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概念的边缘化趋势——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启示录

国家概念的边缘化趋势——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启示录

历史背景

如果说加泰罗尼亚地区自古以来就不是西班牙的一部分,那真的是很冤枉西班牙。可以说,没有加泰罗尼亚王国就没有西班牙。从以下的历史事件我们可以看出加泰罗尼亚就是西班牙完整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加泰罗尼亚大区之前是属于阿拉贡王国,阿拉贡王国还包括了现在的瓦伦西亚大区等其他地方。
  • 阿拉贡的其中一个国王马丁一世在1410年去世,无嗣。于是阿拉贡邀请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公子FERNANDO I(费尔南多一世)来做他们的国王。这也无可厚非,因为FERNANDO I的母亲就是阿拉贡的公主。
  • 在经历了ALFONSO V(阿方索五世)和JUAN II(胡安二世)两任国王之后。1479年,FERNANDO II(费尔南多二世)继位,成为阿拉贡新的国王。而他的妻子,正是大名鼎鼎的卡斯蒂利亚女王ISABEL I(伊莎贝拉一世)。
  • 两人的婚姻使两个王国的关系更加紧密,也使得两国能够共同对抗南部的GRANADA(格拉纳达)政权,并且最终光复整个伊比利亚半岛。
  • 1492年是近代史上西班牙最重要的年份。在那一年,天主教双王,就是FERNANDO II和ISABEL I收复了GRANADA(格拉纳达)。也是在同一年,航海家COLON(哥伦布)在天主教双王的支持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这对天主教双王对GRANADA(格林纳达)真是情有独钟,后来连棺材都埋在那里。
  • 尽管那个时候,在伊比利亚半岛上面仍旧是四个独立的王国(CASTILLA, ARAGON, NAVARRA和PORTUGAL),但是外面的人都把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以ESPAÑA相称。FELIPE II(菲利普二世)从一出生,就被命名为“西班牙王子”(PRINCIPE DE ESPAÑA)。
  • FELIPE V(菲利普五世)是历史上第一个提出REINO DE ESPAÑA(西班牙王国)概念的君主。
  • 但是,绝大部分的西班牙历史学家都认为,直到1812年的Constitución de Cádiz(加迪斯宪法)颁布的那日起,西班牙才真正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国家。

从上面的历史线索,我们不难看出,正是由于卡斯蒂利亚,加泰罗尼亚和纳瓦拉这几个王国的合并,才形成了现在的西班牙。所以说,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一部分完全不为过。如果仅仅是其中的卡斯蒂利亚成为了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的话,那就叫卡斯蒂利亚国了,也不会叫什么西班牙了。

所以,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本质就是,以前说好的大家要一起玩的一群王国中的一个地区(加泰罗尼亚都算不上一个王国,它只是阿拉贡王国的一部分),现在突然有一个说不玩了,要独自建立一个现代的国家。

那加泰罗尼亚为什么不肯继续玩了呢?因为它觉得它在这个叫做西班牙的国家中受到了欺负,特别是来自卡斯蒂利亚的欺负,叫它多缴税,又不给它应有的福利,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事情,叫谁谁都不愿意。

民主和宪政竟然是矛盾的?!

在加泰罗尼亚独立这件事上,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之前梦寐以求,孜孜不倦,舍生取义以争取的民主和宪政这两样东西,竟然是矛盾的。

首先,加泰罗尼亚有自己的民族权利,而西班牙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民主国家。那么,在民主国家中,所有个体的权利都应该得到保护。因为民主,不是保护多数人的权利,而是保护所有人的权利。

公投的权利是所有西班牙人的权利,当然也就是加泰罗尼亚人的权利。今天这部分人要实行自己的权利进行投票,完全符合民主的精神。

但是,西班牙中央政府却说“公投”违宪,而且西班牙法院也判定“公投”违宪。因为根据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说法,西班牙的公投,必须是全体西班牙人的公投,宪法就这么规定的。那么,就应该由全体西班牙人来决定加泰罗尼亚是不是能够脱离西班牙王国。

加泰罗尼亚人当然不同意了,“当我们是傻瓜吗?”,叫全体西班牙人来决定我们加泰罗尼亚人的命运,不就相当于我要搬家了,还要把邻居家老王叫过来问问同不同意?中央政府说,不,CATALANES,你们错了,宪法规定,邻居家老王和你们都是一家人,你要搬家,不能你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总要问一下你的妻儿老小吧?要问一下你的兄弟姐妹吗?这样想想有似乎又有道理起来了。

所以,难道民主还分大小和范围?还有大范围的民主和小范围的民主?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民主就无解了。因为,在加泰罗尼亚的案例看来,西班牙的大民主权利和加泰罗尼亚相对小一点的权利产生了冲突。如果硬要叫加泰罗尼亚屈服于中央政府和王国,那是不是又有独裁之虞呢?

