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世界简史(9) 罗马帝国的兴起

欧亚世界简史(9) 罗马帝国的兴起

罗马共和国


传说当特洛伊城被迈锡尼人攻陷之时,维纳斯女神的儿子埃涅阿斯率众渡海出逃,来到了亚平宁半岛,并定居下来。前753年,埃涅阿斯的后人罗慕路斯在这里建立了罗马城。


传说未必是真的,但罗马的确不是一天建成的,而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早期的罗马是较为原始的氏族部落国家,由氏族大会选举的王领导,称为“王政时代”。前509年,末代王暴虐无道,罗马人民将其推翻,并对国体进行了改造。改造后的这一国家,我们通常称之为罗马共和国,但其正式名称乃是:元老院与罗马人民(Senatus Populusque Romanu,缩写为SPQR)。


元老院是名义上的最高权威,由各氏族的长老和贵族们组成,共300人。元老院之下,是罗马人民,又分为公民(各个罗马氏族的成员,有选举权利)和平民(外来移民,或是被罗马征服土地上的居民,无选举权利但人身自由)。再之下,则是不具有任何权利和自由的奴隶。


和平时期,共和国每年选出两名执政官作为最高长官。为了防止权力垄断,执政官一年一任,不得连任,并且两人的职权完全相同,任何决定都需要两人一致同意方才生效。后来为了保障平民的权力,又增加了保民官一职。保民官代表平民利益,当他认为平民利益收到侵害时,有权否决执政官甚至元老院的决定。在战争时期,为了提高决策效率,元老院可以提名一名执政官担任独裁官,掌握一切权力。但一旦战争结束,独裁官的任期即应结束。


罗马共和国的政治体制奠定了现代西方国家政体的基石。但直到亚历山大东征时期,罗马仍然只是一个落后小城,比希腊、波斯相去甚远,以至于亚历山大大帝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东方,而对西方的蛮荒之地不屑一顾。直到亚历山大去世后近半个世纪,前275年左右,罗马才控制了整个亚平宁半岛的其它城邦,继而把眼光投向地中海,与地中海南岸的另一个霸权迦太基发生了战争,史称布匿战争。


前218年秋,迦太基主帅汉尼拔进行了一次古代战争史上最著名的奇袭远征。他从伊比利亚半岛(今西班牙)开始,在五个半月的时间内行军1600余公里,横贯高卢,翻越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从亚平宁半岛的北侧进攻罗马。汉尼拔在此后的几次战役中大败罗马,并在半岛北部建立了迦太基的根据地,长达十余年。然而,纵使汉尼拔的奇袭胜过邓艾,罗马守护者却不是刘禅。通过顽强的防守和长时间消耗战,罗马笑到了最后,迫使汉尼拔退出意大利。


迦太基为了取胜,而与马其顿的安提柯王国(亚历山大大帝的继业者帝国之一)结盟,安提柯从东侧进攻罗马,亦被罗马打败。


前146年,罗马最终灭亡了迦太基,随后就转身对付安提柯王国,很快就将其灭亡,占领了希腊和马其顿地区。然后,罗马又和东方的帕提亚一起瓜分了塞琉古王国。此时,罗马在军事上已是傲视天下,而在艺术和文化上,罗马则被希腊人征服了。和马其顿一样,罗马把自己定位为希腊文明的传承和守护者。事实上,罗马的统治权术和希腊的文化艺术一起,构成了罗马帝国千年传承的两大柱石。


马略与苏拉


迦太基陷落之后,罗马将其完全毁灭,并扶植柏柏尔人(非洲本地民族)的努米比亚王国占据了这一地区。前112年,努米比亚发生反叛,随后被出身平民的罗马执政官马略和出身贵族的副将苏拉共同领军击败,整个地中海彻底平定。然而这时,共和国的北方出现了一个新的强大敌人:日耳曼人。


