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鸟体系内的快递公司,陷入了失去独立性的困顿

在菜鸟体系内的快递公司,陷入了失去独立性的困顿

李书航李书航

题图:@社会网络与数据挖掘 整理

1

6月我们一同见证了顺丰和菜鸟网络间上演的一场大戏,在这两家快递行业最重磅玩家的巅峰对决当中,全行业都被逼从吃瓜群众状态中走出来,选择自己该站到哪一边。

结果,京东、网易严选和考拉海购、美团、腾讯云宣布站队顺丰,苏宁、EMS、易果生鲜、国通、圆通等则站队菜鸟

顺丰跟菜鸟掐架的过程,最终不出意外的变成了在A(阿里)和T(腾讯)中间选边站队。

历史上各次撕逼,由A和T亲自披挂上阵的极为罕见,更多时候是一边非A或一边非T,或两边都不是A或T,却各自受AT控制的“代理人战争”。

同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并非每次大家都是真心支持所站的队伍,而更多是站T的代表了所有的非A,或者站A的代表了所有的非T。

在已成上古传说的3Q大战中,是所有非T的看戏群众,站到了T的敌人360一边(而360至今仍可保持基本独立的金刚不坏之身,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一次,就是网易、美团等非A系的,选择了跟T以及作为T代理人的顺丰站到一起。

在快递业务中,顺丰本来是最强大的一支独立力量,但因为它是非A,最终不得不被简化为站队到T下面。

就像快递公司只能粗略分成顺丰和非顺丰一样,顺丰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也只能在阿里云和非阿里云当中选一个。选择腾讯云基本等于没有选择,只是因为不管选谁都比选阿里云强。

2

至于几个“通”,与其说它们是“站队”阿里,还不如说它们早就成了阿里体系的一部分。

因为菜鸟让它们陷入了失去独立性的困顿,而这个未来在菜鸟成立之初就是可以预见的。

快递公司没有在菜鸟到来之初及时转型,导致现在的相对独立性大大丧失,对菜鸟和淘系单源越发依赖。这一转型,指的是扩张模式从加盟到直营的转变。

早期快递行业的生长和其他很多行业一样,都选择了加盟经营的方式以快速做出规模。加盟制加上对末端管理松散,就意味着难以控制质量,这也是在用户心目中,其他快递质量难以与顺丰匹敌的根源。

诸多快递公司对加盟网点的控制,基本是通过控制快递面单流动,来监管从揽收到派送的全流程的。

从菜鸟开始统一多家快递的单号格式开始,数据的所有权就开始转移。如果不能掌握自己的数据,也就等于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近年来,凡是还希望保留品牌控制力的连锁品牌,都在逐渐收回加盟门店。比如星巴克就以高价收购了统一持有的华东星巴克门店,完成了全国经营权的合并

而王卫早在90年代末就积极推动顺丰网点全面直营,这在当时还引发了行业内的很大争议。他另外一个有争议的决策是冷淡对待电商快件,拒绝了双11期间超过1000万单的临时客户

早在通达系因为电商促销而忙得四脚朝天的时候,也有人提出这其实是一剂甜蜜的毒药,终归会让快递公司过分依赖电商件,且积重难返。

只不过,当时的件都摆在那里,你不去抢单也自有别人会抢。有人抢了,所以它们火了,它们现在的被抽离也怪不了别人。

3

菜鸟体系内快递公司的下一个关键机会,在于通过改直营,或者至少是对网点更强烈的控制,保留对实体基础设施的控制,这样在派单权转移到菜鸟之后,还能以“包工头”的身份获得喘息之机。

然而,时间窗口正比预想更快的在他们眼前关闭。

基层快递员的选择更宽广,他们可以通过菜鸟裹裹接单,一如滴滴取代了出租车公司电召体系。真想推动快递员“转会”,只要给每单补贴更多,他们也就乐得脱离快递公司的管制。

在菜鸟举起“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屠刀以后,快递公司们都将无法幸免于难,唯有现在尽一切努力加快上市进程。在顺丰菜鸟大战中留下的那几条尴尬的表决心微博,就是对这一切最好的注脚。

4

即将到来的10月9日是世界邮政日,1997-2000连续3年,世界邮政日的主题都是“世界只有一个邮政网”

在90年代末期的邮政网络是不可替代的,就像现在的互联网一样。强调邮政网络不分裂,是保证你的消息和货物能送到其他地方的前提。

这一口号仍具有现实意义。尽管电信替代了邮政的通信职能,民营物流替代了邮政的快递业务,单一的邮政网早已被打散,但全国快递行业马上又在市场竞争下,合并为顺丰和非顺丰(或淘系和非淘系)两张大网。

而且,这两张网一旦相互开战,全国快递业马上陷入混乱,甚至生鲜运输立竿见影地遭受损失,最终必须由国家邮政局调停。

所以,物流网和已经国有垄断的水电、铁塔、铁路等一样,都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最终完全合并可以发挥最大的规模效应,是合乎理性的选择。

只不过,这里的区别就在于,行业中的诸多参与者,到底是主动提起合并的那一方,还是被合并的一方。

首发于百家号

「请随意」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