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PA挑战赛浮影——自动驾驶之英雄风云际会

DARPA挑战赛浮影——自动驾驶之英雄风云际会

想熟悉自动驾驶行业的前生和现状,一定绕不开2004,2005和2007年的DARPA挑战赛。可以说自动驾驶技术正是由DARPA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美国国防高等计划署) 牵头推动,才有了今天如火如荼的热闹景象。你们可以尊称大神Sebastian
Thrun是自动驾驶之父 (不知道的同学请去面壁),但不得不承认DARPA才是该技术的摇篮。

说起来我们生活中有许多发明的初衷都是源于军事需求,最终却在工业界大规模商业化,走进我们的日常。比如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最初是由美国国防部在60年代立项,用以向战斗机,舰艇提供航线导引,而今却成了我们日常出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再比如谷歌街景地图的前身,Aspen Moviemap,也是由前面提到的DARPA在1978年牵头立项并资助的。[1]

说回自动驾驶技术。2001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与此同时,为了有效减少战争中的伤亡人数,美国国会发布行政命令,要求国防部门大力研究和发展自动化技术在战争场景中的应用,计划2015年实现战场上三分之一的运输交通由无人车完成。[2] 当然这个目标肯定是没有实现,但是这对无人驾驶技术研发的开展给予了强有力的推动。

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美国国防部再次敦促下属部门DARPA加快对无人车技术的研发。2004年3月,在加州和内华达州之间的莫哈维沙漠,DARPA第一次发起无人驾驶挑战赛:要求参赛无人车在10个小时内横穿莫哈维沙漠142英里,最先抵达的参赛团队获得100万美金奖励。[3]

这次比赛,DARPA收到了来自106个团队的申请,最终筛选出包括Stanford, CMU,UC-Berkeley等高校为代表的共计15个团队参加路面竞赛。[4] 然而就如同幼童学步必要跌跌撞撞一样,这一年的挑战赛全员覆没,自动车在那一年收获的最好成绩是7.5英里。可这最初的7.5英里让DARPA看到了一种令人兴奋的可能性以及人类未来的些许端倪。受到鼓舞的DARPA当即宣布18个月后举行第二次自动驾驶挑战赛,并将奖金提高到200万美金。[5]

2005年秋天,挑战赛如期举行。短短的18个月,参赛者所展示的创造力和研发能力是惊人的。总计195支队伍参赛,最终5辆无人车完成142英里的挑战。由大神Sebastian
Thrun率领的斯坦福团队设计的无人车“Stanley” 以6小时53分的成绩取得冠军。[6]

2007年DARPA通过场景变换加大挑战难度,将比赛场地搬到加州维克托维尔的空军基地。要求参赛无人车在模拟的交通环境中完成变线,超车,过交通路口等挑战。比赛进行了8天,最终成绩取决于各团队完成任务的时间和质量,采取积分制。斯坦福车队率先完成挑战,但最终由于质量打分落后于卡耐基梅隆队,而位居第二。[7] 2007年的挑战赛是第一次将无人车和有人车共同置于模拟路径中进行实境交互,极大的启发了现今的无人驾驶技术。

今天,我们再回头看当年的DARPA挑战赛,其最大的贡献不是技术进步,而是对资金和人才的吸引。在挑战赛中,除了顶尖高校的踊跃参与,各大车企比如福特,通用,毛毛虫Caterpillar等都参与其中,或者自己参赛,或者在技术和资金上资助高校学生参赛。必须提到的是,在DARPA挑战赛中,不乏来自美国高中的青年团队,虽然这些队伍都未能进入最终的路面竞赛,但美国教育体系对青少年创新创造思维能力的保护和培养令人艳羡,也值得中国反思。

DARPA挑战赛最早聚集的一批才华横溢,天马行空的工程师们也在过去10几年中成为行业的领军人物。列举几个极具代表性的:

Tony Tether: 2001至2009年间DARPA负责人,老爷子一手缔造了DARPA挑战赛。有趣的是,Tether在2014年参与建立了初创公司Strobe,该公司致力于自动化,机器人和自动车的研发。在本月初(2017年10月9日),通用汽车对外公布收购Strobe,并将Strobe的业务并入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的运营。来自Tether老爷子团队的支持,无疑将成为通用汽车自动驾驶项目最大的武器。

