从而让我们能够在洪水中采取预防措施。」萨尔马说,从今年4月开始,头两次洪水发生时当地有大降雨。但第三次洪水从8月10开始出现,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并没有反常的大降雨。他问: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呢?他表示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

就如首先在南海诸岛填海的越南指责中国填海那样,印度自己经常「以水代兵」,却无故指责中国,下列是多年来印度对邻国所干的「好事」:


中、印水资源关系

中印之间就水资源曾达成协议,曾於2006年签署跨国界流域水利合作协议,中印就开始共享雅鲁藏布江的水文资料。2013年和2015年,中印分别签署的两项水文数据分享协议。201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印期间,印方专门感谢中国向印度提供的汛期水文资料。在中印边境对峙相持不下丶印巴克什米尔冲突升级的背景下,中国2017年中断了跟印度分享雅鲁藏布江水文资料协议。

与巴丶孟丶尼三国不同,中国地处上游,倒是没在印度的「抢水」过程中受到什麽实际危害。不过或许是印度长期以来在处理国际水资源争端中养成了利己主义的倾向,或许是印度在处理与多国的水源争端时都「素行不良」导致印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又或许是印度以占世界4%的水资源养17%的人口导致「压力山大」,总之印度最怕中国「如法炮制」断了自家的水源。在关系到水源的问题上,印度政府总是特别敏感和忧虑,一个传言就能让印度官方和媒体集体「炸窝」。

2006年起中国就开始与印度方面商洽藏木水电站的修建问题。2014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设的首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正式投产发电时,印度媒体又一次称其为「威胁」,担心水电站会给印度「带来洪灾和泥石流」,而且一旦中印发生冲突,中国还可能会用「截流」控制印度。2015年,中国在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开始修建一座1100兆瓦的水电站。实际上,印度在跨境河流上早已建立了好几个水电站,但还是担心中国利用上游修建的水电站威胁印度。




印、巴水资源关系

因为没有其他的水资源体系,巴基斯坦完全依赖於印度河水域供应所有的农业丶工业和国内生活用水,该国1.4亿居民中的大部分生活在印度河及其支流附近,一半的灌溉水供应和接近一半的电力供应依赖於印度河。

不幸的是,巴基斯坦的上游有个「敌对」的邻居。印度的基础设施计划能够有效地控制巴基斯坦的水资源供应,并以此来威胁巴基斯坦。考虑到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宿怨和印度河的重要政治意义,水源仰「敌人」鼻息可以说让巴基斯坦如骨鲠在喉。就算不考虑政治手段,印度的管理不良丶工业污染和地下水过度抽取都导致印度河的水资源供应不足,位於下游的巴基斯坦卡拉奇省等已经深受影响。

1947年印巴分治时,印度曾一度切断供应下游巴基斯坦旁遮普省运河水源,造成巴基斯坦农业受损,居民生活受到威胁。1949年印巴战争后,双方在克什米尔的分界线基本上按照实际控制线而固定了下来,印度河下游的广大流域都划归巴基斯坦,而上游的主干道和主要支流都在印控克什米尔境内。

1960年9月,在世界银行的协调和斡旋下,印巴签订了《印度河水条约》,就印度河分水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但印度却从来没有真正打算履行这份条约。印度先是按照条约规定,大肆拦水筑坝开发条约规定印度具有使用权河水资源。之后,印度又把眼光盯上了条约划归巴基斯坦的河资源。不顾巴方反对,开始在上游修电站、建水坝,大搞水利工程,导致流入下游巴方的水量大大减少,不仅使下游巴基斯坦建设的水电站发电量根本无法达到的预定发电目标,还严重影响到巴基斯坦重要的粮仓遮普省的农用水源。

2016年9月,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争议升级,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扬言,将考虑通过控制印度河上游水量对巴基斯坦进行报复。印度政府暂停了持续几十年的丶由印巴双方共同参与的印度河水资源管委会年会,还威胁要重新审议丶甚至废除《印度河用水条约》。



印、孟水资源关系

印度与孟加拉国共享54条跨境河流,包括布拉马普特拉河丶恒河等几条大河,印孟两国水资源的主要矛盾集中在恒河水分配问题上。恒河是南亚地区最长丶流域面积最广的一条国际河流,水量很大但分布不均,雨季时供应印丶孟两国绰绰有馀,甚至泛滥成灾;而旱季时则会造成沿岸千万亩耕地严重缺水,人畜饮水困难。为了调节旱季供水,印度在干丶支流上建了许多大坝,截走恒河河水,导致孟加拉国每逢旱季水量严重不足。

