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CyberPunk):一场人类童年的消逝与告别

赛博朋克(CyberPunk):一场人类童年的消逝与告别

晚上看完《银翼杀手》之后特别感慨。


算一算这已经是赛博朋克这个概念今年第二次火了。

第一次是因为三月份的《攻壳机动队》,第二次是这次的《银翼杀手》。赛博朋克很有可能要正式从亚文化变成大众文化了。

赛博朋克从科幻小说开始,从美国蔓延到日本,英国、苏联,扩展到电影、动漫、音乐,就连我们听的蒸汽波、以及一会儿要聊到的,运用到各行各业的故障艺术,都算是赛博朋克美学的子话题。



我首先不会把这篇文章肯定不是影评,因为我个人的哲学基础实在是太薄弱了,所以没有剧透,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我本来想从纯形式的美感分析一下这部殿堂级赛博朋克电影,但因为还在档期,没有办法找到相应的电影截图,为方便大家理解就用一些其他赛博朋克电影的截图替代了。

第一次知道《银翼杀手》时是小时候看第十放映室,年底做了一个史上十部史诗级科幻电影专题,我一直守在电视机前面,等着看第一名是什么,那个时候开始知道,有一部电影叫《银翼杀手》。

后来喜欢看《黑客帝国》,喜欢看《攻壳机动队》,这个时候才发觉赛博朋克是天生对于人类有吸引力的。

高科技与反乌托邦、独裁与英雄主义、精神控制与肢体电子化,人性沉沦与伦理,每个人都能从赛博朋克电影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和价值观可以安放的地方。

赛博朋克,CyberPunk。

我给很多人解释过这个概念,我也在刚接触到赛博朋克这个概念时候查了很多资料,发现很难描述出它具体的定义,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多看。

“赛博”(Cyber)的意思是数码,这个概念可以引申为、电子人、机器人以及电子手术。

而“朋克”(Punk)相对与赛博而言,稍微好理解一些,“朋克音乐\朋克文化”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一些。

“朋克”指的就是一种对主流文化的反叛,反文化、不合群、无政府主义。“朋克”就是那种不管对错都要反对你的人,你说打架不对,朋克会说对;你说打架对,朋克会说不对。

过去的科幻故事大部分都是在幻想科技进步后的魅力新世界,但赛博朋克美学,是对这种机器可以代替人类的未来社会的反思。

赛博朋克想探讨的就是高度发展的科技和人类自由意志之间的矛盾,其实每一部赛博朋克电影,永远都在问”我是谁?“。



赛博朋克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科幻领域里经久不衰的理由,是因为“Punk”精神的一面。这样是赛博朋克内核永远区别于其他科幻领域的超级英雄电影的原因。

赛博朋克永远是平民的、个人主义的;不是光伟正、拯救世界的。



接下来就聊聊《银翼杀手2049》吧。

赛博朋克电影一般会构造出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这是它的大前提。但独特的一点是庞大的垄断企业卉取代政府成为权力的中心。

《银翼杀手2049》里到处都是巨大有象征意义的高楼,比如想搞出具有生殖能力的复制人的华莱士公司,再比如很多人忽视的,电影里会用韩语不停地读SONY的广告:你可以直接与任何殖民地通话。到处可以见到的标致的霓虹灯牌。

就这一点来说《生化危机》的设定也带有赛博朋克设定。



其次,被控制感,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控制的感觉。

在赛博朋克城市中,人类生活每一个细节都受人工智能或者网络控制,并根据基因被划为三六九等,人的一生都被计算机规划好了。

人和机器人的定义是完全模糊的。记忆可以被随意删除更换,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由机器取代。

你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真实存在。

第三,赛博朋克中会随处可见故障艺术,Glitch。

Glitch本来是指一些在电子机件上发生的失灵和故障。 是1962年美国航天计划中一次无心的信号故障。

到现在演化成一种新兴又另类的艺术。会出现显示器花屏、死机一样的效果。

《银翼杀手2049》里乔的飞行器被击落,和乔伊的连接出现问题,乔伊就像卡屏了一样呼叫,那一段就是一段非常经典的故障艺术表达。

《攻壳机动队》中的故障艺术

故障艺术现在应用的其实已经很频繁了,比如这个打车软件的广告。



第四,赛博朋克电影中会出现的大量亚洲元素,我们在看《银翼杀手2049》中会看到很多亲切的汉字,街上的招牌,甚至包括蛋糕上的“生日快乐”。

然而这种设定并不是像《变形金刚》系列那样,要故意讨好中国市场,而是赛博朋克美学中本来就有东亚的设定。

1982那版的亚洲元素出现的比现在的《银翼杀手2049》还要多。

赛博朋克城市有这么几个特点:1、永远高楼林立,布满霓虹灯和LDE广告牌;2、天气要雾蒙蒙的,阴雨连绵,没有白天;3、科技高度发展,但自然资源枯耗待竭尽,毒品、瘟疫和暴力横行。

之前也有杂志做过调查,公认的全世界最具有赛博朋克气质的城市就是香港。几乎所有赛博朋克的电影中的城市都有香港的影子。

香港(或东京),鳞次栉比的摩天高楼林立在中环、尖沙咀;同时,路边小店和层层叠叠的老旧招牌挤压在油麻地和深水埗。

这些繁华而现代的前者和狭小而破旧的后者做了一次“不可能”的结合。

包括香港的霓虹灯也是赛博朋克电影的经典意象。《银翼杀手2049》里也出现了很多,包括很多全息投影的霓虹灯小广告。

因为赛博朋克城市往往被设定成多种族混居、城市文化多样,甚至是人类与机器人、仿生人混居的。

于是这些脏脏乱乱又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就成为了混居的佐证。

就在我看来,不止香港,北京也挺赛博朋克的。今天去看电影时,Skp的路易威登和Dior牌子闪闪发亮,下面就是长沙臭豆腐和东北烤冷面,可以说非常赛博朋克了。

况且马上入冬,雾霾日会一天天多起来。想到去年,每到黄昏的时候,雾霾下的北京灰蒙蒙的一片,霓虹灯在远处一闪一闪,非常迷幻。

《北京折叠》


话说回来,赛博朋克美学本身的精神内核确实很美、很吸引人,但那是因为我们欣赏艺术作品存在着审美隔离。但是如果真的出现在了现实社会中,是一个非常负面的社会发展征兆。

但令人更为难过的是,现在这种撕裂,不管是科技与人性、还是在阶级之间,其实是有苗头的。

今天看电影的时候,巨大的场子,人很少,又想到网上看到过很多人说这是部烂片,就忍不住想起刘慈欣说的“中国科幻兴起只是一种假象。”

我还是要推荐。就算光去体验形式美感都很值,很多背景都设置的像装置艺术一样。

但更重要的是,在《银翼杀手2049》的赛博朋克语境里,我看到了人类童年的消逝与告别。

这场漫长的告别浪漫,悲伤,让人着迷。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南妹妹(nanmeimei2016),和你聊聊少女心艺术史

编辑于 2017-11-1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