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出现世界级滑雪场吗?——百万人次滑雪度假区比较分析

中国会出现世界级滑雪场吗?——百万人次滑雪度假区比较分析

前言

中国滑雪市场的蓬勃发展使人们对未来产生无限期待:中国未来会成为亚洲最大的滑雪国家吗?崇礼会成为雪友们魂牵梦萦的滑雪城市“崇礼国”吗?长白山、阿勒泰会发展成中国人自己的“粉雪天堂”吗?……(此处省略10000字)

每当雪圈儿里的“老司机”们聊起曾经滑过的牛叉雪场时,出现的往往是“法国的**雪场、瑞士的**雪场、奥地利的**雪场、美国的**雪场”云云。似乎只有欧美才有世界级的滑雪场,日本最多勉强搭点边,中国则只与初学者、Low等相关。

客观地看待滑雪世界,阿尔卑斯和北美的土地上确实孕育了这个星球上最受欢迎的滑雪度假区,以及强大并先进的滑雪度假管理公司。

究竟是什么因素决定滑雪经济的繁荣呢?是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还是发达的国家经济和国民生活水平?或者说是取决于社会大众对冰雪运动的热情与参与程度?未来中国的滑雪市场究竟又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

笔者在此以“大型滑雪度假区(滑雪场)”,即单个雪季滑雪人次超过100万的滑雪度假区为切入点,探讨大型滑雪度假区成功所需的要素,并猜想未来中国出现大型滑雪度假区的可能性、以及最可能出现的地区。

大型滑雪度假区在哪?

2016/17雪季,全球滑雪人次每年超过100万的度假区共有48个(瑞士人Laurent
Vanat的统计,基于过去5年的数据均值)。根据相关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的信息,又补充了瑞典的Sälen、Åre以及挪威的Trysil这三家年滑雪人次稳定超过100万的度假区。大体上,每个冬天能够吸引滑雪人次超过百万的滑雪度假区基本稳定在50家左右。那这些度假区都在哪呢?

图1 大型滑雪度假区分布
资料来源:VSKI Research,整理自Vanat L.2014 International report
on mountain tourism. 2017

共51的榜单中阿尔卑斯四国(奥地利、法国、意大利、瑞士)占据其中的41席,阿尔卑斯滑雪胜地可谓名副其实。其中客流量最大的度假区是位于法国滑雪天堂(Paradiski)的拉普拉捏(La Plagne),每年滑雪人次超过250万

拥有大型滑雪区最多的国家是总人口仅875万的奥地利(注意,不是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共拥有15家年滑雪人次超过百万的滑雪度假区。进一步研究,笔者发现奥地利滑雪的中心——蒂罗尔州(Tyrol)1个州就占了10家。而蒂罗尔是一个总人口还不到75万的地方,仅相当于帝都东部燕郊这一个镇2016年的人口。而目前燕郊总人口早已超过这个数字了。

图2 蒂罗尔州滑雪场分布

资料来源:VSKI Research整理自Bergfex

华人更多的北美(美国、加拿大)共有7家,现代滑雪的发源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瑞典和挪威,也有3家过百万的滑雪场。

中国,以及中国所处的亚洲范围内,当前没有一家大型滑雪度假区。但如果把时间范围、空间范围都扩大一些,笔者发现日本、韩国有部分可以入围榜单。最终笔者选择了2个滑雪人次超过和接近百万的滑雪度假区,并将他们作为重点案例企业,分别是:

野泽温泉滑雪场Nozawa Onsen Snow Resort小镇自然发展,滑雪人次110万(1993/94雪季)

日本最为知名的滑雪度假村之一,坐落于著名的温泉旅游胜地——野泽温泉村,距长野县市区45公里。近年来滑雪人次在37至38万之间。但在日本滑雪的鼎盛时期80年代滑雪人次长期稳定在100万以上。彼时的日本滑雪与当今中国颇有相似之处:滑雪运动在年轻群体中开始流行,企业纷纷投资兴建滑雪场,并使用当时最为先进的缆车设备。整个80年代日本的滑雪场火爆异常,甚至是拥挤不堪。并不舒适的滑雪体验也导致了之后日本人对滑雪运动热情的消退。随着日本“失去的二十年”到来,经济发展的停滞也使日本滑雪产业遭受重创,直到10年前才进入新的稳定阶段。

大明维瓦尔第公园滑雪世界Daemyung Vivaldi Park,Purpose Built,滑雪人次95万(2014/15雪季)