印度政府长期在恒河水资源的分配上采取强硬政策,无视孟加拉国对恒河水资源的权利。由于印度不断从恒河上游大量引水,使孟加拉国经济和人民生活受到危害。特别是印度在距孟印边界仅十九公里的恒河上游建造的法拉卡水坝,单方面引水改善了加尔各答港的航运能力,却使旱季流到孟加拉国的水量减少了四分之三,因而严重地损害了孟加拉国的利益。印度在旱季截水,雨季开闸,给孟加拉国造成了巨大损失,两国甚至为此还爆发过边境交火。

在孟加拉的另一条重要河流布拉马普特拉河上,印度也没让孟加拉省心,布拉马普特拉河的重要支流提斯塔河上,原本建有孟加拉的达利阿水坝,并以此为依托,建成了一套庞大的灌溉系统,但印度于1993年单方面在其上游建设水坝,将河水引入印度的西孟加拉邦,使得该河流下游几乎断流,致使孟加拉原有的灌溉系统处于荒废状态。

从2003年开始,印度加快了「内河联网工程」的实施,计划将布拉马普特拉河水系和恒河水系连通,以解决印度南部地区缺水的问题,而恒河及布拉马普特拉河水占了孟加拉国水资源总量的80%以上,此举立马引起了孟加拉国的高度紧张,全国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印度的这一计划。但印度依然我行我素推进这一损人利己的工程。

後来两国签署了恒河水条约,对水的分配总量达成一致,但是矛盾依然存在。2005年,印度安全部队企图在邻近孟加拉国的阿考拉地区没收孟加拉国农民的取水灌溉设备,双方发生激烈武装冲突。孟加拉国一再警告印度,新德里要想主宰恒河,就是对一亿多孟加拉国人民的宣战。另外水污染问题也同样激起了印孟两国的矛盾。


印、尼水资源关系

尼泊尔位於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南麓恒河平原之间,水资源十分丰富,海拔落差加上充足的雪山融水和丰沛的季候雨量带来了巨大的水电发电潜力,无奈技术差了点,不得不与印度这麽个不省心的邻居合作。尼泊尔境内丰富的水资源最後经数条水系注入恒河,尼泊尔与印度合作开发利用水资源似乎顺理成章。两国在历史上签订了多个条约,但由於这些条约基本上倾向於印度的利益,造成尼泊尔不满。

印度以治理柯西河「水患」和「帮助」尼泊尔进行水资源开发为名,和尼泊尔签订了《柯西河条约》,在柯西河上修筑水坝。使尼泊尔民众愤懑的是,印度通过该水坝获得了可灌溉96万余公顷土地的水源,尼泊尔仅仅获得了2万余公顷的灌溉面积。由于尼泊尔是一个缺煤少油的内陆国家,其电力供应严重依赖水电,对电力需求强烈。结果水坝建后,尼泊尔不仅要高价购买电力,且该水电站的供电长期不正常,尼泊尔每年只能获得大约0.8兆瓦的电力。

在「帮助」尼泊尔修建水坝的过程中,印度获准在尼泊尔境内多地的矿产开采权。这就相当于印度在尼泊尔的土地上,利用尼泊尔的资源,修建了一座主要为印度服务的水坝。且该水坝的控制权归印度所有,尼泊尔既不能在洪水来临之际开闸放水,也不能在旱季保证灌溉用水,等于变相夺取了尼泊尔的土地。而且该工程修建完工后,淹没了尼泊尔东部特伦区一部分最富饶的农田。另外,由于该工程建设欠科学性,印度又管理不善,泥沙沉积问题严重。成为了威胁尼泊尔南部和印度比哈尔邦的祸患。2008年,该大坝决堤,造成两国上百万人受灾。

1989年印度丶尼泊尔两国关系恶化,水资源合作一度中断,但印度并没有停止侵犯尼泊尔水资源的活动。印度从80年代起就单方面在马哈卡利河上修筑塔那克普尔大坝,造成尼泊尔境内土地被淹没。2008年印度准军事部队突然占领马哈卡利河北岸两块有争议的土地,被尼泊尔指责企图霸占界河水量。


