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精确的曲目分析

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精确的曲目分析

RAX XURAX XU

我曾经说过,古典音乐是一门非常精确的艺术。那么最精确能精确到什么地步呢,自然是精确到每一个音上了。而本次分析正是建立在每个音上的研究。它来自于我与学生的一次探讨,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重要的内容我会加粗,可以先仅阅读加粗部分提前把握全文内容。

我预计将在今后开一些类似的曲目分析live,因此本篇专栏可以作为我讲授live的模板。由于时间与精力有限,我通常无法在短时间内对一首曲子做最细致的分析(也就是说我可以讲完全曲,但无法面面俱到),正如本篇专栏我只会分析曲目开头的前四小节(也就是说我不会讲完全曲,但会面面俱到)。我认为一个真正热爱古典音乐,能够感受到它的瑰丽,并愿意为之付出时间去学习研究的人,清楚了我分析的方法,理应可以顺其自然地自我分析出其他部分。

今天我将要分析的是人尽皆知的肖邦降E大调夜曲的开头四小节,这样大家基本上都熟悉该曲目,能更快地掌握我所说的内容。

俄罗斯钢琴学派的祖师爷海因里希涅高茲先生曾在自己的著作《论钢琴表演艺术》中说到,自己时常要和天赋平庸的学生花上很长时间研究曲目的音乐形象;而聪明如李赫特与吉列尔斯的,则几乎不用在这项工作上耗费时间。希望大家都能像这两位大钢琴家一样聪慧。


首先我想讲讲我分析这四小节的步骤:

一、总体音乐形象

二、主旋律与和声安排

三、低音旋律与其他旋律层次

四、发展音乐的其他技巧

通常情况下,音乐学院里的音乐学与作曲课堂只会研究第四点。


一、总体音乐形象

首先请欣赏鲁大师(误)的精彩演奏。

Chopin Nocturne Op.9 No.2 (Arthur Rubinstein)[某网站版]

Chopin Nocturne Op.9 No.2 (Arthur Rubinstein)[虾米版]

一首乐曲,好比一幅绘画,一篇小说,一尊雕塑,总是会刻画一个完整的、富有生命力的、复杂却又清晰的形象;每个音与每个音相互连接,共同形成了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因此我们先从感受音乐整体形象入手,用一些词汇加以描述。

这四小节的主题开头,Eb大调的色彩加上行板的速度给人一种明快的情绪,这是最基本层面的感知。如果要再加上一些形容词,我可能会选择高雅、庄严、自信。但还有一点很明显的是,曲子的进行过程中其实有不少情绪偏转向小调式黯淡和些许忧伤之处,但总体上还是正面的乐观。

这也是为什么不少人认为这首曲子开头表现了恋人之爱,充满了甜蜜和偶尔的争吵隔阂,也可以解读为一种浪漫和感动。请注意音乐形象所引起的联想绝对不是唯一的,这里只是大概用词汇来描述。好比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能够让人联想到英雄,联想到某次人民发起的革命浪潮,但是不会让人联想到上厕所一样,重要的是所产生的联想意象之间有一种气质上的吻合。

同样,分析曲目也不应当单纯变为把曲子的每个音每段旋律都生硬地去联想出一个意象。艺术虽然是来自于生活,但是它高于生活,有艺术自身的形式。好比一篇文章描写秋天,绝对会重点着墨于最具秋天这个季节特点的部分,并且有文章自身的结构和各种遣词造句。


二、主旋律与和声安排

在主调音乐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显然是主旋律。通过刚才对总体音乐形象的体会,我们可以首先从主旋律入手分析。其次,除了主旋律,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其他声部加起来的整体产生的和声效果,俗称为伴奏。这一部分作为主旋律的补充,完善了整体的音乐形象。

  1. 开门见山的六度跳进,率先将高雅自信的情绪调动起来;
  2. 情绪稍微变得黯淡;
  3. 又使情绪回到之前正面明亮的状态;
  4. 延续了开头的六度跳进,并且进一步将情绪激化;
  5. 将激化后的情绪缓和下来;
  6. 继续缓和情绪,同样也增加一些黯淡的感觉;
  7. 为第四小节最后的一次高潮做预备;
  8. 跳跃至最高点,为最后的高潮做进一步预备;
  9. 水银泄地般往下走,结束主题。

由此,我们可以对这个主题的情绪变化做一个总结:总体明快正面,在一开始有一些黯淡的情绪,而后将这一部分情绪激化突出,且迎来一个长的缓和,最后又回到正面的,且是最酣畅淋漓的结尾。