那我们能不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一切利益面前,所有的民主与宪政的情怀都显得微不足道。加泰罗尼亚需要通过自己的民主权利来实现自己的区域利益最大化;而西班牙其他地方又要通过宪法来制约加泰罗尼亚从而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所以什么民主什么宪政,只要有利益在后面坐台,一切都显得那么无力,都变成了工具和套路啊。

不过大家也不要悲观。正是因为这些制度不完美,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才更加需要我们去思考制度的方向,从而对其进行改良。

用和平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权利

上面的章节未免有点悲观。下面来说点积极意义的事情。

从1-O(十月一日)开始,西班牙中央政府已经和加泰罗尼亚大区的政府和人民彻底撕破了脸皮,从西班牙各地派遣了大量的POLICIA NACIONAL(国家警察)和GUARDIA CIVIL(国民警卫队)进行维稳。他们的维稳任务非常简单,就是阻止选民去各大投票站投票,并且捣毁票箱。

在公投当天,差不多有1/3的投票站遭到了破坏,很多投票点也没有办法正常运转。尽管大区政府为公投准备了后备方案,却也受到媒体和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诟病。

网上有很多1-O当天警民对峙的视频,也有一些中央派来的警察和当地同情公投的地方警察的对峙视频。总的来说,我几乎没有看到加泰罗尼亚民众对中央警察的肉体攻击。尽管警察使用了警盾推搡,警棍殴打,甚至还使用橡皮子弹驱赶(这个在法律上也是被禁止的,不知道后面国家警察部门会做何种解释)。

但是加泰罗尼亚的民众却对警察的暴力执法采取了最大的克制。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高举双手,齐声呐喊,打不还手。除了一遍又一遍的喊着“HIJOS DE PUTA”之外,他们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这样的行为也是让人肃然起敬的,让人看到了文明的力量。

几乎所有人都赞成非暴力维权的方式,但是遇到极端的情况能够真正身体力行的却是不多的。所以你说几百年来的民主制度到底给人类带来了什么,你去巴塞罗那街头看看就知道了。人们不再是拿着斧头和石块上街和警察血拼,而且高举双手捍卫自己最重要的武器——投票权。

从中央派来的警察,虽然不友好,也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因为警察们也知道,可能加泰罗尼亚人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他们也只是在做自己的一份工作而已,驱赶投票人群,关闭投票站,就这么简单。只要完成了任务,他们就撤退,不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做更多的附加伤害。哪怕他们被身边的选民骂的狗血喷头,也丝毫不敢有过激的举动。因为他们的头上有宪法和法律,这些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需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那么,还是民主和宪政的命题。民主让加泰罗尼亚的人民能够正当地选择自己的抗议方式,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而法律让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有所畏惧,保持克制,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

附加知识点,在1-O那天,在街道上总共有四种类型的执法部门:

POLICIA NACIONAL(国家警察)简称CNP,是属于西班牙内政部管辖的行政武装执法机构。它和下面的国民警卫队的区别在于,前者属于政府机关,后者属于军队。
GUARDIA CIVIL(国民警卫队)属于西班牙军事系统中的武装警察部队,在全西班牙境内有执法权限。该部队积极参与了公投中的维稳工作。
Mossos d'Esquadra(加泰罗尼亚地方警卫)加泰罗尼亚本地安全部队,隶属地方武装警察系统。在这次的公投中,该部队的警察由于同情公投的群众,采取了消极的执法方式。西班牙法院可能以不作为为由起诉该警察部队。
POLICIA LOCAL(地方警察)隶属各大区政府机构的警察部队,主要工作是维持社会治安,处理民众的治安案件。

如果加泰罗尼亚真的独立了……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在讨论了,而且很多人说的很精辟到位了,笔者在这里也不过多地展开了。但是似乎绝大部分人的关注点还是放在了巴萨队的何去何从上,这个是大家最不该关心的问题。整个加泰罗尼亚大区几百万民众的诉求都得不到保障,你们还去关心那些有钱有名有双重国籍的球星的前途,是不是有点过了?