印、不水资源关系

作为内陆国家,不丹在经济丶军事和安全上一直难以摆脱对印度很强的依赖性。不丹的皇家军队由印度帮助培训,不丹的发展计划也基本由印度帮助制定。

印度是不丹的最大援助国,其援助额的80%以上均来自印度。印度进口约占不丹总进口75%,对印度出口约占不丹总出口85%。由於不丹水利资源丰富,印度在帮助该国开发水能方面投入巨资,而不丹则通过印度援建的几个水电厂向印度供电。

不丹政府近年大兴水利,开拓再生能源原意虽好,但水力发电成本极大,为不丹的负排放现代神话添上污点。首先,兴建水坝耗资巨大,有意见指,建筑成本不断上涨,随时翻升两倍之外,贷款息口高达 10%,不丹有可能被工程债务压垮。一份全球债务调查就将不丹列入「高危国债」级别,与另外 14 个国家同陷「债务陷阱」。

水利工程影响环境生态,不丹两大水坝就被指兴建过程破坏森林及河川,摧毁濒危动物如白腹鹭及黄鳍结鱼的原生地。以环保之名,沿河居民与海洋生物通通让路。

不丹所产电力有四分三输出至印度,然而本国电力覆盖率仅及三分二住户,有电力供应的村落不够四成。大兴水力发电,谋利与「环保」同样重要:不丹 GDP 有四分一来自供电工程 ,盈利占政府收入四成有多,未来更预计升至四分三。


中国那有能力以水代兵

所谓「出得黎行,预咗要还」,印度那麽喜爱以水代兵,自然就最怕别人照办煮碗。早在2013年中方宣布将在雅鲁藏布江上新建造3座大坝,印度政府随即要求中方,不得在上游进行任何有损下游利益的活动。

2015年10月,中国大陆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规画建设第一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正式并网发电,许多环保人士担忧,恐严重影响雅鲁藏布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印度也担心造成阿萨姆地区水位下降。

BBC中文网报导,在大陆截流建坝消息公布後,印度各大媒体隔天都报导此消息,并表达疑虑与不满。印度新闻杂志「今日印度」网站发表文章称,「中国再次戏弄了印度。」

对於这个问题,前人已经予以反驳,兹引白广灿先生的《在青藏高原建水坝,就会控制印度的经济命脉?》:


从很早开始,在我们的网络上就流传起一种「控制了青藏高原的水源,就等于控制了印度经济命脉」的说法。

这个说法的来源是印度国内媒体,其为迎合国内对中国的恐慌心理,经常制造出来的捕风捉影般的新闻,尤其是2010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开工建设藏木水电站以来,这种说法更是甚嚣尘上。

这种说法之所以传播迅速,和大家脑中的「想当然」有关。刚接触这种说法的人,乍一听,便在脑中浮现出一幅地图,中国的青藏高原居高临下,南亚次大陆的很多河流发源于此,印度又是次大陆的主体,控制这里的水源当然能够控制印度。

久而久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逐渐演变出一种「在喜马拉雅山建设水坝,以水为兵控制印度的经济命脉,进而使印度不敢轻举妄动」的说法。

其实这种说法是很不正确的,原因有三点:

1、仔细看下地图就能大概明白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

印度人口密度(注:图中含有伪阿鲁纳恰尔邦)

虽然印度次大陆上有三条大的河流,印度河、恒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不过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南亚次大陆分为印巴孟尼不五国。而在这三条大河中,印度河大部分属于巴基斯坦,真正与印度息息相关的是恒河。

印度国内媒体经常报道中国断流印度水源的是布拉马普特拉河,这条河源于中国西藏的雅鲁藏布江,然后转弯流入藏南地区,再流经印度东北部,最终在孟加拉国和恒河汇合,形成巨大的恒河三角洲。

2、如果分析三条大河径流量的话,也会觉得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这三条大河的主要水量补充并不来自于青藏高原的高山融水,而是来源于南亚地区的区域性降雨。学过初中地理的都知道,印度次大陆是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在冬天形成高压,风向从干燥的陆地吹向海洋,这时候的季风含水量很少,降水很少;在夏天时形成低压,风向从湿润的海洋吹向陆地,这时候的季风含水量很多,降水很多。


