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人”这东西,是不存在的

“负责人”这东西,是不存在的

李书航李书航

“治大国如烹小鲜”。

互联网服务的运行机制,决定了它们只能针对动辄上亿的用户画出一个大致的画像,对任何一个活生生的个体,都难以鉴别、判断和特殊对待。

为了有效管理海量用户探索出的众包管理模式,开始逐步消除“负责人”的概念,为如今由人工智能进行完全无人负责的审核铺平了道路。

今后,针对用户个体的服务责任将更难界定,而这也意味着具体用户的权益一旦受侵害,将更难得到保障。

1

偶然看到某报系副总经理发在自己公众号上的文章,狠狠地吐槽了一把现在的互联网服务,抱怨作为一个“非著名”用户,要进行个人身份审核什么的都难比登天。

他提到,有人在微博认证了前东家身份,即使离职多年,认证身份死活都改不了,手里拿着证明也不知道该找哪位菩萨;在百度百科上要修改自己词条当中的一段文字,也不知寻何方神仙,非得送出各种身份证明,还不保过。

还有人在头条问答上回答了一个“广州到武汉怎么转车”的问题,之后就遭殃了,一大堆类似的问题推过来,即使关闭了问答功能也无济于事。

我们已经选择性地习惯了这些无能为力,虽然这些问题困扰我们已久。只有生活并不与互联网水乳交融的人,才留得住一双慧眼,像《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一样,能指出这个问题的存在。

“既然都推进实名了,无论是网名还是手机号还是身份证号还是邮箱,都是有迹可寻的。所以强化实名认证,授权自行编辑,加强抽查检录,对造假者零容忍,至少是一个可行的方向吧。”该副总经理说。

简单讲,应该有什么人对他们所经历的混乱负责

2

然而“负责人”这东西,是不存在的。

问题的根源在于,当初为克服专人审核模式带来的大量人力开支,所想出的“众包”方法。这曾被看作是互联网的一次重大进步。

从少数编辑累死累活,读者只能被动观看,到读者也能自主贡献和管理内容,这被称为从Web1.0到Web2.0的飞跃。用户自主创建和管理内容的模式,催生了各种论坛类服务,从天涯、贴吧、人人、豆瓣、直到知乎。

互联网社区上多由用户自身作为贡献者,而不仅撰写内容是贡献,管理维护也是贡献。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的就是维基百科,可以说聚集了地球上最有爱心,最负责任,也最有闲功夫义务劳动的一群人。

百度贴吧、知道、百科的管理,也都是遵循了众包优先的原则,让社区自我生长到公司基本无法控制的程度。所以后来百度对用户自管理依赖到了极致,才会出现今年初对于贴吧吧主设立KPI的笑话。小吧主反弹说,你给我们设立KPI,你怎么不给我们发工资呢?

所以准确地说,这位媒体人应该注意到,他和朋友们遇到那些修改资料的困局时,在屏幕对面对应的,可能是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只是在下班后用几分钟闲暇时间,来看一下这个审核页面而已。他们的“级别”还没有到达让官方,或者至少是领工资的人来看他这个问题的程度。

3

翻看各国新闻就会发现,国外的和尚照样难念经。要不然,根除各种涉恐信息的要求,哪会成为各国政要对谷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念个不停的紧箍咒?

在谷歌输入一个涉及“种族歧视”的词,它能给你联想出十个。由极端组织制作的各种“招生”视频还在YouTube上卖广告赚钱。俄罗斯能通过购买某种类型的社交广告干预美国大选——虽然这是美国自己说的。

用报纸常用的口吻来说,这些幺蛾子“为何屡禁不止”?所有人都在问,谁要为这些信息的流传负责?

没人负责

所有厂商的回答方式都是一样的,“首先我们还在努力……其次我们招募了很多人肉审核员……最后我们用各种人工智能的手段辅助问题的解决……”

然而,当审核员达到一定数量以后——不管领不领工资——他们只能遵循一定的操作规程,像流水线一样的执行任务。在这条线上翻查哪个人在哪出了问题成本高昂,为你一个人找这个记录实在是不值得。

至于模仿人类而设置的人工智能,就更不靠谱。如我们所知,现在的“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是经过大量的数据训练,让机器无休无止的判断某元素符合某个判断条件的概率。机器看图识别出一个物体并命名其为“狗”,跟它“认出一条狗”是两码事。

当人工智能给予我们答案的时候,我们确信它并不“懂得”这些答案所包含的意义,它运算结果的意义是由我们人类赋予的。一旦出错,人工智能自己也是一脸懵逼的,不存在“做了错事会受惩罚”的概念。

因此,工程师们不可能像常人理解的一样,为某个节点出错而仅修改算法的某一分支,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系统复杂度越高,算法修改就越不可能。

4

在其他行业中,如果一个员工敢于声称“我做事情,出不出问题全看老天,出了问题我概不负责”,那么没有公司会聘用他。但是,为什么就是这样不靠谱的人工智能,会被用在审核与客户关系维护等方面?

实际上,就是上面提到过的,从人对人管理到众包管理的探索,给这种模糊责任人的操作,指明了路径上的可行性。

互联网公司发现,即使消灭了具体的责任人,用户也没有明确的感知。他们在各种用户协议当中只是机械的点击下一步,从来不会看自己有多少权益受损。即使遭遇麻烦,绝大多数人也是忍气吞声。

之前,只是由于国家强制要求新浪微博等服务突出显示用户协议,微博协议中一些不合理的条款才被曝光。否则,企业就算在用户协议中要求你吃屎,你都看不到。

如文首这位副总经理所希望的,期待每个问题都有足够满意的回答,是不可能实现的。如今,微博、门户视频等一线服务就连付费会员数量也是成百上千万,掏钱你都不可能解决问题。

要想快速解决问题,基本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自己变强,发出更大的声音。当你的声音变得不容忽视,他们会把你放进所谓“高危”用户名单。你将获得无微不至的、婴儿般的呵护——但愿如此。

谷歌、Facebook、Twitter不得不跟打地鼠一样,回应媒体和政府不断提出的反恐请求。优米网的王利芬前几天发微博怒批今日头条视频侵权,人家回应就特别快。而上面这位报社的副总经理,同样是选择发文批评。这文章凑巧被我看到了,所以我就再写一篇文章,期待微博、百科和头条的人也能看到。

你看,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

虎嗅网

「老记者想在新时期搞舆论监督,难」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