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Facebook 约等于整个互联网,财报对它没有意义

当 Facebook 约等于整个互联网,财报对它没有意义

李书航李书航

Facebook 财报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营收为103.28亿美元,同比大增47%;净利润为47.07亿美元,同比亦剧增79%。

这种大增对于国内公司毫无参考意义。对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用简单的财报分析法看它的运营状态是否健康是不合适的,就像对茅台酒,不能用简单的评价其他白酒的方法来看一样。

Facebook 承载了一家互联网企业以外的更多意义。或者不如说,在除中国以外的世界,Facebook、谷歌等少数几家公司就等于互联网的全部了。

1

可以这么看:Facebook 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了多少,就意味着它在全球互联网总体产值当中抢到的份额提高到了多少。

最近的新技术发展速度,远低于人们几年前的乐观预期。看来,全球互联网产业也是进入了“新时代”,也要改为应对“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从画大饼改成分大饼了。

当互联网可以用少数几家公司来代表,可以划等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头一回拥有了价值观,也就是这几家公司的价值观。但要注意,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童年,它本是没有价值观的,是怀旧的技术拥趸的伊甸园。

扎克伯格最初肯定也是希望在 Facebook 统治下的互联网世界,同样是没有价值观的。他只是近几年才画风突变而已,此前还坚称社交媒体对选举和政治影响力微乎其微,也没有被用作分裂社群。他后来不得不为此言论道歉

扎克伯格具有的对人的影响力,比任何世俗领袖都更大。但是他竭力避免使用这种影响力,几乎每次发言,都符合一个有教养的,谦逊的,不愿出风头但不逃避责任的模范公民的人设。你可以看他为数字时代的“教皇”。

2

作为当今(除中国外)互联网的代表,Facebook 们“执政合法性”的前提,就是至少要保持一种“看起来中立”的印象,所有领军企业都不愿轻易打破这种感觉。例如,苹果曾经拒绝美国司法部的要求,解锁一位嫌疑人的 iPhone。

不管苹果是否真的没有技术能力去解锁自己制造的手机,在管理者看来,研制出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手机本来就是不应该的。苹果理应为管理者留有后门。

全球管理者体会到对互联网巨头“夺权”的恐惧,借助恐怖主义的威胁,他们对于留有后门的要求慢慢的浮上了前台,从最开始的劝喻约谈,终于发展到行政命令。

前几天,德国政府命令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从2018年初开始,如果未能在24小时内删除明显的恐怖主义内容,或在7天内未能鉴别并删除较复杂的疑似恐怖主义内容,将被处以最高5000万欧元的罚款。

巨头们因此被逼着去跟那些不懂技术的政府官员,解释他们的业务是如何影响这个世界当中人们的思维,以及世界的运转的。

3

财富已经不会让扎克伯格更开心了。他在财报发布后表示的忧虑,充分说明了在世俗力量的严格压制下,他要继续维护“算法没有价值观”的印象,将越发艰难。

“我们的社区继续在成长,我们的业务表现得很棒。但如果我们的服务方式不能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们认真防止平台被人滥用。我们在安全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这将影响我们的盈利能力。保护我们的社区比利润最大化更重要。”

如果几家公司加起来就等于是互联网,一家公司就是能联系几十亿人的“国家”,这些“执政者”们总会意识到他们头顶王冠的重量。

接下来Facebook“业务”的最大看点无疑也是这方面(毕竟,已经不能用普通公司的方式来衡量它)。它对政策压力的应对方式,决定了它是否会转化为各国政府最紧密的合作者,甚至与政权间彼此融合,真正获得与影响力匹配的权力。

例如,也许扎克伯格是未来美国总统的最佳候选人之一,即使他始终否认参选意向,我还是觉得这可能挺大的。

首发于百家号

「在中国他也是上过新闻联播的男人」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