韩国最受欢迎的滑雪场,也是距首尔最近的滑雪场(100公里),典型的韩国式山地度假村,滑雪场+高尔夫+水乐园+balabala,体量巨大的休闲娱乐配套。丰富配套的另一面是韩国极为有限的地理区位条件,贫瘠的降雪、有限的山地落差,远离大城市。客观的讲,韩国的滑雪条件与国内最为接近。维瓦尔第尽管雪季不长(雪季120天左右),但单日运营时间长,部分缆车和雪道每天开放21小时。

注:从开发方式上可以粗略的将滑雪小镇分为“自然发展”、“Purpose Built”两种。“自然发展”指滑雪度假区基于原有小镇而发展的情况,阿尔卑斯国家大部分滑雪小镇都属于“自然发展”,如霞慕尼Chamonix、策马特Zermatt、圣安东St. Anton;Purpose Built则代表依照总体规划几乎完全新建的度假区,北美、日本、韩国的滑雪度假区大多数属于此类,如范尔Vail、阿斯本Aspen、富良野Furano。需要指出的是,阿尔卑斯也存在大量的Purpose Built,如著名的Chochevel、Avoriaz;北美、日本也有自然发展滑雪小镇如野泽温泉村。

除了亚洲案例,笔者选取了阿尔卑斯、北美、北欧各1家滑雪度假区作为案例,分别是:

基茨比尔Kitzbühel/KitzSki小镇自然发展,滑雪人次168万(2015/16雪季)

位于奥地利蒂罗尔州,典型的阿尔卑斯山地小镇,旅游业发达。小镇兴起于采矿,随后因夏季旅游而快速发展,又因冬季滑雪而繁荣。全球最受瞩目的高山滑雪比赛之一——哈嫩卡姆大赛(Hahnenkamm Race)即在此地举办。

温特帕克Winter ParkPurpose Built,滑雪人次100万(2015/16雪季)

位于美国滑雪胜地科罗拉多州,典型的北美式山地度假区,滑雪场、酒店、小镇依照统一的总体规划建设而成。温特帕克原为Intrawest集团的6大滑雪度假区之一,随着Intrawest被KSL和Aspen联合收购,温特帕克也成为了这家新的滑雪度假团队的一员。温特帕克是距离科州首府丹佛市最近的大型滑雪场,颇受本地人喜欢。

奥勒(Åre),小镇自然发展,滑雪人次111万(2015/16雪季)

位于瑞典西部,远离大城市(距斯德哥尔摩600公里),是瑞典规模最大、也是最受欢迎的滑雪度假小镇。奥勒是欧洲第二大滑雪度假区集团SkiStar的6大滑雪度假产业之一。此外,奥勒即将于2019年举办FIS高山滑雪世锦赛的。

这3家滑雪小镇/度假区分别来自阿尔卑斯、北美、北欧,且包含了自然发展的小镇与规划建设的度小镇、大城市周边滑雪与远离大城市滑雪、集中单一滑雪场与组团滑雪大区等等各种要素。

至此,笔者共选取的5个案例企业,其中除基茨比尔滑雪人次远超100万之外,其余几家的滑雪人次基本都在100万左右。本文着眼于思考国内滑雪度假区未来出现“百万级”问题,故重点关注100万左右的标的,目前国内滑雪度假区与200万左右滑雪人次差距实在太大。这5个案例涵盖了目的地度假区与城市近郊滑雪场、自然发展小镇与人为建设度假村、大高差山体与小高差山体、发达国家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市场、高纬度与低纬度等各类不同条件的主体。(因为着眼点是寻找中国未来的百万级滑雪度假区,暂未考虑南半球标的)。

从现有规模和发展潜力出发,笔者选取了以下国内滑雪度假区/滑雪场进行比对,分别是:崇礼的万龙、太舞、云顶,吉林的长白山(万达)、松花湖(万科)、北大壶,黑龙江的亚布力、以及新疆的丝绸之路。

经过对典型案例企业的分析与讨论后,笔者尝试建立一个评价体系,并以此作为对未来中国百万滑雪人次滑雪度假区/滑雪场评价的重要依据。

逻辑上,从外部资源与内部能力两个层面进行分析。外部环境包括地理区位(纬度、海拔、雪季长度、降雪量、冬季气温)、市场区位(本地市场人口规模、本地市场消费水平、外部市场环境、交通便利性)。内部资源包括滑雪场(雪道规模、运力、最大高差、其他)、配套(住宿、餐饮、娱乐)。需要指出的是:评价以是否适合接待大规模滑雪人次为尺度,而非对产品质量的定性评价。评价体系简要表述如下::

依据以上提到的内外部要素进行权重分配。其中外部资源(x)占70%、内部能力(y)占30%。外部环境中地理区位占40%、市场区位占60%;内部能力中滑雪场占70%、配套占30%。地理区位、市场区位、滑雪场、配套又各有三级要素,共15个打分选项。抽象说来就是一个简单的多元函数。
评分 y = f(x1, x2, x3…x8, y1, y2, y3… y7)
详细要素及相应权重如下

