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靠五笔阻止了汉字“拉丁化”的英雄,却遭盗版残害终沦为古董

他是靠五笔阻止了汉字“拉丁化”的英雄,却遭盗版残害终沦为古董


在一代80、90后“中年人”的童年里,都曾日思夜想过一台“小霸王”学习机。


只要在塑料外壳中,插上一张游戏卡,就能让人连玩三天三夜不停歇。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到底是怎么才让父母同意买下这么台“误人子弟”的机器?


想必大家还是小学生时,就早就看穿一切——妈,我想学五笔打字


就是这么个一击必杀的理由,让多少“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父母中了我们的诡计。

图:成龙代言的小霸王

然而,五笔输入法的出现,可不是止拯救了大家的童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还真切地拯救过汉字,化解了汉字被废除的危机。


文字出现以来就一直处于不断的变化中,有的文字得到了传承,有的文字却悄然消失。


而在近代的中国也有过一段,想以拼音文字取代方块文字的“汉语拉丁化”改革。

图:汉字拉丁化产物

特别是随着计算机时代的到来,拉丁字母更因易于输入,让方块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和挑战。


是发明家王永民,创造了“王码五笔”缔造了汉字与26个西文按键的“无缝连接”,才化解了此次危机。


只是现在五笔输入法已被拼音输入法基本取代,很少再有人提起王永民这个名字。

图:王永民

1943年王永民出生在河南一个贫困农家。

但在那个年代,知识也真切地改变了他的命运。


通过刻苦的学习,他以6门功课均分99.75的高分,考上了当时科技泰斗汇聚的中国科技大学


马大猷的电子学、严济慈的普通物理、华罗庚的数学、钱学森的力学,这些大师的课他都听过。

在这人才济济的地方,王永民也马上向这些大师看齐,想争取在30岁前当上教授,为现代科学做贡献。


但人算还是不如天算,大学毕业那一年他就赶上了那个特殊的时期。


按照指示,他种了两年水稻后,便被分配到四川永川山沟里的一家研究所工作。

当时瘦弱的王永民,再加上水土不服,就染上了肝炎肾结石


整整8年时间里,他就在病床上地躺了6年。


而原本打算趁年轻打拼出一番事业的王永民,现在是人到34岁还一事无成。

到1978年,王永民才被调回老家河南南阳,在科委当一名低调的办事员。

图:印刷业用的照相排版植字机

当时科委里面,就有一台日本人发明的汉字照相排版植字机


这台用于印刷的排版机,虽应用到了当时较先进的光学技术,但其本质还是与铅字排印无差。


当时工人还是需要从硕大的字模盘上,逐字挑选汉字,确认无误后印在纸上制版。

所以这种方式,也称为排字,分“采字”和“植字”过程,还不能称之为打字

图:采字过程

此外,这台机器在输入汉字时还不能校对,只要一出错就要重新照相制版,非常麻烦。

当时川光仪器厂是花了9万元,才解决了校对这个问题。


但是负责改良排版机项目的王永民,却对这种大键盘深恶痛绝。


当时他就对总工直言不讳地说,“能改错又怎样,谁又能记住24个字模盘中的上万个汉字,你能在上面找到自己的姓吗?”

图:大型字模盘

这话马上把总工激怒,他大骂王永民,“你想给我当徒弟,还得再学三年!”


王永民好歹也是中国科技大学出来的高材生,他也受不了激将法,便心一横地想发明一种更简易的键盘


当时南阳科委就拨给了王永民3000元,先让他搞搞试验,找到好的汉字输入方案再从长计议。

那时,计算机初入中国,汉字还因难以输入电脑面临着生死劫难。


因为计算机本来就是从英语世界发展起来的产物,其键盘自然也是按照西文思维设计,26个字母即能拼出所有英语单词。


但是想要用它来输入数以万计的汉字,在那个时期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时候,国内外就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舆论称中国的方块字必将消失中国文字注定要走上拉丁化道路。


所以不少人也预言“计算机将是汉字的掘墓者”,而要用拉丁文代替汉字的呼声也此起彼伏。


当时怀揣着3000块的王永民,便踏上了将无数汉字塞进26个按键的奋斗旅程。

那时他跑遍了上海、苏州、杭州等各个情报所查阅资料,但都收获甚微。


当时,他能找到的只有美国电脑大王王安基于三角编码法*99键输入法


*注:三角编码法:是由台湾的胡立人等提出的编码方案,根据字形特点将汉字分为三个部分,取角顺序为从左到右,自上而下。而每一角对应三个基本符号(共六位数)。如下图,“角”字用“72 78 41”表示。


图:三角编号法示例

虽然它只用数字键即可操作,但却并不是只用9个键就能完成输入,而是真的共有九九八十一个键位


而且它的每个键位都包含了好几个字根,还需要用辅助键的方式,才能精确选字。


毫无疑问,王永民对这种键数庞大,难以记忆的输入法,并不决定采用。

图:三角编号法99个基本符号表

当时王永民还找到了主编《英华大辞典》的郑易里,拿到了其研究多年的“188键汉字编码方案”


