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师,各位教师节快乐!

我这里问答张兄的问题:

一直很好奇一直以来你的老板为啥都那么开明,偶要是解析同行竞品或者本行业技术的文章以公益形式发表的话,我老板脸肯定拉老长

我这个人比较内向,刚进Lear的时候,老给韩师兄敲打:

小朱你要学学张辉,你看看赖杰,比你小,现在都在带现代的项目了

在搞硬件的过程里面,其实每个细节都是挺细的,我呢,有时候没想明白不大喜欢出声。而且很多的东西,从正向设计和反向对标还有失效机理分析和实验验证都可以罗列下来对比出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我喜欢记笔记,优化方法,找到核心的解决办法,在工作上和下班回家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



这里面的每一层,不少美国做的项目,都需要阅读英文,分析对比这些考虑过程,和结论(有些结论是跟着客户的CTS来的,还有大量客户的标准需求)





干久了是放不下的,在GM的几年,我还是喜欢找EE方面管硬件的一些资料,仔细思考不同车企对EE部件的设计需求。相比较Ford而言,GM的考虑方式简单一些,靠实验验证来做。



上个周大老板在Review质量数据,由于SSTS的要求分解到部件,然后对每个DRE管理的部件的情况做绩效考核,所以对每个部件的IPTV和失效改进,这个过程看结果,也需要深入与供应商进行合作和发展。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这个IPTV的数值也需要和成本进行博弈。



有时候进入一个广阔的世界之后,不大好跟人说你是做什么的,会什么?因为你把我丢到EE的相关项目,只要汽车电子部件和系统的这一套机制还在,我就能做,你看几个老法师不就是这么来管事的么^_^。我们如果把整个专向的内容分解出来,把CTS里面独特的部分拿走,剩下的都是相同的。这里面的核心区别是交流和整合,在VTS=》STS=》SSTS=》CTS的定义和细化过程中,是需要把组织和个人的相关认知都放进去的。

把整个软件的算法部分需求拿走,整个软件的架构在同等的安全条件下,相似性非常大。



写的多了,可能读者看不出文章有何用,很多的文章是我整理思绪、资料和思考的过程中间产物。我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也相信在汽车电子方面的设计相通性,只要汽车的基本需求在,P(Performance)+Q(Quality)+R(Reliability)+D(Durability)+S(Safety)这几项在。学习是有价值的,努力也是有价值的,你说是不是?

封面是盗图的^_^,来自AutoIO,祝福友衷越来越好。

编辑于 2017-09-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