地理区位/自然资源

高山滑雪对地理区位/自然资源条件要求较为苛刻,尤其高等级的滑雪度假区,全球范围内的优质资源实际上非常有限。以下从纬度、海拔、雪季长度、降雪量、冬季气温5方面进行分析。

一、纬度

传统观念中,人们往往认为滑雪是“北方的运动”,越往北越好(纬度越高越好)。然而笔者发现,世界级的滑雪度假区并非集中于高纬度。

5个案例滑雪度假区按纬度从高到低进行排序,依次为奥勒(63°24' N)、基茨比尔(47°27' N)、温特帕克(39°53' N)、维瓦尔第(37°83' N)、野泽温泉(36°55' N)。从接近北极圈的瑞典到日本中部的长野(纬度接近山东济南)。可以看出,大型滑雪度假区的纬度分布宽广,温带大陆性气候带、温带海洋性气候带、到温带季风气候带,皆有分布。

图3 全球大型滑雪场地理分布

资料来源:Skiresort.info

具体到中国,东北、崇礼、新疆等地区的主要滑雪场也都位于这一纬度区间内,其中亚布力纬度最高(44°46′N),太舞纬度最低(40°53′N),2017/18雪季即将投入运营的万龙白登山纬度更低,为40°08′N。

二、海拔

评价滑雪场的地理条件时,只看纬度不看海拔基本上等于耍流氓。因为即使处于相同的纬度,不同海拔的地区雪线高度差异也可会非常大(事实上海拔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影响因素)。下面我们就结合纬度,着重看下几家滑雪场的海拔范围,分别取滑雪场雪道的最低值和最高值。

基茨比尔:800m - 2000m,纬度 47°27' N

奥勒:380m - 1274m,纬度 63°24' N

温特帕克:2743m - 3676m,纬度 40°10' N

野泽温泉:565m - 1650m,纬度 36°55' N

维瓦尔第:270m - 580m,纬度 37°83' N

可以看出,尽管阿尔卑斯地区滑雪人普遍认为理想的滑雪度假村的海拔应该在2000米以上,但实际上低海拔并不会成为发展世界级滑雪场的限制因素。且不说奥地利众多“低海拔”山体而运营却好于法国“高海拔”的案例,甚至还有既低纬度又低海拔的日本野泽温泉与韩国维瓦尔第,也都曾达到百万级别的滑雪人次。

图4 最高海拔达3899米的瑞士策尔马特滑雪场(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三、雪季长度

对于像笔者一样的雪友来说,Winter is coming不再是“凛冬将至”的担忧,而是“雪季来了!”的兴奋。对于滑雪场运营者来说,雪季的日子每一天都如黄金般珍贵,雪季越长意味着能赚钱的日子就越多。同样,雪季越长也意味着创造百万人次的机会越大。

基茨比尔 在2016/17雪季的运营期长达196天(2016年10月22日-2017年5月6日),而且即将到来的2017/18雪季更将史无前例的达到200天!对,你没看错,在一个纬度海拔皆不算太高的地区,雪季居然能运营超过6个月!至于他们是如何做到的,笔者会在后续给出答案。此外,196天意味着上个雪季基茨比尔平均每天滑雪人次约为8600;

奥勒 2016/17雪季运营期为165天,这家北欧滑雪场从11月中旬到次年5月初是每年雪季的标配。平均每天约6700人次;

温特 帕克上个雪季运营期为166天,作为科罗拉多高原上的滑雪场,11月中旬到4月底的运营期属于中规中矩的长度。平均每天约6000人次;

野泽温泉 2016/17雪季的运营期为150天,雪季从12月初开始的。实际上往年这家日本中部的滑雪场常规开业时间是11月下旬,上个雪季初期因为意外的降雪不足推迟了两周才开业。对应1993/94雪季的110万滑雪人次日均约6700;

维瓦尔第 上个雪季的运营期为115天(2016年11月25日-2016年3月19日),对应2014/15雪季的95万人次,相当于每天约8260人次。一个不同于其他案例的细节是,韩国的雪季其实要比看上去更长一些,因为每天开放的时间更长。以维瓦尔第为例,每天开放的时间长达20个小时(早上8:00到次日5:00,16:00-17:00为压雪时间),而其他地区的滑雪场一般日落而息,即使有夜场也都是短暂运营,不会到午夜。不得不说,泡菜国的雪友们真的很疯狂啊!

图5 夜间的维瓦尔第滑雪场繁忙依旧(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四、降雪量

“雪”永远是滑雪度假区的核心,平整的“面条雪”滑起来恣意放松、莫测的树林野雪乐趣无穷、无垠粉雪更是雪中天堂……接下来看看几家度假区的天赐之雪分量如何?