图:南亚地区湿润月份数

这一点在恒河流域表现的十分明显。


引自《恒河水资源及印孟水冲突问题》

可以发现该河的径流量主要集中在7-10月,仅仅是7月份的流量就比上半年流量的总和还要多。

东北部的布拉马普特拉河因为地形的原因,降水更为丰富。


图:次大陆东北部地形

印度东北部一带北有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东面有那加山脉、若开山脉,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地带,把从西南来的印度洋季风兜住、抬升,形成了极为广泛的坡面雨。

印度东北部有个地方叫乞拉朋齐,因为处于杰因蒂亚山南麓的迎风坡上,降雨极为丰富,某些年份的降水量能达到20000mm以上,被称为世界雨极。而这个地方的大部分降水都汇入了布拉马普特拉河,使得该河的径流量能够占印度全国径流量的1/3。

而在我国的青藏高原,除了藏南地区因为处于喜马拉山南麓的迎风坡而降雨丰富之外,绝大部分处于背风坡上,降雨非常少,使得中国境内的河流对下游影响非常小。


引自《喜马拉雅地区国际河流信息提取与分析》.2011

且不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的调水可行性问题,仅仅从天然径流量上来说,印度河、恒河和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在中国境内的比例只有4.83%、2.55%和14.61%;对于包括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和梅克纳河在内的恒河三角洲水系,中国境内产水量的比例只有8.88%。可见,中国在境内的水资源开发和利用并不会对下游的国家造成实质上的影响。

3、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布拉马普特拉河仅仅流过印度的东北部几个邦,这几个邦的总面积为27万平方千米,人口数量为4200万,分别占了印度总体的8.8%和3.2%。如果计算GDP的话,这几个邦是印度最穷的几个邦。即使雅鲁藏布江完全断流了,对印度整体经济的影响也是非常小的。

印度人口密度(注:图中含有伪阿鲁纳恰尔邦)


注:那加兰邦、曼尼普邦、米佐拉姆邦因为GDP太低,未计入排名

所以说,即使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大修水坝,受影响的也是印度的东北几个穷邦,而且存在的这种影响也是非常有局限性的。

既然青藏高原的总水源占比非常低,那么为什么印度国内十分担心中国控制这里的水源呢?这与印度国内的水资源短缺引发的恐慌心理,以及长久以来形成的一种霸权主义思维有关。

印度的水资源量占世界总量的4%,而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6%,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低,同时,其水资源的时空分布也极不均匀。

由于受夏季季风的影响,印度大部分地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夏季(6-10月),这些降水主要集中在东部和西南沿海,西北地区和德干高原大部分降水相对较少。

而印度国内相对缺乏大型的水利灌溉设施,对水资源的调控能力非常弱,再加上印度国内严重的水污染,使得印度部分地区已经产生了水资源短缺的危机。

因常年缺水,卡纳塔克邦与泰米尔纳德邦一直共享流经两邦的科弗里河(Cauvery river),但12日印度最高法院支持泰米尔纳德邦的申诉,裁决卡纳塔克邦水库须开闸放水,即日起至9月20日加大排水量,以满足下游泰米尔纳德邦的灌溉需求。

当地时间12日晚,在卡纳塔克邦首府班加罗尔等地,不满裁决的居民冲上街头,打砸泰米尔纳德邦人经营的店铺,向悬挂泰米尔纳德邦车牌的汽车扔石头,甚至纵火焚烧悬挂泰米尔纳德邦车牌的客车和货车。报道称,骚乱者打乱了班加罗尔常规的生活节奏:部分学校关闭,公交车无法正常运行。

在班加罗尔西北城区,一些暴徒在抢劫商店时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纵火焚烧警车和警用摩托车,迫使警方开枪还击,造成至少1人死亡,5人受伤。截至12日深夜,警方已逮捕225名骚乱分子。

受骚乱影响,被誉为印度「硅谷」的班加罗尔12日陷入停摆。地铁和公交一度停运,学校和大学停课,很多公司也被迫放假一天,让员工提前下班确保人身安全。


印度两个邦因缺水爆发骚乱 已致6人死伤

所以,印度十分重视国内的水资源调度。该国水利部于1980年提出,通过河流联网的方法把水资源从水量丰富的流域调往缺水流域,即「内河联网计划」。作为一个大规模的跨流域调水工程,其规模在世界上也无先例,据目前估计,通过流域内调水可以补充缺水地区水量12000~14000亿m³。