请允许我用李白的一首「行路难」来表达类似的情绪结构: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在这首诗歌中,李白是从饭桌上丰盛的酒菜出发,明明是一片令人心生酒足饱腹之喜悦的情境,他的内心却萌发出了些许哀伤。这种哀伤进一步扩大,令他联想到想要迈过的大山与河流,和过去古人的传奇故事(此处当然是以渡山河之艰难暗喻自己的怀才不遇),并进一步对自己产生无限疑问。而到最后,李白还是表现了自己强大的自信,认为这种苦难终究会被他所克服。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这两首表面上完全不搭边的古诗/乐曲却有一个相似之处:过程自然、细节丰富的情绪变化;这个变化是先扬后抑,但最后却是欲扬先抑的。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艺术之张力。

接下来我来结合和声选择谈谈肖邦如何通过巧妙的主旋律安排适当地表达了这种情绪。在古典音乐里,一个陈述性乐句往往会有一个主要的高潮点,和其他相对次要的高潮点,在这些音之外的其他音则为它们服务,结合这些不同地位的旋律音与和声将会清楚地看出作曲家如何安排整体的音乐走向与情绪变化。

另外,在分析的时候应该注意到作曲家没有写下的音符。多尝试一下其他可能性,对比一下效果的不同,思考作曲家为什么没有按照另一种写法写,能够学习到很多内容。本文篇幅有限,也没有音视频作为示范,就不在这个方面过多着墨。

  1. 旋律:主旋律开头率先使用六度向上跳进,因此第一小节的G就是第一个相对次要的高潮点,开门见山带动情绪; 和声:选用了主三和弦;
  2. 旋律:由于前两个音已经将情绪带动起来,因此此处需要一定的缓和,旋律音该开始往下走,并使用了八分音符。如果将2中的F改为A,虽然同是下方和弦音,却破坏了所需要的情绪缓和,消解了前面G音作为一个小高潮点的地位,除非在4中再次强调这个A音,如此一来就改变了整个旋律的结构与感觉; 和声:为了表现黯淡的感觉而用了导七和弦,各和弦音都距离主和弦音非常近,没有太多声部移动;
  3. 旋律:此处结合2来看,由于前面有一个八分音符的F,因此这里的附点四分音符F被自然而然地强调了。这里如果立刻回到E主音上,则感觉有些过于直接。这是因为2中暗淡的情绪变化是非常细微的,因此此处直接回到主音主和弦会将那种细微的感觉打破,类似于林黛玉突然端着饭盆大口刨饭。所以用了F让主音E仿佛延迟出现; 和声:如果前面情绪黯淡的部分强调过多,则会让后面真正需要情绪冲突的部分不够明显,因此这里立即回到了主和弦;
  4. 旋律:重复了开头跳进,但是为了加强情绪冲突,而使用了八度跳进。从第一小节最后一个音到这里最高音的C,一共有六-五-八度的三次跳进,八度跳进显然是对六度跳进的进一步张力扩大,并且中间用五度跳进缓冲,最后又有一个C-G下行四度跳进缓和。不仅如此,低音的C还有一个回音增加细节感,否则会显得太过直接; 和声:这里用了向降E大调二级离调的副属七和弦,强调情绪冲突。为了衔接到这一副属和弦,作情绪的预备,前一小节最后一个和弦变成了建立在低音D上的主和弦,做经过性处理;
  5. 旋律:作用和3基本相同。从4到5,旋律的音程跨度逐渐缩小,也是起到了缓和的作用; 和声:顺应上面的副属和弦离调到了二级小三和弦上。和第一小节和声对比,第一小节虽然有一点点情绪黯淡的变化,但还是主和弦占了上风;而到第二小节已经变成了一个二级小三和弦占领了整个小节最后的主要位置。不仅如此,第三拍上用了F小三和弦的副属导七和弦,作用和2中的导七和弦一致,增加了情绪变化的细节感;
  6. 旋律:由于第二小节所制造的情绪冲突比较大,这里需要进一步的缓和,本身也是重复第一小节的情绪变化:由正面转向略微黯淡。旋律音接着上一小节下行级进,这里从F开始还有一些呼应3的味道。除此之外,使用了四度跳进但整小节只有一次,同样也是起到缓和的作用; 和声:第一个属和弦,属于正三和弦,用于回到正轨。接下来向六级小三和弦离调,使用了其属和弦。同样都是使用副属和弦向二、六级之类的小三和弦离调,这里却没有像4那样大的情绪变化,是因为这里使用了转位的副属和弦,使低音顺其自然地从Bb到B再到C,其他声部亦平稳连接;
  7. 旋律:从6走到E,再到C做了一个三度下行跳进,有一个四度-三度跳进的缓和,且为最后的高潮结尾做准备; 和声:顺应前面的副属和弦到了六级,为了后面的属和弦而准备了一个重属导七和弦,最后一次强调了黯淡的情绪;
  8. 旋律:从Bb往上十度跳进,Bb音呼应了前面每一次的向上六度跳进,十度则是在前面八度跳进基础上的进一步张力扩大到最大值。但是这里虽然到了最高音D,却不是真正情绪被突出的部分,我将会在9当中细讲; 和声:挂四音的属七和弦,将三音替换成了四音,说明这个地方的非完整属和弦会解决到属和弦,也进一步说明8这个地方并非整个小节的重点;
  9. 旋律:最后一小节真正的重心。 这里的旋律形态结合8,我认为非常像一种在游乐园水上冲浪的娱乐设施,一车人坐车上升到最高点然后从轨道上以极快的速度滑下来。这个过程最刺激之处肯定不是刚刚到最高点,而是在滑下来的瞬间。此处同理。下行的级进包括了一个六度向下跳进,这是呼应了前面最主要的六度向上跳进,一气呵成; 和声:从前面的挂四音属和弦解决到真正的属七和弦,结束第一个乐段。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肖邦所安排的旋律,其走向和跨度以及音域的安排都非常讲究,并且和和声紧密结合在一起。比如用级进构成主要的部分,跳进之处都是情绪的波动或缓解,且对应的和弦往往具有更高的张力。但是这并不代表作曲就应该完全按照这个方法。不同的曲目有不同的情绪,因此对作曲手法的需求也是不同的。重要的是前后逻辑自洽,音乐形象统一。