基茨比尔 作为欧洲高品质滑雪度假区典范的基茨比尔,近年来的年均降雪量在140厘米左右。

图6 基茨比尔滑历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World Weather Online

奥勒 北欧的奥勒今年降雪量在110厘米左右。

图7 基茨比尔滑历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World Weather Online

温特帕克 降雪量要充足得多(科罗拉多降雪量最大的滑雪场),年均达900厘米。

图8 温特帕克近3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On The Snow

野泽温泉 下面来到岛国的野泽温泉,年降雪量稳定在惊人的1400厘米,在日本仅次于二世谷的1500厘米,位居全球滑雪场自然降雪量第6位。

图9 野泽温泉近3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SnowJapan

维瓦尔第 很遗憾,没找到维瓦尔第(洪川郡)的官方降雪量统计。但紧邻洪川郡的江原道省会春川的年降雪量在20厘米左右,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由此可知,洪川郡的降雪量也多不到哪去。

图10 春川历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World Weather Online

国内的滑雪场基本没有精确的降雪量统计,笔者尝试以滑雪场所在城市为例,进行统计(会有些许误差)。万龙、太舞、云顶所在的崇礼降雪量为9.8厘米、松花湖所在的吉林市丰满区1617雪季的降雪量为96.8厘米、北大壶所在的吉林市永吉县96.8厘米。

长白山所在的白山松江河镇降雪量最大,约200厘米;丝绸之路所在的乌鲁木齐为60.3厘米;亚布力降雪量为145.5厘米。

图12 松江河、乌鲁木齐、亚布力历年降雪量

资料来源:World Weather Online

五、气温

滑雪理想的背景画面是“皑皑的白雪+温暖的阳光”,但往往二者难以兼容。无论如何,尽管滑雪属于冬季运动,低温是注定的,但也有限度,没几个人愿意在零下三十度的寒风中凌乱。。。北大壶二索上被冻哭的经历给留下了童年阴影,更不要提亚布力的极寒和万龙的大风了。那么,几家案例滑雪场的气温情况怎么样呢?

基茨比尔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7℃~-1℃。

图13 基茨比尔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奥勒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11℃~-5℃。

图14 奥勒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温特帕克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12℃~-2℃。

图15 Winter Park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野泽温泉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5℃~3℃。

图16 野泽温泉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维瓦尔第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9~-1℃。

图17 维瓦尔第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崇礼(万龙、云顶、太舞)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17℃~-6℃。注:崇礼市区平均海拔比张家口市区高500米,据此调低3℃。

图18 张家口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吉林(松花湖、北大壶)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18℃~-10℃。

图19 吉林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白山(长白山)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20℃~-9℃。

图20 白山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乌鲁木齐(丝绸之路)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18℃~-9℃。

图21 乌鲁木齐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亚布力(亚布力) 冬季极寒日发生在1月中旬,平均-22℃~-13℃。

图22 亚布力平均气温

资料来源:Weather Spark

小结
绝大多数滑雪胜地位于纬度38°-50°N之间,海拔1000-3000之间,自然降雪量至少100厘米以上,雪季长度超过150天,且在平均最低气温不低于-15℃的气候环境中。
如果严格依照以上标准进行筛选,笔者在全国找不到任何一家滑雪场,甚至是任何一座山头……
但是,必须再一次说起但是。
但是,与中国地理区位最为接近的韩国,几乎所有条件都与传统滑雪胜地向差甚远,却依然创造滑雪人次百万量级的神话。而说到创造奇迹,我大天朝不是针对谁。。。

市场区位

地理区位和自然资源条件决定建设顶级滑雪度假区的资源禀赋潜力,代表着供给侧的可能性。但从与阿尔卑斯、科罗拉多在资源禀赋条件相差悬殊的维瓦尔第身上我们可以看出,地理区位条件有限的地区同样有机会培育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滑雪度假区,那其背后究竟是什么驱动力呢?以下从供给侧——市场区位条件进行分析。

基茨比尔

基茨比尔位于蒂罗尔州东北部,距萨尔茨堡(人口15万,最近的空港)80公里、慕尼黑(人口261万,最大客源地和主要空港、铁路枢纽)125公里、因斯布鲁克(人口13万,蒂罗尔州首府)95公里。虽然位于奥地利,但基茨比尔最大的市场却是德国。根据2014年基茨比尔旅游局统计的过夜游客数统计,德国游客占比40.47%;其次是奥地利,占比18.52%,再次是英国(9.86%)、俄罗斯(4.11%)、荷兰(3.62%)。

