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人民的声音

来自人民的声音

李书航李书航

人民网四评《王者荣耀》之后,腾讯市值蒸发了1000亿,以马化腾做客人民网作为结尾。上周开始,人民网再次针对互联网巨头,这次是三评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暂时是以一封书面声明回应,也不知接下来会不会有四评,以及这是否会影响到头条的估值。

花样解读

来自人民日报和人民网的评论文章,总会被各界人士以各种角度花样加以解读。

这种解读甚至包括评论员用的笔名。《人民日报》的评论员笔名很有讲究,“任仲平”、“何振华”、“郑青原”等名字,在反映了集体智慧的同时,也以小见大,寓意深远。

人民网上次评《王者荣耀》,笔名“理观”,自有“理性客观”之意。这俩词后面总连缀一个“中立”,然而评论文章就是要旗帜鲜明,所以中立是不可能中立的。

这次评今日头条,笔名叫“羽生”,不太可能指的是日本滑冰选手羽生结弦,跟梁羽生离得也有点儿远。就是不知道在阵阵风声雨声之下,张一鸣会不会感觉有习习凉风吹过。

当然,如果没有官方结论,那么任何形式的解读都只能仅供参考。特别是,从纸质版《人民日报》,到人民网的网站,再到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其权威性其实是逐级递减的。社论、评论员文章和读者来信的权威性也是各不相同的。

此前还发生过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和“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号就豆瓣差评的评论文章“打架”的故事,搞得知乎上一堆人惊恐地询问有何深意。最后嘛,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业界仍在等待这次的人民网评论究竟将以怎样的方式收场,以及这次的评论具体来说,是反映了来自哪里的声音:读者,学界,管理部门,还是人民网本身。

“来自人民”

人民网有一句著名的宣传语,叫“权威,实力,来自人民”。

《人民日报》是中国第一权威媒体,而人民网也同样继承了这份权威。当这份权威用于批评某个具体的产品或个人的时候,总有一种“不怒而自威”的力量显现。腾讯和头条都是中国互联网顶天立地的重量级企业,它们能在媒体面前认错,其实是极不常见的。

2013年4月10日到5月7日,京华时报以73个版面、76篇报道,直指农夫山泉水质“标准不如自来水”。农夫山泉并没有认怂,双方直接对簿公堂。这才是媒体和厂商之间战争的常态:厂商并不会简单的任媒体宰割,而且正逐渐变成强势一方。

2014年,原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为发布了批评上市公司中联重科的不实报道,最后被以损害商业信誉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两项罪名判刑1年零10个月。

近年来,在《侵权责任法》和《网络安全法》等法律的护卫之下,大型企业针对媒体、自媒体的律师函和诉讼满天飞,以至于近期阿里巴巴摩拜单车分别起诉自媒体,索赔金额都是百万。

反过来会怎样?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后,北京男子郭利向某营养品公司索赔40万元,随后又提出300万元的赔偿要求,最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他的案件直到2016年才等来再审。

如今,在媒体、企业、个人间的相互摩擦中,无疑显现出一条“中央媒体——大型企业——小媒体和个人”的“鄙视链”。再强势的企业,遇到《人民日报》这个量级的媒体,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反思自身。

作为国内最权威的媒体,《人民日报》和人民网的评论,绝非自媒体发两句牢骚这么简单,它代表的是那些难以直接发出声音的人。说它的实力“来自人民”,其实完全正确。

钱没给够

在人民网《三评算法推荐》文章中,开宗明义地指出了今日头条“从其他信息平台抓取内容,直接‘为我所用’,从而达到‘以一当十’的效果”。因此,至少这篇评论是代表了人民网自身,来向“分红不均”的今日头条“讨债”了。

《人民日报》也在为自己的渠道赶不上市场发展而深感苦恼。公平地讲,人民网在新媒体阵地传播权威声音方面成果显著。人民日报微信稳居微信全平台粉丝数第一,总阅读数为4580万+,平均阅读数10万+,总点赞数310万+。

然而,人民网自己的客户端就显然没那么“给力”,这也是所有中央媒体的共同烦恼。例如新华社,即使重大消息客户端发稿比通讯社线路还快,都挡不住对手们第一时间摘抄下来,推送给自己的用户。

在这种情况下,如伯通在《今日头条不是这么骂的》里面写的那样,强调今日头条作为“地摊杂志”而不是媒体的定位,就有点儿故意忽略实际情况了。

诚然,用户可以用脚投票,从来没人拦着。但大家都选择同一个或少数几个市场化的客户端,就不一定是因为真喜欢了。有些是“手机装什么我就用什么”,另一些是“亲戚朋友都在用这个我也没办法”。当然更直接的,是“在某一家的客户端上面我看不到其他家的新闻”。

内容生产者和内容平台的关系,始终是“相爱相杀”。没有平台,作者们一辈子都无法出头,写字也就是个兴趣爱好。有了平台,作者们看到了红利,赚到了钱;然而随后平台抽水多了,自己得钱少了,甚至辛苦为别人做嫁衣。

如果除了今日头条,其他的媒体形态还有活路,那么真的大可不必揪住它不放。问题是,头条已经让几乎所有的产品都采取了同一种模式,其他类型的已经没活路了。

对于内容生产者,算法成为赚营生的指挥棒,不跟随它,你可以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但你没有饭吃。长此以往,单一的商业模式将会摧毁思想和文化多样性的土壤,不仅可能让权威的声音,更让任何其他声音都没有存活空间——只剩下严格意义上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

尾声

人民网的系列评论文章,采用不容置疑的论调,向市场传递出明确的信号。它并没有也不可能提供一个持平的平台,可以让读者自行选择意见——这不是它的目标,占领所有新闻客户端的前几条位置才是。

而今日头条没有社论,没有自己的编辑团队和评论员,它也不敢反驳人民网的评论。但它只是用市场竞争和市场份额说话。在那句“算法没有价值观”的背后,其实是这句话:“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上好不热闹,关于算法好,还是老编辑好的争论,也将持续很久很久。但总有一个问题存在:

对于生存能力并不强,算法不喜欢,也没有“权威实力”当靠山的创作者,对于也许小众,但确实能体现人类文化的多样性的创作者,甚至对于没什么追求,只想“我手写我心”的普通人。

他们发不出声音,他们没有钱,但给点儿阳光他们就灿烂。他们不需要大富大贵,只需要用文字养活自己,就可以持续维护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

这些人,未来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算法也好,编辑也好,谁能给他们活路,我就选谁。

首发于百家号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5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