Sebastian Thrun: 大神,很多媒体尊称他为自动驾驶之父。带领斯坦福团队取得2004
DARPA挑战赛冠军,也是他把Chris Urmson和Anthony Levandowski招入麾下,共同创立发展了谷歌自动驾驶项目,也就是今天的Waymo。如今他虽然离开了谷歌自动驾驶项目,却创立了在线学习网站Udacity,通过在线课程向自动驾驶,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等领域输送大量人才。Thrun另一个不太被大众熟知的身份是一家飞行车初创公司Kitty Hawk的CEO,而Kitty
Hawk背后的另一个大佬正是谷歌联合创始人之一Larry Page。

Chris Urmson:Urmson在2007年率领卡耐基梅隆队赢得DARPA城市挑战赛,而后追随Sebastian Thrun加入Google无人车项目。2013年Sebastian Thrun离开Google以后,他接棒成为无人车项目负责人。然而这次权利的交替似乎带来了项目内部的纷争与不满,在Waymo与Uber的诉讼案开始后,一直有美媒报道Chris Urmson与该项目另一位重要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之间的关系差强人意。不知这是不是为日后Levandowski的出走,和Waymo与Uber的诉讼案埋下了伏笔,想来也是令人唏嘘。Urmson已经在2016年底离开Waymo,与另两位分别来自Tesla和Uber的顶尖工程师共同创立了Aurora Innovation。

Anthony Levandowski:Levandowski可能是当今自动驾驶行业最富争议与传奇的一位工程师,他的自动驾驶之路同样始于DARPA。最为加州伯克利大学的代表,Levandowski在2004与2005年先后两次参与挑战赛。虽然比赛成绩并不突出,他天马行空的设计却另当年的参赛者对他印象深刻。当其他参赛者都选择用四轮机动车最为研发基础时,Levandowski与众不同的选择了摩托车,因为他坚信摩托车可以比四轮机动车达到更快的速度,从而以更短的时间完成比赛。2009年他最为最初的几名工程师加入了Google自动驾驶项目。而后在2016年初离开Google,同年5月成立初创公司Otto,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的研发。三个月后,Otto迅速被Uber以6.8亿美金的天价收购,从而引发了如今Waymo与Uber之间闹得火热的诉讼案。

Bryne Salesky:Salesky同样来自卡耐基梅隆,和Chris Urmon共同参与并在2007年的ARPA城市挑战赛中取得冠军。这之后他一直游走于学术界和工业之间 ,曾于2011年和2013年两次加入Google自动驾驶团队。Salesky或许没有前面提到的几位有名气,但是你应该记住他,因为他一手缔造了2017年自动驾驶行业最传奇的独角兽——Argo AI,没错,就是前不久Ford宣布投入10亿美金的初创公司。

回过头来看,这些业界大牛们几乎都曾起步于DARPA挑战赛,后来又加入并先后离开了Google的自动驾驶项目,这背后的故事必然无比精彩。而如今,自动驾驶已经成为资本着力追捧的风口行业,再也不需要DARPA来推动,但是过去的这段历史却依然值得我们回味。在未来,自动驾驶究竟何去何从,这些行业引领者又会创造怎样的奇迹?如今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必然会吸引并培养出新一批年轻挑战者,他们又会有怎样的作为和成就?

与此同时,读过这篇文章的你是不是和笔者一样,觉得应该时不时去DARPA官网逛一逛,窥探一下下一个激动人心的发明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未来吧。


原创声明: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转载用于商用,请将稿费捐赠希望工程,向本人提供收据即可获得授权。



[1] marketwatch.com/story/1

[2] wired.com/story/ai-coul

[3] darpa.mil/news-events/2

[4] wired.com/story/darpa-g

[5] archive.darpa.mil/grand

[6] archive.darpa.mil/grand

[7] archive.darpa.mil/grand

编辑于 2017-10-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