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雪丸事件始末

一、之前我与樱雪丸素不相识,此事起因是我和樱雪丸在群里因为“日本一石多重”产生的分歧。现在看来,这个分歧已经不重要了,简单一提,是2017年9月13日下午15时许:

此人声称“日本战国一石米180公斤”,并指出这是“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数字”,而我对此进行反驳,并给出维基作为证据:

京枡(きょうます)とは、日本の中世末期から昭和戦後期にかけて公定の枡として採用されていた枡の様式である。内法(うちのり)は縦横ともに曲尺4寸9分(約148.485ミリメートル)四方、深さ2寸7分(約81.818ミリメートル)

ただし、この時の京都十合枡(京枡)は、今日知られる京枡よりも小さく、内法は縦横ともに曲尺5寸(約151.515ミリメートル)四方、深さ2寸5分(約75.758ミリメートル)

古京枡は縦横5寸、深さ2寸5分で、62.5 立方寸、容積は 1.74 リットル、新京升の 0.964 倍であった。

新京升は縦横4寸9分、深さ2寸7分、約 1.8039 リットルであった。

此外,我还给出了该篇专栏文章日本战国的一石米到底是多少?以及其中所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糙米GB/T 18810——2002》容重标准。

维基中没有直接说明一石重量的词条,但有相关的片段:

米1石は約150kg。

米150kg(1石)。

一般に言われている米の重量である1石=150kg程度としても籾米150kg。

1石(米約150キログラム)。

人夫の日当は米1升(1.5kg)。

当時米1升(1.5キログラム)。

白米 1 合が 150 g であるので、米一升は 1.5 キログラムである。

而后此人又改口称,他所谓的“日本战国一石180公斤”是他自己根据“中学教科书”,以“真空包装大米”的形式自己“乘算”出来的,总之是拿不出证据。


二、9月15日下午15时35分后,此人开始尝试调查我的身份,并公开将结果发到群里:

此人对我用过的“标签”有:山东大专生、穷X、啃老、无业游民、IP都在山东等等,这是个前提。


三、9月13日晚20时55分,我在群里戳穿他加受害者好友探听消息的行为,而他以“猜测”的方式,认定我与受害者是男女朋友关系,并在此后坚持这一观点。注意,此人“猜测”我与受害者的关系在前,说出受害者姓名在后,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9月13日20时58分后,此人说出了受害者的姓名,此处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打码处理。

9月13日21时08分后,此人称“分手了也别来骂街”

至此已经完全可以确定,9月13日21时前后,此人已经在群里表示他通过自己的“推理”,咬定我和受害者为男女朋友关系,并在此后将群名片改成了受害者的姓名,还在群里发口令红包称受害人男友戴绿帽,并称其现在主要针对受害者。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打码处理:

9月13日21时之后,此人开始调取受害者户籍信息。

再强调一下过程,是9月13日20时55分此人在群里“猜测”并咬定我与受害者的关系,然后在群里对受害人的姓名展开攻击的。顺序为:

咬定关系、指出姓名、开始攻击。

并且聊天记录可以证明,我跟他发生争执是9月13日15时之后,调查我身份的时间是15时35分之后,而他咬定我与受害者关系是9月13日21时左右,如果他想反咬我,是不是应该给出【我】在9月13日21时之前确认与受害人关系的【直接证据】?

而不要以这种非常幼稚可笑的方式伪造一份没有年、月、日、时和人物指向的假证:

而且即便捏造这种错误的时间点也毫无意义,因为此人认定我与受害者是男女朋友关系的这件事,是他在9月13日21时左右自行推理出来的,从时间上根本讲不通。


四、9月13日21时44分至9月14日凌晨1时后,此人分别在群里公开发布对我和受害者的人肉信息,包括姓名、生日、住址等信息,并表示是他“查了一圈”得到的。

9月14日11时17分后,此人在群里公开发布受害者的照片,我为保护受害者隐私,对照片进行打码处理:

至此可以证明,受害者的个人信息显然是此人自行调取到的,而绝非我为其提供的。


五、我于9月15日下午2时38分在专栏内发布了一篇给樱雪丸作品“史上最强日本史”纠错的文章,文中揭露了书中的严重错误五十余处:对樱雪丸“史上最强日本史”一书的纠错,此人看到后,在14时56分表示,要前往受害者的居住所在地,并在群里“直播”上门过程:

9月15日15时41分,此人公开在群里发布了受害者的户籍信息照片(我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打码处理),此截图可以充分证明此人是自己通过调取户籍信息得到了受害者的住址,且樱雪丸在此时明确知道该住址不是我的。