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几个我看到的观点。

政治上来说,加泰罗尼亚会受到重创。首先就是欧盟的态度,至少在现在,欧盟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如果独立了,也至少暂时不会承认它的欧盟成员身份。这对加泰罗尼亚来说是个致命打击,从大的方面来说,新的独立的政府没有外交盟友,没有联合国席位;从个人方面来说,新的公民在欧洲乃至世界的自由出行和外出工作的权利都会受到影响。

经济上来说,尽管加泰罗尼亚地区是西班牙经济的执牛耳者。但是没有了西班牙的主权庇护,所有的自由贸易协定全部失效。在加泰罗尼亚开设的跨国公司有些已经因此开始计划撤离加泰罗尼亚。而旅游业也会遭受打击,短时间内国际游客会大量减少,本来的西班牙游客也变成了国际游客。如果这样的话,圣家堂还能按期完工吗?货币上,新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如果得不到欧盟承认,肯定不可能使用欧元,那么要开始制定新的货币,又是一件麻烦事。

这些预言如果成真了,对于加泰罗尼亚肯定是场灾难。因为它要独立的一大理由就是因为经济上受到了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压榨,而独立所带来的经济危机要远胜于西班牙政府对于它的盘剥。我想很多加泰罗尼亚人也明白这么一点。

西班牙政府说,加泰罗尼亚公投是一出“FARSA(闹剧)”。在我看来,这出“闹剧”反映了一个更加深刻的问题,“去国家化”的意识和现象的盛行。

“国家”概念的削弱

不管人类愿不愿意承认,“国家”这个概念正受到巨大的挑战。

一战和二战之后,世界上出现了近百个新的国家。一战之后,强大的奥匈帝国解体,分裂成了奥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等许多小国。沙皇俄国崩溃,波兰和芬兰独立建国。而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裂成了土耳其、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希腊、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阿曼、也门、埃及、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几十个国家。二战亦如此,朝鲜半岛分裂,德国分裂,捷克斯洛伐克分裂,以色列建国,直到后来的苏联解体,等等。看似是世界上有一些国家消失了,其实是这些国家变小了,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小国。

而60年之后的人们,不爱使用战争来进行国家的主权和土地的分配,民主告诉大家,还有一种更为和平和安全的方法——公投。近几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魁北克独立公投,英国的爱尔兰公投和苏格兰公投,克里米亚公投,在西班牙有巴斯克地区公投(后被中央政府取消)和加泰罗尼亚公投。

我们不去评论这些“公投”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因为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的事情和错的事情。然而, 我们看到了国家概念的弱化,在文明世界的人民已经把国家的本质看得非常明白,而事实也说明,建立一个国家其实比以前更容易。

传统的国家的概念和功能正在削弱,之前的国家建立军队,帮助人们抵御外敌保卫土地;国家建立分配制度和警察暴力机关,规范着人民的经济和生活行为;国家设立各种福利和教育机构,资源整合,让人们之间能够有序地互相帮忙和提供服务。

但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让上面说的这一切都受到了挑战。人们设立了全球性的组织(例如联合国)来保护弱小国家的利益(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如果有人侵略小国,那些全球性的组织会发生作用,海湾战争中联合国军保卫科威特就是个例子,如果科威特真的被伊拉克占领了,那么国家的数目就会减少了,甚至有些国家都已经不需要了军队(哥斯达黎加这个主权国家就没有军队)。

关于分配制度,由于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和很多关于人权的普世价值得到大部分国家和民众的认同,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制度在趋同一致。这只是个趋势,现在各国的制度还是大相径庭的。所有国家都开始(至少是表面上)认同人的基本权利,并且保护这些权利。这样的趋势说明:不管人们生活在哪个国家,都是在基本相同的分配制度和文明环境中的,所以生活在哪个国家对个体来说并不是这么重要。

人类越来越自由,也就越能自由地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地方生存,而自由的出行权利让人们能够享受全球的医疗和教育福利,某国的福利体系再也不是这个国民独有的特权。所以,美国出现的白人至尚、民粹主义的总统上台恰恰反证了这一现象。因为全球化导致了全球资源的重新分配,人们才要选一个这样的总统去保护原本只属于本国国民的蛋糕。

正是因为人们已经不需要国家承担这么多功能了,国家的概念和功能正在削弱,至少说在发生改变。既然国家就是个概念,而且这个概念的重要性已经不如以前了,那它的命运的随机性就会大大增加。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当然是要在部族伙伴都同意的情况下,改变或者创造出新的国家出来。而这个新的国家,尽管面临挑战,但是它的诞生只会步履蹒跚,而不会步履维艰,“全球化”这个保姆为它的成长安排好了一切。

既然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不是这么难,加泰罗尼亚人正是要把这个国家变小,才能更好地让这个国家为自己服务。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人多了,意见自然难以一致,国家政策也难以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而把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重新撮成一个国家,就可以更好地为自己服务。

以后的国家,可能就是一个个的高度自由化的小国,而这些的小国以某种特定的全球认可的规范在运转。当然了,这些都只是笔者的观察和猜想,“去国家概念”这条路到底全球人民怎么在走,谁也不知道。

以上部分内容由凡思西班牙老师撰写和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凡思西班牙,优质的西班牙语资源和内容提供方。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西班牙语控,西班牙语资深教师团队。从另类的角度向你展现西班牙生活的方方面面,对西班牙语学习方法进行全方位的解读。我们只做一件事,深深地热爱西班牙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