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开黄腔的学生

遇见开黄腔的学生

青葭青葭

最近工作好累,不如讲个故事吧。

我曾经教过一个学生,特别喜欢开黄腔,把下流当风流,拿恶心当幽默。要是低调点也就算了,偏偏还特别喜欢在课堂上接茬,接的都是很恶心的话。无论老师说什么内容,最终他都能扯到性上面去,而且得意洋洋。班上的女同学纷纷觉得很尴尬,男同学中稍微懂事一些的,也对他十分反感。要按照知乎上的说法,这种行为就是在对全班师生进行性骚扰。

我委婉地说过他很多次。但他这样的人听不懂委婉。你稍微温柔一点或者语气平和一点,他都会以为你是欣赏他,绝对想不到你是在否定他的行为。他的这种自信也感染了身边的一帮男同学。青春期的孩子其实没有太多主见,当身边有一个存在感极强、个性及其张扬的人存在时,他们多半都会对之极端推崇或者厌恶。

于是慢慢地,他就结了一帮党羽,没事儿在课堂上挤眉弄眼。期末考试的时候在诗词默写那里写黄色小说里的句子,而且还发动身边一同考试的同学每人写一句。你们可以想象,当老师改到这句话是什么样的心情。

还好当时虽然是全年级统一阅卷,默写却刚好是由我来改。要不然就丢脸丢到别人班上去了。

不对,也许他们早就名声在外了,哪里用得着我来神助攻。


其实作为语文老师来说,大学期间接触的禁毁书籍多了,哪里会被这三言两语震惊住。但你又不可能对他们说:“你们啊,还是太样太森破,有时拿衣服。”要不然还能叫做老师吗?更何况,学生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作为一个老师,起码的教育义务是要尽的。他今天在课堂上乱说,同班同学会忍让他,老师也不会特别往心里去。可是如果不纠正,他会一直以为这样做是正确的,以后到了社会上,被同事举报性骚扰,或者被同事的老公男朋友往死里打,到时候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而且说白了,我就是很厌恶这样的行为。因为他是我的学生,所以我只厌恶他的行为,却不厌恶他这个人,甚至想方设法去了解他的家庭背景成长历程,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地方。如果他不是我的学生,这种人我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于是,经过了多次委婉或者直接的劝诫无效之后,我终于发飙了。那一天,他照例大着嗓门接着老师的话,故意往黄色的地方带。我停下了讲课,说:“……”


我说了一句从前和此后都不会对学生说的话。倒不是说有什么脏字儿,但是评价一个中二期的男同学,自觉还是太重了。就算是成年人听了,也会不高兴的。不管他自己说话多么恶心。

这个男同学当即住了嘴,趴在了桌上,那节课再也没有接过岔。

后来,连续几节课,当大家起立喊老师好的时候,他和他那几个党羽把声音藏在集体的声音里面,吼道:“好个屁。”然后在坐下的时候,脸也不看我,只是重重地朝窗外吐口唾沫,再慢慢地摇摇晃晃地坐下。


这些师生对抗的场景,对于教师行业以外的人来说,可能听起来似懂非懂。但是教师行业、尤其是在生源稍差的中学或者中职院校工作的老师来说,应该轻而易举就能想象出来。

当然啦,如果曾经在学风特别糟糕的地方念过书的同学,大概也能想象到。

可我是那种会轻易认命的人么?他以前也许跟许多老师闹过矛盾,冷战过、交恶过,他早就形成了一套应对这种场景的方法:你不屑理我,我也瞧不起你;不但我瞧不起你,我还能让一大批人瞧不起你。

而那些老师们,大概想的也是:既然你这么不合作,那我就尽了我的力就行。以后你爱咋咋地,只要别处人身事故就行。

但我这人有点“强迫症”,特别不喜欢课堂上有紧张或者阴阳怪气的氛围。而他从那天以后就没再开过黄腔,只是偶尔会故意大声说一些刺刺的话,扰乱教学秩序。


我没有告诉他的班主任,而是给了他三次机会。第四次,我又停止了讲课。全班同学好像有预感一般,也全部静了下来,包括吐唾沫的、玩儿手机的。毕竟前不久我才给了一记绝杀。

我说,你们这几天的表现我一直看在眼里,你们喊“好个屁”我也一直都听到了,你们吐的唾沫我也看见了。你们自己可以想一下,如果换做别的老师,你们现在是什么待遇。你们是不是对任何老师的付出都是无动于衷的?