按照这一计划,印度水利部门拟将全国主要河流联成网络进行水量的统一调配,共修建37条引水主干渠道(总长约900km,配套水渠总长12500km)、32座拦河大坝和数百个蓄水库。计划由印度南部的半岛水系开发和印度北部的喜马拉雅水系开发两大部分组成,最终再通过连接恒河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将两大水系连为一体。


即使在印度政府这个宏大的规划中,引自中国的水源非常少。



可以看出,印度规划的这几条河流中,除了布拉马普特拉河外,其他几条河和中国没什么关系,印度在这个长期规划中,最主要调度的还是恒河。而其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潜在调度水资源为600亿m³,约占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总量的10%左右。

可能有人要问,印度会不会在未来深度挖掘这条河流的潜力,增大从这条河的引水量,比如把比例从10%提高到20%,人工调水量和雅鲁藏布江的天然径流量相当,所以其担心中国控制它的水源呢?其实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600亿m³已经是印度政府能够规划出来的十分巨大调水量了。

600亿m³是什么概念呢?

举个例子来说。南水北调的东中西三线分别从长江的上中下游引水,总计划调水量为448亿m³,其中东线148亿m³,中线130亿m³,西线170亿m³,建设时间约需40-50年。而长江的年径流量为10000亿m³,调水量只占4.5%。截至2016年2月底,已累计下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投资2618.1亿元(约合380亿美元)。

对印度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印度存在广泛财政赤字的问题,其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也很弱。中国在河大、钱多、基建强的情况下,也就能够计划调水448亿m³,实际调水280亿m³左右,可以预见印度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连规划中的600亿m³都难以达到,其何德何能深度挖掘这条河的调水潜力呢?

印度不仅声称和中国有水资源争端,其和其他南亚邻国也经常爆发水资源冲突。在这些众多的冲突中,印度经常使用霸权主义手段,强迫邻国就范。

以尼泊尔为例。尼境内河流注入恒河的径流量占恒河全部径流量的46%,在枯水期则占71%,因此尼泊尔成了印度主要的觊觎对象。

1954年,印、尼两国签署《柯西河条约》,尼泊尔同意印度在柯西河上修筑水坝以控制洪水泛滥,并同意选址为尼泊尔境内的比哈姆那加尔,对水坝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印度通过柯西河工程可灌溉96.911 万公顷土地,而尼泊尔只可灌溉2.448万公顷,并且其分得的少量电力也需要缴纳较高的电费。

80年代,印度单方面在马哈卡利河上修筑塔那克普尔(Tanakapur) 大坝,造成尼泊尔境内36 公顷土地在1983~1990年间被淹没。

2008年在普拉昌达执政期间,印度准军事部队突然占领马哈卡利河北岸两块有争议的土地,此举被尼泊尔指责为企图霸占界河水量。

对于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的孟加拉国,印度也是霸权主义作风明显。

法拉卡闸坝工程是印度政府早在1950 年代就着手规划的一项水利工程,孟加拉国(1971年建国前为巴基斯坦)一直反对,为此双方从1960年7月开始进行了多次谈判,1972年3月两国成立了恒河联合委员会,并于1975年和1977年两次签订了协议。

1975年,印度建成法拉卡大坝后,便开始单方面分流恒河河水,此举导致了恒河下游孟加拉国用水危机,对孟加拉农业生产造成了严重影响。

恰逢1975年孟加拉国内发生军事政变,印度对孟加拉军政府更采取了敌对态度,对孟新政府提出分配水资源的要求,直接不予理会。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甚至表示法拉卡大坝分流恒河河水并没有对孟加拉造成严重影响。

印度在南亚搞地区霸权主义,经常抢夺南亚小国的水资源,所以害怕中国利用上游的水资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然而我们既做不到,也不想这么做,反而主动提出了构建中缅孟印经济走廊的计划。这就让我们感到,印度国内的这种心理,就是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态罢了。


相关文章: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3):泛亚铁路连接中南半岛│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6):泛亚铁路(2)中线:老挝丶泰国│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9):泛亚铁路(3)中线:马来西亚丶新加坡│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12):中国在非洲建设的主要水电项目│脫苦海

一带一路中国版全球化(15):如何看待中国建设缅甸铁路计划失败?│脫苦海

编辑于 2018-04-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