日耳曼人兴起于斯堪的纳维亚南部和德国北部,此时为了寻找更好的生存环境而举国南下。与罗马人相比,日耳曼人还处于原始部落状态,社会组织能力和军事技术都远远落后,但身高、力量则强于罗马人。前105年,日耳曼部落在阿劳西奥(法国里昂附近)与罗马大军决战,30万日耳曼人消灭了11万罗马军(8万罗马正规军,约3万盟军)。罗马倾国之兵几乎全丧。危急关头,马略被从非洲召回,从头打造了一支新的职业军队。日耳曼部落此时却去别处漫游觅食,给了罗马宝贵的喘息机会。前102~前101年,日耳曼人卷土重来。这次马略指挥得当,两次击败日耳曼人,杀死和俘虏数十万之多,彻底毁灭了日耳曼南下的力量。马略的声望达到顶峰,甚至被称为“祖国之父”。


外部威胁消除之后,共和国内部的危机爆发出来。除了罗马城之外,共和国内还有其它意大利城邦,这些城邦长年支持罗马作战,却只被当作“平民”而不是有选举权的“公民”,也不能参与分配被征服的土地。多次抗议无效之后,诸城邦于前91年联合起来反对罗马。虽然马略和苏拉都代表罗马作战,但这场战争的最后平息是因为罗马终于让步,同意各城邦都获得平等的罗马公民权利。这意味着意大利开始告别城邦时代,融合成统一国家。然而,传统的共和体制并不适合管理这样的大型国家,因为元老院仍然由罗马本地贵族把持,而即便是公民大会,需要外地城邦公民跋涉前往罗马参加,成本高昂而不现实。外地城邦的政治权利仍然得不到保障。


这时罗马在东方又与安纳托利亚的本都王国发生战事。贵族们决定把军权授予苏拉,而平民派拥立马略并发动暴乱。共和体制已经无法调和两派的分歧。苏拉出逃到城外军营,然后率军进攻罗马城,镇压了暴乱。马略逃亡到北非。苏拉随后领军东征,而马略又卷土重来,率领军队杀回罗马,大肆屠杀罗马贵族作为报复。年迈的马略不久就因病去世,苏拉也从东方凯旋而归,击败了马略侄子率领的军队,重新执掌罗马。苏拉要求公民大会封他为终身独裁官,并实行恐怖统治,处死了上千名异议分子。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苏拉在彻底消灭反对力量并重建元老院制度之后,于前79年主动辞职,成为一个普通公民,次年在家中平静去世。


苏拉的统治虽然短暂,但他为后人树立了一个在共和外衣下实施独裁的榜样,也显示了传统共和体制无法治理这样大型的国家。在他去世之后数十年,罗马共和国就演变成为帝国。


凯撒


前60年,罗马的克拉苏、庞培、凯撒(前两人曾是苏拉的部将,而凯撒是马略的外甥)三人结成同盟,史称“前三头联盟”。三人中,庞培东征消灭了本都王国,并且攻克叙利亚和以色列;凯撒西伐蛮族,征服了高卢(今日法国)。克拉苏本是罗马最富有的商人,虽率军镇压了斯巴达克斯起义,但军功比其他二人仍然相差甚远。克拉苏为了提升军功,率军东征波斯帕提亚王国,却兵败身亡,只留下庞培与凯撒二人争锋。


前49年,庞培趁凯撒在高卢担任总督之时,下令撤销凯撒的军权。凯撒率军从高卢跨过卢比孔河攻击罗马本土,庞培不敌而东奔到希腊。次年,凯撒登陆希腊,在决战中击败庞培。庞培向南渡海逃到埃及的托勒密王国,却被国王托勒密十三世派人刺杀在海滩上。


庞培刚死,凯撒便率海军追到了埃及。托勒密十三世当即将庞培的人头献上,意图与凯撒交好。但他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姐姐(按埃及风俗也是他的妻子),年轻美貌的克丽奥佩特拉给凯撒献上了一份更有诱惑力的大礼:她自己。凯撒迅速拜倒在石榴裙下,扶植克丽奥佩特拉掌握埃及王权。托勒密十三世愤而起兵,终不敌凯撒而亡。克丽奥佩特拉成为埃及的女王,史称“埃及艳后”。凯撒同女王度过了一段蜜月般的享乐时光,甚至在女王处留下了一个私生子,但他还是以国事为重,回到罗马。