当然,大致内容如上所述,但现场发挥的时候我可能说得更动人一些。当我说到无动于衷的时候,那个男生忽然大声说:“不是的!张老师我就很喜欢,因为她是所有老师里唯一敢打我的人!”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其实这个学生有一点表演型人格在里面,所以当说到这里哽咽的时候,与其说是真的喜欢张老师,不如说是此刻他特别需要一种悲壮的师生关系来证明自己是一个受害者。毕竟,他和张老师平时相处的情形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但是无论我对他的这种认识是不是正确的,这个时候说出来都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会显得特别不尊重他。会增加我们之间的紧张氛围。


所以我没有接他的茬,而是直接念出了他的名字,他从高一上册开始到那个学期每次考试的语文分数,以及他偶尔发挥得比较好的作文中那些略微出彩的句子。他们班我是临时接的,没有人想得到,我居然能把他的原始成绩都记住,还一一说出来。

我说:“你的成绩,也许你自己都忘记了,但是我记得。你以前的老师们给你的评语,也许你都不在乎,但是我一一都问过。我没有像别的老师那样打你,甚至很多次还照顾你的自尊心,包容你。这一次也是你实在太过分了,课堂上说那么脏的话。我如果不管你,就是对你不负责任。那么现在问题来说,你是不是只认打,老师用其他方式关心你爱护你你就不认?你喜欢张老师,我也替张老师高兴,但我同时对你很失望。因为你喜欢一个老师,居然不是因为这个老师真的关心你教育你让你懂得了道理,而是她打了你。如果张老师知道,你仅仅记住了她的打,我相信她也会很失望。”

“要打一个人太容易了,我难道不知道吗?但是你希望今后一辈子都通过挨打的方式来接受教育吗?”


那天我还说了一些其他的话,几个平时很跳的男同学都沉默了。要说,现在的孩子比起我们读书期间那些来,还是斯文很多。再怎么学习成绩不好出口成脏,毕竟心还是热的。

第二天走进教室,我说:“上课!”

全班同学一起喊:“老!师!好!”

那几个同学的声音也在其中。

从那以后,他们几个每次见到我都主动打招呼。甚至当脏话小孩转班了,唾沫小孩退学了,也没有变过。

那个学生后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你是唯一一个把我说哭了的老师。”


一棵长期长歪了的苗子,要想扶正,肯定要痛一下。但是痛定之后,该有的呵护和修养一样都不能少。

因为你是老师,你是在教育孩子,不是在挟怨报复。


当然,我如果拿这个案例来这证明我处理这类事儿多么拿手,想必大家是不服气的。因为这里面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

其实我也没有通过这个故事来自吹自擂的意思。我之所以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得没出什么岔子,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期待过。

我知道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不可能从根子上改变他。甚至有可能,无论我付出多少心血,他都不会领情,依然固我。

所以我特别冷静,从开始就是。我不生气,不难受,所以可以相对镇定地处理这一切。也可以摒弃自己的情绪,去感受他的内心世界。

而即使感受到了他的内心世界,我也不会因此就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他了。更不会认为,他如果没变好,就是对不起我。


对教育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知道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哪里。这样,便可以安安心心努力去做。同时又不那么受伤。

而学生,也多了一分收到效果的可能。

「。」
120 人赞赏
飞鱼
海容
罗毅
我不是好人
DW黑白熊
如往
李有才
Boyang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636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