但此人却转而改口称是王某某给的地址,距自己发布户籍信息仅仅过去12分钟便如此健忘。

9月15日16时10分之后,此人发布了受害者住所附近的照片及视频,并在明确知道此住址不是我的情况下,叫嚣让我来开门(此前它已经确认过我的身份是王某某,且在15时22分明确指出“那房子不是他的”)。也就是说,此人在自己不敢来我家、明确知道自己走错门的情况下,说我装死不开门(为保护受害者隐私,我已对其公布的照片进行打码处理):

此人还在9月15日15时15分以加群信息宣称要前往受害者住址所在地之后的15时17分,以单独加好友的形式表明“你又不在”的情况,也就是说,他非常清楚我并不在受害者的住址。

此前他已经明确表示,知道我是“山东大专生”、是“穷X”、是“啃老”的“无业游民”,尤其是知道我的IP地址所在地是山东的,并且知道受害人的住址并不是我的、且明确知道我并不在该地址。结合他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我没有任何条件和可能居住在上海,特别是我的IP地址在山东。并且此人在完全有能力调取户籍信息的情况下,特意没有选择前往我个人的户籍地址,而是选择了前往受害者的住址,并徘徊蹲点约一小时之久,却在群里前后矛盾的声称我不敢开门。


六、9月15日17时31分,此人以“樱雪丸”的加V认证微博公开发布了受害者住所小区、单元楼、门牌号等照片,和受害者住址的地图定位。并称“拿他碰瓷没那么轻松”,以图混淆是非。

其中不乏某大V的无脑转发与嘲讽,我对此深表遗憾。

9月17日,在当事人明确要求樱雪丸删除微博之后,此人反咬一口,声称地址是我给的、还表示我自称在里面,并且承认他闯入了那个地址。此人不仅没有删除此条微博,还变本加厉予以置顶,直至今日(9月21日)仍处于置顶状态。

9月18日,又在微博发布信息,歪曲事实,以混淆视听:

9月20日,此人又在微博表示该问题的其中一条匿名回答是他的:匿名用户:如何评价跟人约架却把对方引向了自己女朋友家这种行为?,并发布虚假信息称我“约架报自己女朋友地址”。






根据以上截图证据可以证明以下事实:

1.我与此人的矛盾始于9月13日15时之后。

2.此人出于报复,于9月13日15时35分开始调查我的个人信息。

3.9月13日21时左右,此人在群里猜测并认定我与受害者是男女朋友关系,并对受害者的姓名加以侮辱

4.9月13日21时44分至9月14日凌晨1时后,此人对我与受害者展开人肉,获取了部分受害者的个人信息

5.9月14日11时18分,此人在群里公开发布了受害者的户籍照片,说明此人已经获取了受害者的户籍资料。

6.9月15日14时56分之后,此人在群里公开发布受害者的户籍信息,开始入侵受害者的住所,并在群里公开发布过程的照片、视频及定位信息

7.9月15日17时31分,此人在微博发布受害者的住所照片,并在受害者要求删除之后反而置顶,并在日后企图扭曲事实


总结:

此人对我的三个反咬毫无根据,因为此人自行确定我与受害者关系是在9月13日21时,此人自行发布受害者个人信息是在13日21时44分之后,且此人发布受害者户籍并闯入受害者住址是15日14时56分之后的事。请注意:

1.我与受害者的关系明显是此人自行判断的。

2.受害者地址明显是此人调取户籍信息而得知的。

3.此人在明确知道我不可能在场的情况下故意闯入受害者住址。

可笑的是,此人有一条反咬称我在16日晚上向他“约架”,让他17日来,且没有留下任何地址信息,而现实情况是此人在是9月15日便已前往受害者住所“赴约”,难道他是掌握了穿越之术能够操纵时间不成???

除此之外,此人的诸多不实指控均存在时间问题,如果此人试图证明是我“约架”,则有必要给出15日14时56分之前我向他约架的证据。如果此人试图证明“是我说受害者是我女朋友”,则有必要给出9月13日21时之前的证据。至于发地址的事就不难为他了,证据确凿是他发的了。另外,此人在9月13日15时35分之前并不知道我的身份,给出的证据应该在此时间之后。

如果他想证明某个说法,就必须像我一样给出直接证据,证据必须附带年、月、日、时、分、秒,并用鼠标选中其中一条记录以示真实。以图证明身份的,则必须有明确的身份指向,或必须可以通过上下文准确指向。


我是绝不可能向黑恶势力屈服的,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全力维护正义和真理。

编辑于 2017-09-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