相对应的,基茨比尔最重要的城市即为慕尼黑(距离125公里,全程高速、有铁路),基茨比尔滑雪场的每年的雪季发布会即在慕尼黑举。同时基茨比尔与慕尼黑机场也是战略合作伙伴,冬季有往返于慕尼黑机场的Shuttle Bus、火车专列等。

作为欧洲经济最为坚挺的大国,德国人均可支配收入31925美元(2016年),滑雪渗透率高达18%。以慕尼黑为首府的巴伐利亚州是德国最为富裕的地区,总人口1284万,其中慕尼黑261万。巴伐利亚与基茨比尔的社会经济联系紧密,巴伐利亚火车通票覆盖的范围甚至包含了基茨比尔。

奥勒

奥勒位于瑞典西部,距厄斯特松德(Ostersund,人口5万,最近的空港)100公里、斯德哥尔摩(人口223万,瑞典最大城市)600公里、特隆赫姆(Trondheim,人口27万,挪威第三大城市,空港)166公里、距奥斯陆(人口172万,挪威首都、第一大城市,空港)640公里。

奥勒的游客以瑞典本地为主,占比72%;其次为挪威(11%),丹麦、芬兰、俄罗斯各占4%。

作为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瑞典的人均GDP高达51600美元,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859美元。瑞典的Mälaren Region区是奥勒最主要的客源地,人口320万;瑞典的滑雪渗透率与德国相同也是18%。第二大市场挪威人均可支配收入33393美元、滑雪渗透率高达25%。

温特帕克

温特帕克位于格兰德县(Grand Conty),距丹佛(人口281万,科罗拉多首府)100公里。

以丹佛为核心本地市场是温特帕克绝对的核心市场,总人口554万的科罗拉多贡献了温特帕克56%的滑雪人次;美国其他地区占比42%,外国游客占比3%。

超级大国美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8742美元。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尽管近20年北美经历数次经济波动,但期间滑雪市场保持了相对稳定。

图23 北美滑雪实际平均票价保持稳定增长

资料来源:National Ski Areas Association Kottke Report, Canadian Ski Council and other sources

温特帕克是距离丹佛最近的大型滑雪度假区,交通非常便利。有往返于市区的快速列车、高速公路、免费的Shuttle Bus,以及长途火车站。温特帕克距离丹佛机场145公里。

野泽温泉

野泽温泉滑雪场距离长野(人口38万,空港,1998年冬奥会举办地)市区45公里,距东京(大区人口3780万,日本首都,空港)260公里。

伴随日本滑雪产业的衰落,野泽温泉的滑雪人次经历了从80、90年代的繁盛时期到2008年持续多年的下跌。近年随着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外国游客大量涌入,野泽的滑雪人次稳定在了37万左右。2015/16雪季达38.7万。其中,外国游客占比约20%。

此外,目的地型度假游客在野泽占绝对大多数,约80%。当日往返的滑雪者占比20%。

时至今日,日本依然是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7323美元。

维瓦尔第

维瓦尔第是距离首尔(大区人口2560万)最近的大型滑雪度假区,不到100公里的距离,一个半小时内即可到达。

维瓦尔第绝对以韩国游客为主,首尔是最重要的客源地。韩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9372美元。

为了更好地吸引外国游客,维瓦尔第设置了往返于首尔市区与滑雪场的免费巴士,仅面向外国游客运营。单程2个半小时。早晚各一班,十分方便。

小结
绝大多数滑雪胜地位于发达国家和地区,现有的9个拥有百万人次以上滑雪度假区的国家全部为发达国家。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在29000美元以上。
相对应,中国的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469美元,相差非常悬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最高的上海、北京和浙江也仅仅分别为8654美元、8591美元和7096美元。
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收入水平相对复杂,尤其具有明显的不均衡性。
根据中国社科院的《社会蓝皮书:201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对北上广三个一线城市进行的抽样调查显示:北京的中间阶层规模比例大约是55%,上海大约是51%,广州大约是42.5%。其中北京的中等收入群体收入最高,年收入为256016元;其次是上海,中等收入群体的年收入219770元;广州的中等收入群体年收入最低,为170037元。报告中并未披露中间阶层以外高收入和低收入人群的比例。但是即使仅取中间阶层的人数,北、上、广合计就超过3000万人,这个数字是奥地利总人口的3.5倍。这还仅仅是三个城市的数据,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显然具备孕育百万级滑雪度假区的能力。
总支出方面,北京最高,约为126012元,其次是上海,每年的支出约为115646元,而广州最低,为95213元。
总量之外,本地市场对百万人次级别的滑雪度假区至关重要,大型滑雪度假区普遍在50%左右。这里的本地市场,笔者将其定义为驾车可达的范围内。(惠斯勒Whistler Blackcomb将5小时车程范围内地区定义为本地市场,加拿大的BC省和美国的华盛顿州即在次区间之内)。
据此特点,临近中国最大滑雪消费市场北京的崇礼,相对于其他滑雪地区(吉林、黑龙江、新疆等)潜力是最大的。尤其考虑到2022奥运将使崇礼基础设施大大改善,高铁、高速、航站楼等纷纷投入建设,加之政府政策的倾斜。相比之下,远离发达地区的东北与新疆在市场区位条件稍显不足。