凯撒回到罗马后,于前44年效法苏拉,受封成为罗马的终身独裁官。此时凯撒虽未称帝,但事实上已经打破了罗马的共和制而成为君王。凯撒大刀阔斧地进行政治改革,进一步放宽了罗马公民权的范围,使意大利之外的行省也获得平等的政治地位,并且保有地方事务的自治。同时,凯撒扩大元老院的规模和任职资格,让传统贵族之外的更多阶层代表参与进来。更重要的是,凯撒把统治职权由元老院转移到君王及其下属的行政机构手中,使国家不再是由罗马城中的少数贵族统治,而是由放眼全国的君王来主导——罗马也不再是国家的领导核心,而只是一个地理首都而已。(到后来帝国时期,很多皇帝都不再是罗马人,也不再定居罗马。)这样的剧烈改革引起了守旧派贵族的仇恨,于是他们竟于凯撒即将出征帕提亚之时,在元老院门外当众刺杀了凯撒。


奥古斯都


凯撒死后,罗马陷入短暂的混乱,但凯撒的部下安东尼和养子屋大维迅速控制了局势。安东尼是凯撒手下的头号猛将和最重要的副手,而屋大维本是凯撒的甥孙,因天资聪颖被凯撒看中,指定为自己的继承人。凯撒遇刺时,屋大维年仅十八岁,尚不为世人重视,然而,他反复公开强调自己作为凯撒继承人的身份,迅速获取政治声望,并与安东尼、雷必达(凯撒的骑兵长官)结盟,史称“后三头联盟”。在为凯撒报仇的过程中,屋大维和安东尼一起对元老院进行了清洗,彻底消除了守旧敌对势力,掌握国家大权。然后,屋大维先借故撤销了雷必达的兵权,再与安东尼达成协议,分治天下。屋大维统治西半部分(包括罗马),安东尼统治东半部分(包括埃及)。


安东尼来到埃及,又陷入了克丽奥佩特拉编织的情网。他休掉自己的妻子(屋大维的姐姐),与克丽奥佩特拉结婚生子,并宣布把罗马东方行省的统治权授予女王和她的子女们。更致命的是,他宣称女王与凯撒的儿子才是凯撒的真正继承人。安东尼的行为既是对罗马的伤害,也是对屋大维的决裂。前32年,屋大维率领罗马海军与安东尼率领的埃及海军决战,安东尼兵败自杀。几天后,克丽奥佩特拉亦自杀。至此,三千年历史的法老王朝彻底结束了,埃及完全成为罗马的行省。此时的罗马领土北起多瑙河,南到北非,西起伊比利亚半岛,东到两河流域,整个地中海都成了罗马帝国的内湖。


征服埃及对罗马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此后这里一直是罗马人最重要的粮食产地,直到数百年后被阿拉伯人夺走。因此,当屋大维回到罗马时,他已经成为超越凯撒的存在。前27年,元老院授予35岁的屋大维“奥古斯都”的称号。“奥古斯都”的意思是“神圣至尊”,至此屋大维的权威已经登峰造极。尽管屋大维从未称帝,而只是谦虚的自称为“元老院首席公民”(即“元首”),但终其一生,始终是独揽了罗马的行政、军事、司法和宗教一切最高权威,甚至可以自行指定死后的继承人。罗马在名义上虽未改变,但实质上已经从共和国转变成为帝国。


屋大维一生统治罗马四十年,并给罗马带来了长达两百多年的和平繁荣。他不仅获得了生前的无上荣耀,去世后还被元老院封入“神”的行列。然而,就在他生前统治下的一个偏僻的西亚荒漠里,一位真正的“神的儿子”诞生了,这就是耶稣。

编辑于 2019-08-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这是一部简明的世界历史纲要,从人类起源直到20世纪。它的意义不是描绘具体历史事件或人物,而是为世界文明的发展过程提供一个宏观框架,着重分析国家和民族是如何形成和发展、演变的,从而更好的了解历史演变的因果关系,以及它们今天仍然对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有什么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