然而当他把《现代汉语词典》中的12000个汉字,根据编码图将字根分好类才发现,也竟有800对重码

图:郑易里先生

没有办法了,找不到现成的编码方案,王永民只能决定从零学起自己来做。


他一头扎进各种文字工具书中,开始对12000个汉字的字源和结构规律进行分析研究。


经拆分排列、反复检查,这12000多个汉字才化成了600多个字根

把汉字拆成字根,尚算有章可循,在这之后的合并字根才是最繁杂最让人崩溃的。


600多个字根,一个字根便代表着一个按键。

只有把字根不断归纳合并,才能实现键位的压缩和键盘的小型化。


然而每减少一个字根,王永民就得把国家标准的7000多个汉字重新编码并多次检查。


而每压缩一个键位,他又必须把之前排好的数以万计的卡片推倒重来。

此外,汉字输入法还不是单纯的将汉字和词根排列。

他除了要像人形电脑一样不断试错外,还需要在bug——重码出现的时候想出新的方案解决。


例如“汪”跟“汗”字,最后的一笔都是横竖,而“只”跟“叭”只是组成位置不同。


所以他就提出了“末笔字型识别原则”,在同一类字的最后加上一个“识别码”,让输入时不用选字就能实现盲打。

138键、90键、75键、62键、36键...

他用了整整4年时间,终在1983年摸索出我们熟悉的26键五笔数输入法。


这消息一出,马上引起了华人世界的轰动。


在那个大多数人都在为汉字输入电脑造“新键盘”和“大键盘”的年代。


王永民这堪称“中国第一软件”的五笔输入法就直接实现了汉字与26个西文按键的“无缝连接”。

图:五笔字型的5个区域键位

五笔输入法虽名为“五笔”,但其实每个字最多只需四码便能完成输入。


之所以叫五笔,是因为王永民将其字型按第一笔笔画“横、竖、撇、捺、折”分为5种,并在26个字母键上划分了5个区域。


而他的最大的优点则是重码率低几乎不需要选词,就可以直接实现盲打。

图:领导在视察了“五笔字型”

这个方案,是直接堵住了那些说要废了方块字,将“汉字拼音化”的人的嘴巴。


在领导检验了“五笔字型”后,中央也直接否定了“汉字走拼音化”的道路。


当时新华社还将五笔字型誉为,中华文化史上“意义不亚于活字印刷术”的重要发明。


而靠着这项发明,王永民也获得了印刷界的最高奖——毕升奖。


图:1983年的报道

在这之后,王永民则开始投入到五笔输入法的推广阶段。

然而推广一项发明,可不比发明本身简单。


他在北京租的一处地下室,有时连一天7元的房租都交不起。


日复一日地,他都踏着破旧的单车,不厌其烦地登门各个机关、部门、工厂作宣传演示

因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身体本来就不好的王永民也经常受到病魔的折磨。


严重的时候,王永民还在兜里揣了一份6000字的遗书,以备不时之需。


还是在1986年底,靠着美国DEC公司的20万专利款,王永民才搬出了阴暗潮湿的地下室。

图:王永民(左)与友人

在这之后,随着电脑业的迅速发展,“五笔字型”才得天独厚地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最厉害的时候,其覆盖率达到了90%以上的用户,使全社会步入了全民学五笔的时代。

图:被嵌入微软Office组件中的“王码”

当时王码还一度被嵌入了微软Office的组件中,且成了用人单位招聘的一项重要指标,大量五笔学习班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就连那个自带五笔字根键盘的“小霸王”学习机,也颇受青睐,成为许多人童年的回忆。


所以上个世纪90年代,“王码”这二字倒过来念也是完全成立的,是毋容置疑的“码王”,普及程度极高。

然而达到了全民五笔的境界,王永民却越发感觉力不从心


在推广过程中,王永民就算日夜操劳他都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身体上的累,怎么也比不上被盗版的心累。


当时许多生产计算机和汉卡的厂商都预装了五笔,但就是不愿向王码公司支付专利款。

而为了知识产权,王永民是打了近5年官司,最终都还是以败诉收场


此外,由厂商们发起的“倒王永民俱乐部”还趁火打劫地,再次起诉王码公司侵犯了其荣誉权。


结果竟也是王码公司败诉,并赔出了一大笔巨款。

在这之后,王码便彻底地沦为“免费的午餐”


现在市面上的各种五笔,也绝大部分都是采用的86版本的五笔编码标准。

从那时起,王码公司的经营也一落千丈,公司的银行账号、办公地点也被牵连查封。


当年流传着一句话“阳光、空气和王码,是中国三大免费使用的东西”,便是对此事最大的讽刺。


而王永民也只能自嘲,“我是一介书生,不善于经商,不善于管理。”

其实后面王永民也苦苦挣扎过,更新到了98版、新世纪版王码五笔和靠单手输入的“王码鼠标”。


但“86版五笔”已足够优秀,能满足日常需求,谁又愿意再多花一分钱去选择有专利的版本。


而在免费使用“王码”时,谁又可曾想过其发明人的艰辛。


到后来随着智能拼音输入法的出现,日常生活中也越来越少有人使用五笔输入。


现在只有政府机关、银行和会计等领域中,五笔才是这些需要大量录入文字的专业人员的首选。

而早年意气风发喜欢用“中国的比尔·盖茨”来形容自己的王永民,到最后只能谦虚地评价自己:


“我最大的贡献不过是参与了汉字渡过世纪难关的科研项目,并发明了五笔,使我们的汉字没有走入死胡同。”


*参考资料

何志勇、张勇林.当代发明家:王永民[J].中州统战 .2002.06

齐忠.“中国第一软件”王码五笔专利败诉内幕[J].科技中国.2007

发布于 2017-10-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