滑雪场/度假区自身实力

“打铁还得自身硬”,在好的外部条件也没法帮助你直接成功。就像再朝阳的行业环境也有企业赚钱,再黄昏的行业环境也有企业获得高额利润。接下来我们具体看看各家度假区自身实力。从滑雪场和配套两个维度进行分析。

一、滑雪场

基茨比尔

和阿尔卑斯的绝大多数滑雪场类似,基茨比尔实际上是由6个通过雪道和缆车相互连接的滑雪大区(其中有1个区域需要摆渡车与其他区域连接)。

雪道总长215公里,山体落差1200米(800-2000),最长雪道8.3公里。

共有57条索道(吊箱*11、吊椅*28、拖牵*7、魔毯*8),其中包括一条3S缆车,运力达到93300人/小时。

基茨比尔的自然降雪约140厘米/年,且最冷的月份平均气温也仅在-7℃到-1摄氏度,即考虑到雪道与基地的相对高差温度也不会低太多。换句话说,除局部高海拔区域外,基茨比尔的雪是很难保存的。那他又是如何做到“高品质滑雪”的呢?答案就是无敌的造雪系统。基茨比尔滑雪场共拥有1068台造雪机,覆盖90%的滑雪区域。高智能化的造雪系统时时采集雪道数据,并根据雪道厚度的变化自动激活区域内的造雪机进行补雪,辅之压雪车的压雪。无论天气如何,基茨比尔始终保持雪道的高质量。

上文曾提到过,基茨比尔的运营期达到惊人的200天,其中的一个关键就是“存雪技术”的应用。每个雪季末基茨比尔会在特定区域储存一定的雪,在下个雪季初期使用。笔者与基茨比尔的人员交流得知,经历整个春夏秋三季,保存的雪流失率不到20%。存雪技术使得基茨比尔在蒂罗尔率先开始雪季,即将开始的2017/18雪季,基茨比尔已经有4个存雪区域。

奥勒

奥勒由三个区域组成,三个区域分别定位于家庭和初学者、进阶者以及全市场。

雪道总长为191公里, 山体落差890米,压雪面积325公顷、造雪面积196公顷。最长雪道7公里。

共有索道44条(Tram*1、吊箱*1、箱椅混合*1、吊椅*7、拖牵*33),Tram可容纳80人,索道运力为54555人/小时;此外还有一个电车(容量为60人)和直升机(提供Heli-Ski)。

温特帕克

与前两个欧洲雪场不同,温特帕克的所有雪道分布于一个完整山体的多个坡面,但滑雪场将其人为地将其分为7大区域、同时赋予其7大滑雪主题。

雪道总长为143公里, 山体落差933米,滑雪面积1200公顷,造雪面积120公顷。最长雪道8公里。

共有索道25条(吊箱*1、吊椅*19、拖牵*5),索道运力为41130人/小时。

野泽温泉

终于轮到了亚洲的滑雪场。与温特帕克类似,野泽也将统一山体上的滑雪场进行人为分区,共9大区域,各有不同功能定位。

雪道总长为44.5公里, 山体落差1085米,滑雪面积297公顷。最长雪道10公里。

共有索道21条(吊箱*2、吊椅*18、拖牵*1),索道运力为29772人/小时。

维瓦尔第

相比于以上的各家大体量滑雪场,维瓦尔第要小了许多。整个雪场共有12条雪道,雪道总长还不及以上几家的单条雪道。。。

雪道总长仅6.78公里, 山体落差310米,滑雪面积132公顷。最长雪道900米。

维瓦尔第共有索道10条(吊箱*1、吊椅*9),索道运力为23485人/小时。

尽管雪道很少,但基本都采用先进的高速索道,维瓦尔第的运力并不小。

小结
无论从雪道规模还是索道规模上,即使长远考虑,国内也几无可能出现规模与阿尔卑斯、北美接近的滑雪度假区,如果再考虑山地高差条件就更是遥不可及。
但国内滑雪度假区在山体条件上与日本、韩国滑雪相差不大。国内的松花湖、万龙的滑雪面积都超过150公顷,包括未来的云顶、太舞以及万科汗海梁项目。
运力上,国内还没有索道超过10条(不考虑拖牵)的滑雪场。至于未来,笔者和大家一起拭目以待。