比如你写一篇文章描写秋天,你可以以整体描写到具体事物描写的顺序进行,也可以先从微观的角度入手,甚至可以是用很少的篇幅描绘秋天开头,但其实要讲的是发生在秋天里的一件故事。倘若你一会儿在描写整体上对秋天的感受,一会儿又在描写具体的某棵树,又回到总的秋景描绘,又用了一大段文字讲这棵树,最后又开始讲故事,这叫前言不搭后语。

肖邦在一开始就展现了自己的音乐语言是具有高雅自信的正面情绪+和声色彩上丰富又细腻的变化的,那么这两种感觉就必然贯穿始终。他整体上一直保持了降E大调的调性,这是始终存在的正面情绪。另外他在2上用了那样一个具有黯淡色彩的和声,结合右手两个八分音符尤其是第二个G形成了一个紧张度很高的和弦,而后在3里又用F对接主和弦,作为外音将前面的高度张力做了微微的缓解。这个开头巧妙的细节变化就是他的细腻感,和他在随后的回音、7中的和声以及最后下行级进的结束都是统一的。如果这里9最后是贝多芬式分解和弦下行,那么就完全破坏了整体的音乐形象。


三、低音旋律与其他旋律层次

一首乐曲,除了主旋律,通常情况下最重要的声部是低声部。它就相当于一首曲子的地基,影响整个曲子的结构。其他中间旋律层次依情况而定,声部独立性越强,存在感越高,越影响整体音乐形象,个别情况下中间旋律层次会有特别的意义。总体来说,其他旋律层次应当与主旋律层次在音乐形象上保持统一,如果各说各话,必然会使整体结构不三不四。

首先看低音旋律,也就是图中的红圈。

  1. 主和弦根音;
  2. 上跳八度,目的是为了配合黯淡的情绪转变。如果此处还是保持在原本的位置,那么会显得黯淡的情绪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3. 继续回到主和弦根音,如我前面所说,为接下来情绪的冲突预备,下行级进到D再到C,这里可以试一试直接从Eb到C,效果会很不一样;
  4. 上跳八度,目的是加强情绪;
  5. 二级和弦根音,大范围跳跃后需要稳住,所以没动;
  6. 整个第三小节都是情绪变化最小的部分,因此这里的低音改为了半音级进;
  7. 为了到重属导七和弦而下跳三度;
  8. 连同9一起,完满终止,属七和弦根音下跳八度再解决到主和弦根音。

