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replaceable - 分析心理学中的三种不可替代

VII.ChariotVII.Chariot
历史地位的不可替代

上行,下效。内心的某种意念,必然会作为现实的情况投影出来。直到今天,仍有非常多的人承认梦的内容只是一团乱糟糟的拼凑品。正因为这样的观点,有意义的梦变得更少,更难以被记忆。正常的梦并不会影响睡眠质量,因为记忆梦和记录,分析的过程,都是发生在苏醒以后的。这样的观点,肯定也会投射在现实生活中,产生貌似难以逆转的创伤,情结。而分析心理学倾向于梦是有组织的,有意义的组合。有些学者甚至会认为,梦的内容与组织性远远强与表意识的创作,一层层的指代和暗喻,其中包含的信息和结构,有非常大的意义。

这样一种超越普通常识的观念,具有开创性的观念,是不可替代的。这就像是无从下手的研究中开出的一道曙光,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大脑自身产出的材料来理解它自身。它也揭示了硬件性研究和软件性研究,某种程度上是分开独立的。解剖大脑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它的硬件结构,工作方式,但是如果要分析人格,经验系统,判断,价值观等等,则需要一个活的大脑,才能展示出其工作的过程。

弗洛伊德说“梦是被压抑和扭曲的欲望”。 荣格进行了更好的阐释,简单来说,第一,被压抑的不一定是欲望,也可能是一种对过去的复述,对事件的另一种看法,等等更加复杂的东西。第二,扭曲的存在性值得怀疑,更可能是一种直观但不易解读的展示。第三,压抑的形式可能比较局限,用压抑来描述的话,等于是存在外部的压力 压抑才能促使梦的产生,实际上并不一定。

可替代性的不可替代

分析心理学十分需要开放性和辩证。因为这些内容是这样虚无缥缈,换一个视角,又变成了另一种东西。解读无意识语言,幻想,梦境,总是要保持怀疑心和适当的批判性心理。殊途同归,不谋而和。从解读的形式来看,就能简单划分成两种。弗洛伊德式的删减法,一个易于理解的比方可能是,假设人的心理结构中有一个价值观树,一些价值观总是要附着在别的之上,成为它的子类。如果没有前面的就没有这后面的,就比如人如果想实现某个目标,首先他必须活着,具有生命力。于是具有生命力就成了实现目标的前提条件。如果生命的维持遭到威胁,个体就会先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才会有实现目标的概念。价值观的树说到底就是回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是重要的?”。通过弗洛伊德的删减式的分解方法,最终可以找到某个没有得到满足的价值观。

有些学者批评这种方法不够具备建设性。一个建设性的用法可能是借助NLP的上堆 下切方法:删减法解读出来没有得到满足的价值观,我们假设这是在价值观树里是第五层,为了解决这个缺失,我们通过理解层次或者别的手段得到第四层的价值观,也就是解读结果的母节点,然后寻找这个母节点下的所有其他价值观,尝试补偿性满足这些,或者是直接想办法补偿此母价值观,从而达到化解和缓解的作用。可以参考上堆下切的理论来理解。

举个实际例子,如果A君出现了一个幻觉,通过解读发现它指向的其实是资金不足这个外部压力,用比较弗洛伊德的style来解读。那么通过问话又得知了,需要更多资金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改善生活质量就是推动获取更多资金的动力,由于没有实现,结果产生了这种压力。倘若抛开现实问题,假使资金问题不能解决,我们就只能寻找改善生活方式这个价值观下的其他子节点,也就是要回答一个问题:除了增加资金以外,还有什么方式能够改善生活质量。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得出更多休闲的时间,吃些好的东西,适当贷款缓解等等结论,从而达到解决的目的。

然而如果用可替代性的眼光来看,可以出现完全不同的解法。如果按照荣格的扩充法来解读,关注点和解决方案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冯川的《精神的家园-解读荣格》里面所提到的那个赫赫有名的螃蟹梦境的例子,有兴趣各位不妨看看。关注与潜意识为什么使用这个意向来指代特定的价值观,而不用别的意向,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指示。基础的思路是,如果潜意识语言里抛出了一个问题,其中也必然包含解决方案。因为无意识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一个整体。从螃蟹这个意向里解答出了三层意思:第一,渡滩螃蟹夹足/性欲方面的幻想。第二,教育他人,提高他人的行为。第三,螃蟹在神话中以巫婆,魔术师形态出现 -- 深入到集体无意识的解读。有兴趣可以去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很有代表性的分析案例。

分析心理学需要非常大的耐心和知识量去做分析,很难漏掉任何一个细节。潜意识的指代可能曲折复杂,但始终相信它有某种意义,就能找到最终的答案。不仅分析的思路总是多变的,象征的意义也是多变的。如果忽略了这些可替代性,总是以老旧的思路和经验去解读,那么成功经验就会变成失败教训。在这些道路上,偶尔我们觉得已经看懂了一些了,而有时候又觉得实际上我们对庞大的意识世界还是一无所知。

当事人措辞的不可替代

这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对于当事人措辞的不可替代性,NLP和分析心理学都有提及。在NLP中有两种场景会尤其注意这种细节。第一是当事人进行描述的时候,描述某种感觉,某些情景下的措辞,执行师会在后面进行复述,用于加强沟通的目的或者是“经验元素调整”,所谓的经验元素调整就类似于,“请你回到刚才你所描述的那种画面,你所说的那种(形容词)的(名词)。构思出这个画面”,如果是作为复述,“你是说xxxxx的xxxxxx吗,我明白了,”。如果这种复述出现了问题,就成了破框法,进行了某种改变,可能会产生方案之外的后果。因为破框法也是一种NLP的手段,通过改变用词从而改变句子的含义或者倾向,变得更积极或者消极。由于本篇主要讲的还是分析心理学,这里并不举例了。

另外一种情况是在治疗阶段结束,或者说沟通改变阶段结束进行“生态平衡检查”的时候,会回溯到治疗阶段各种当事人提及的身体反应,然后检测这些异常是否还存在,如果此时忽略了当事人的原始用词,又相当于破框了。会造成某种不可测的改变。

这种偏重在分析心理学就变得更加明显了,甚至演变出一个重要课题,如果说在解梦的巨大象征网络中,有ABCDE五种象征可以表示某种事物,而当事人使用了当中的一种,就很值得注意了。这里面往往包含具体的提示。象征只是一个介质。其背后所指出的道理才是重要的。如果有四五种可替代的象征,而当事人使用了特定一种,就可以通过分析这种象征和其他替代品的区别在哪里,就能从中获得更多提示。通过分析每种替代品的倾向,也能获得更明确的方向。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