二、配套

基茨比尔

整个基茨比尔小镇都可以说是滑雪场的配套,近400家酒店和公寓涵盖各星级水平,共有超过10000张床位,在滑雪场上共分布60多家山上餐厅。由于小镇原本就是人居小镇,所以有着完整的生活和娱乐场所。80多家餐馆、多条商街、酒吧、夜店、赌场等休闲娱乐配套样样俱全。

滑雪场的核心索道下站与火车站联通,雪季时配有专列,带雪板即可免费乘坐。滑雪场6大区域之间有免费摆渡巴士。此外,基茨比尔有往返于慕尼黑机场的快速巴士。

奥勒

奥勒也是人居小镇,共有床位约9000张(其中滑雪场管理公司运营5800张),共有山上餐厅19家。小镇上有餐馆58家,酒吧和俱乐部15家。

火车线路在雪场索道下有站点,两个机场分别相距80公里和130公里。从瑞典其他地区到奥勒有高质量的公路,奥勒的滑雪游客最常规的出行方式是驾车。此外,奥勒的机场正在建设中,预计2019年投入运营。

温特帕克

与以上二家不同,温特帕克代表的是典型的“北美模式”,度假区是人为建设而非自然生长的小镇。整个度假区共894间酒店客房和公寓,约1300个床位,60家餐馆,45家零售,以及SPA等其他娱乐配套。

野泽温泉

野泽温泉也是人居小镇,共有近40多家酒店和140家家庭式酒店,80多家餐厅,多家温泉会馆以及酒吧等各类休闲娱乐及生活配套。

维瓦尔第

维瓦尔第也是“造出来”的度假区。滑雪场虽然不起眼,但是配套相当丰富,甚至可以说滑雪场是整个度假区的配套之一。维瓦尔第公园共有1928间客房,为韩国度假区中最大体量的住宿。除滑雪场之外,还有韩国最大、亚洲第二大的水乐园,占地99万平米(面积超过14个足球场);维瓦尔第的高尔夫球场也是韩国最为知名的高尔夫球场之一;EQUESTRIAN CLUB of SONO FELICE亦是韩国最为奢华的马场。此外,桑拿、影院、保龄球、电玩、桌球、乒乓球等室内娱乐等韩国度假村的标配在维瓦尔第也都是高规格存在。

小结
国内能够称作“滑雪度假区的”目的地屈指可数,由于中国滑雪历史较短,有限的几家度假区全部为Purpose Built,没有像基茨比尔、奥勒、野泽温泉这样自然发展的冰雪小镇。
万科松花湖整个度假区是典型的北美风格,酒店、公寓、小镇商业街的规划布局动线合理(但不一定符合现阶段国内滑雪者的习惯),没有亚洲滑雪场的标配——大型雪具大厅,代之以分散式的滑雪服务(商街上的雪具店都可以提供雪具租赁服务)。尽管这种方式在欧美十分普遍,但在中国,2014/15雪季才投入运营的松花湖却是第一家。总体上,松花湖有4家酒店、约600间客房,1000间床位。此外,度假区内有15家餐厅、10余家雪具店、以及超市快递ATM等配套。
万达长白山拥有9家酒店、超过3000间客房,度假区内部即拥有柏悦、凯悦、威斯汀、喜来登等多家五星级酒店,这样的住宿配套放眼全亚洲也堪称豪华。总体上看,冬季季滑雪、夏季高尔夫、九大酒店、水乐园、温泉、大剧院、商业小镇等一体化的度假休闲配套体系,万达长白山已经非常完整;
万龙(包括云顶)采用的是类似韩国的“综合体”风格,一个大型建筑内部解决餐饮、滑雪服务、住宿等消费需求,并在其他局部地区进行补充。万龙共有客房约500间、床位800个。
太舞、北大壶、富龙分别有800、700、600间客房,床位数900至1200之间。
从配套的规模上看,国内各大滑雪度假区除长白山外,与百万级别的滑雪度假区/小镇相差较大。但考虑到松花湖与吉林市区的近距离、崇礼各滑雪场与崇礼市区的交通便利性,配套不见得会成为发展百万级的瓶颈。 依托于崇礼市区的配套,崇礼地区的滑雪场还是有机会满足百万人次量级的承载力的。

中国的百万人次滑雪场会出现在哪?