再看内声部的其他声部层次。不同的曲目内声部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这首曲子,内声部的旋律层次独立性并不高,自成一个华尔兹式的节奏;有的曲子内声部独立性也不高,但节奏和主旋律基本一致;有的曲子内声部独立性较高,节奏和主旋律很不相同。内声部的旋律层次显然经常不止一个,有时候如何在分析中拉出一条内声部旋律也没有统一的答案,中间可能有些音可以改变。

这里我用蓝和绿线分别列出了两条可能的内声部旋律层次,其中蓝线可能比绿线要更重要,因为它是中间部分的最高声部,距离右手的主旋律又有一定距离,更容易被听见。这里请各位自行哼唱这两个声部,会发现它的情绪变化同样是和主旋律一致的。尤其需要注意的部分是4的蓝线,为了加强情绪,这里左手用了和弦转换,蓝线也从E-G变为了E-Bb,有一个小小的扩张。

另外就是左手和弦的选择,为什么低音过后,都是一个音程+和弦?因为,这是肖邦从一开始就选择的方式,如果添加或者减少一个和弦音,情绪就变化了(如将每一拍最后一个和弦中间的音去掉,就会显得左手比较空,就不再是一种比较庄严的感觉)。那么由于需要将这种情绪一致延续下去,所以左手也没有变化,直到第四小节9那里。个人认为继续保留中间那个音区别不会太大,这里可能是考虑到一个乐段的结束,又要照顾到右手的C,所以去掉左手的三音让和声更加清晰一些。


四、发展音乐的其他技巧

最后我再补充一下作曲上的其他技巧。

从音乐材料的角度来说,作曲,就是发展原始音乐素材,既要重复又需要变化。这个思想也延续到了现代严肃音乐和学院派电子音乐当中。通过对刚刚肖邦这个曲子的分析我们可以很明显地体会到,没有对音乐素材的十分节制地变化发展,就不可能表达如此细腻的情绪。一整首曲子下来,如果没有这种严格的逻辑,则会把整首曲子变成民歌集和电影原声,而不是具有高度有机统一性的古典曲目。

这和哲学有一定相似性。哲学著作中,哲学家的各种充满深邃智慧的思考不是建立在东一头西一头毫无章法的想象,而是对现实生活抽丝剥茧,一步一步严格推倒论证的结果。所以为什么很多人说听古典音乐听得出一定哲学性,这是因为这种音乐形象和哲学这个意象是有关联的(当然产生关联的因素不止这一个)。

我们先来看看肖邦如何变化发展材料,在前面的章节中我已经提及了一部分。第一小节是原始素材,后面三个小节都是对第一小节的变化重复,但方式各不相同。第二小节延续了最开头的六度跳进;第三小节则没有六度跳进,但保留了第一小节后半段的节奏原型;第四小节则又保留了六度跳进的音头B,但改为了十度跳进。

如果我将这一部分放在最前面讲,大家也许不会明白这几种方式不同的意义在哪里;但通过对音乐形象的分析,我们便了解了肖邦在每个小节所选择的不同的变化发展的手法是根据情绪变化的需要而来的。

另外我们将所有的主次要高潮点,甚至就是旋律中时值较长的音符全部连起来,也会发现一个清晰的旋律骨架。第一小节基本建立在小字二组E-G,第二小节略有提升,第三小节略微下降到最低的音高位置,第四小节放飞自我冲到了小字三组。另外补充一句,由于这里的第四小节情绪是突然一下高涨的,所以整个曲子的第二个主题就适当回收,它的高潮点并未重复这种突然的方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翻原谱,看第二个主题的高潮点也就是那个Bb所对应的和弦是什么,值得玩味。这就是不同主题之间的联系与对比。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旋律音域的轮廓。把每个小节的最低音连在一起,会发现基本稳定在了小字一组的Bb,说明没有往下扩展。那么再看最高音,经历了G-C-G-D的逐渐往上,这和我前面所说的前后跳进度数的扩张与缩小是统一的,对应的正是情绪的变化。


以上就是我对肖邦这首夜曲的分析。篇幅可能略长。其实只讲了四个小节,但没有遗漏任何一个音。我们常说的「技术为情感、好听服务」这句话依然是成立的,但是在古典音乐领域,这句话建立在十分细腻的情绪变化上。

越是伟大的艺术形象,就越是有清晰而富有逻辑的美。通过对开头主题的分析,也可以对演奏这段音乐的基本任务——精准地刻画音乐形象作十分重要和基础的准备工作。

题图为“行走的鼻血收割机(误)”阿格里奇。

「俄派万岁~!」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6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