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走向山野

她从近万米的高空跳了下来,创中国翼装飞行最高纪录

北京时间9月24日晚10点20分(美国西岸时间早上7点20分),知友于斯人从8534米(28000英尺)的高空,以HALO翼装(即高空跳低空拉伞)刷新了中国人翼装飞行的高度记录。

实际上,这次挑战因天气与突发状况延迟了两天,更重要的是即便她不跳,也已是“世界华裔跳伞第一人”,那为何要坚持做这件事儿?

回答简洁又意外:

没有“坚持”,只是“水到渠成”。

四个字,不闪避,不花哨,反而透着自信与笃定,仿佛就像“人饿了,就要吃饭”一般平常。

只是,完成这次“水到渠成”,并不容易。

https://www.zhihu.com/video/895727466260336640

| 视频时长:3'26'' |


忐忑的40分钟

大约6分钟,于音在美国加州北部的戴维斯跳伞基地纵身一跃,从海拔8534米速降至1524米,顺利打开翼装上的降落伞,随后减速,平稳落地。几秒后,她摘下面罩,抑制不住地喊出了“YES!”

平稳降落后,抑制不住兴奋的于音。

时间倒退50分钟,盘旋在近万米高空的飞机里,于音遭遇了措手不及的状况:

在进入飞机以后,发现供氧设施出现了故障。
大概经过近40分钟的整修,才排除危险。
当时,在飞机里真的吓出了汗。

于音的反应一点也不夸张。这次她采取的HALO翼装飞行,是华人的第一次尝试,期间需佩戴重达十几斤的氧气装置,乘飞机上升至大约30000英尺(9144米)起跳,在距离地面约4500-5000英尺(1371-1524米)的地方开伞。

如若供氧出现问题,会存在因缺氧失去意识,短时间内出现脑死亡。

除了严苛的装备要求,HALO翼装飞行的挑战高度远超人类承受极限,亲身感受类比8000米以上的攀登。尽管是有氧,但对于音来说,并不意味着难度降低:

重达十几斤的有氧装备,增加了安全隐患。

几乎所有负重都绑在我的左腿上,机舱门又是在左边,离机很容易因无空气动力的情况下,失去平衡开始疯狂旋转。
再有,更多的仪器和负重会导致开伞不稳。

对于任意一种形式的翼装飞行来说,离机下跳后的不自主自旋与是否稳定开伞,是两个需要完美的步骤,也是造成该户外运动约30%超高死亡率的核心原因。例如美国户外大师迪恩·波特(Dean Potter)就是因为在一次定点跳伞后,没能及时打开伞具,匆匆结束了生命。

翼装飞行中的迪恩·波特。图片来源:au.sports.yahoo.com

除了因携带额外的氧气装备带来的安全隐患,HALO翼装飞行因高海拔需在-50℃下完成一系列动作,超低的温度也会造成手部神经末梢冻僵无反应,导致无法开伞。

幸好,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200次+的训练

只是,为了这次“渠成”地落地,她花了大半年攒足了“水到”的功夫。

花大半年准备一次挑战,可能有些人并不能理解,但对于翼装飞行这个项目来说却十分必要。翼装飞行的过程分两个阶段:大部分时间需借助翼装飞行服做平衡滑翔;最后时(1500米左右)利用降落伞缓冲落地,对参与者技术和控制力要求极高。

翼装飞行对技术和控制力要求极高。

其实,早在今年5月,于音也曾到过30000英尺的高空,只是那次是跳伞(创造华人跳伞最高纪录),却让她感受到了自旋带来的恐惧:

吸氧排氮飞机爬升的两个小时真的让我痛不欲生:头越来越胀,内脏被充得很大,视线开始变窄,耳鸣。
后来气温变低,我很冷,脚尖手指尖冷的发麻,嘴巴很干很想喝水,很难受。
那时候真的想放弃。说实话,当时也有点怕。
后来离开了机舱,果不其然开始自旋,还好速度不快,掉落3000英尺左右。
幸好最后渐渐停止了,一切正常了。

开伞后,她觉得“世界还在眼前就是对自己最大的馈赠”。即便有了30000英尺的成功跳伞做铺垫,于音对这次的翼装飞行也相当谨慎:

之前的挑战,即使失败,也就是一次未完成的跳伞而已;
但这次挑战,如果失败,就是面临的就是一场车毁人亡的灾难。

因此,大半年的时间里,于音展开了十分复杂且多样的训练项项目,涉及跳伞、翼装新款、风洞训练、力量以及耐力训练等等。

期间,她曾一周连续跳伞28次,最后连手酸的连都不发开伞;也曾为了最大限度规避离机后的自旋,在今年夏天的一个月内重复了200次+翼装专项训练。

成功开伞后的于音开心地像个孩子。

在离机下跳的一瞬间,她心里重复想着八个字:

完美离机,不要自旋。

结局很完美:轻度自旋,很快调整,从容不迫。

换句话说,所有的付出,成全了最初的那句“水到渠成”。

期间的过程,也许枯燥,也许苦闷,也许艰辛,但都抵不过翼装给她带来的感受:

翼装不像想得那么简单或那么难,不过它绝对像你想象的一样自由、畅快、无与伦比。

这种感受,想必每一位山友都曾有过,因此回想起为何要找虐等疑问时,或许真的说不出所以然。

这大抵是因为,真正的热爱,不必谈坚持,也无法说理由,一切都是源于内心的自然而然。

10月27-11月12日,于音将在喜马拉雅山脉上进行翼装飞行继续创造记录,祝愿她能收获自己的下一次“水到渠成”。


扩展阅读:

k天王单人无氧完成珠峰速攀,距离“生命巅峰”计划还有多远?

国人首例700公里贝加尔湖无人区重装穿越,挑战致命蓝冰世界

他们刚刚开辟了迦舒布鲁姆I峰西南壁新线路,曾为此死磕9年

迷失在中国 | 一条尘封数年的首攀之路!

------------------------------------

知乎专栏:走向山野 - 知乎专栏,从这里连接山野。

编辑于 2017-09-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