经过对4个风格各异的典型案例滑雪度假区进行多维度剖析,同时以相应案例特点与国内主要滑雪度假区/滑雪场进行对比分析之后,笔者试着在这一部分给出初步结论。

对于需求侧——中国滑雪消费市场的潜力,笔者充满信心。具体到地区的话尤其看好以北京市场为核心的崇礼区域。之于能否孕育百万人次滑雪度假区,目前看来短板主要在于供给侧,在于滑雪场自身条件的不足。以下集看焦点短板。

索道

首先看一组数据:

基茨比尔:2.53万人次/条

奥勒:2.53万人次/条

温特帕克:3.98万人次/条

野泽温泉:5.24万人次/条

维瓦尔第:9.46万人次/条

以上数据是5家滑雪场平均每条索道一个雪季的使用人次。在全球范围内,3万左右是大型滑雪度假区较为常见的比例。当然,在东亚这一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滑雪场索道的拥挤程度也更超过阿尔卑斯和北美。至于维瓦尔第,由于其单日运营时间要长于其他国家滑雪场,需要对其数据进行一定的修正,粗略估计同口径的数据也在6万人次左右。再考虑到维瓦尔第的雪季要远远短于欧美,索道的实际压力就更大了。

对应到中国的滑雪场,这个数字是什么水平呢?假定长白山、万龙、松花湖保持现在的索道数量不再增加,要想达成100万滑雪人次,三家的数据分别为20万人次/条、14.3万人次/条、16.7万人次/条。换算到每一天的话,则意味着长白山每条索道平均每天服务1325个滑雪游客、万龙904、松花湖1104,看上去好像挤挤也凑活。但注意,这是平均,而且分别按照长白山151天运营期、万龙158天的运营期来计算,实际上国内滑雪场雪季末最后的3-4周滑雪人次都少得可怜。维瓦尔第9.46万人次/条的索道使用情况就已超负荷运转,体验度很差了。实在无法想象3倍于其的运营情况。简而言之,指望现有的滑雪场在不扩大规模的情况下,实现百万滑雪人次,至少从索道运力的角度出发,是不可能的。

滑雪面积

目前中国最大的几家滑雪场分别为万科松花湖(152公顷)、万龙(130公顷)、万达长白山(94公顷),以及三山联网的亚布力(114公顷)。与阿尔卑斯、北美的大型滑雪度假区显然不在一个量级。要知道,滑雪面积1200公顷的温特帕克都被北美雪友评价为家庭友好型的滑雪度假区,对外宣传都对规模从来只字不提……

再看一组数据,笔者将其命名为“滑雪场密度”,即为雪季平均每公顷滑雪场每天滑雪人次。温特帕克为5,惠斯勒为3,阿尔卑斯的滑雪场雪道成片、都是不统计滑雪面积的,这一数值会更低。具体到亚洲,野泽温泉为25,维瓦尔第为56。数字很高,但要考虑到维瓦尔第的“变态运营方式”。在这一维度上,阿尔卑斯和欧美对于国内滑雪场只能遥望。如果我们以鼎盛时期日本滑雪场的代表之一的野泽温泉为标准,要到达百万人次,根据滑雪场密度25的数字推算,运营期150天的情况下需要滑雪面积至少达267公顷、索道运力30000人/小时

综合承载力

为了让你感受再直观一点,再换一个角度。要实现百万人次的宏伟目标。在东北超过151天或崇礼超过158天的漫长雪季中,长白山需要平均每天滑雪人次6623、松花湖6623、万龙6329、注意哦,这是平均!国内滑雪场节假日客流量一般是平均值的2到2.5倍。。。这么说,15000人同时挤在万龙滑雪的场面你敢想象吗。。。

回想万龙在元旦期间滑雪人次不到4000就已经人山人海、寸步难行。。。


总结

综上笔者认为:当前中国滑雪度假区在正常的运营情况下是无法接待百万滑雪人次的。但是,中国完全有机会达到。

尽管地理区位/自然条件有限,无法与阿尔卑斯、北美、甚至是日本相比。但我们的邻居韩国已经用实际行动示范了强大的市场区位条件能够驱动滑雪行业创造奇迹。滑雪消费能力远远超过韩国的中国,没有理由达不到韩国曾达到的高度。

具体到地区,笔者认为崇礼区域是中国最有可能诞生百万人次滑雪度假区的地方。一方面得益于2022奥运会崇礼市政基础设施的全面改善,以及高铁、高速的建设。这些因素对于滑雪度假区的运营至关重要,

再具体到滑雪度假区,目前的万龙、太舞以及崇礼其他所有的滑雪度假区,客观来讲都不具备接待百万人次的条件。但是万龙、太舞、包括云顶的长远规划,似乎都瞄着百万级别的水平在建设。此外,将于2019/20雪季投入运营的万科汗海梁项目值得重点关注。该滑雪场最大高差达810米,将创造崇礼之最!450公顷的滑雪面积也足够震撼,彰显万科冰雪的雄心。汗海梁也是一个剑指百万人次级别的滑雪度假区。

详细要素及相应权重先拔头筹,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4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