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Shadowrun(暗影狂奔)》​以后,我看的所有赛博朋克都像它

  看银翼杀手就像被泼了一盆汽油,潮湿,闷热,洗不干净,还黏腻得令人作呕。你觉得有点意兴阑珊,却又清楚地知道,只需要一点火星,你就会爆成一团明亮的火焰。

  不过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情结”,真正给了我那种“第一次看到赛博朋克的震撼”的是一款CRPG游戏,后来做成了系列的《Shadowrun(暗影狂奔)》。该系列是在Kickstarter上大获成功的早期作品之一,Steam合计销量超230万套。

  当然,还少不了一些迷人的百合元素。


  有几个片段我记忆犹新:

(一)

  在一代《Return(归来)》中,玩家扮演生活在混乱、荒诞的市井街区里的主角,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穷得揭不开锅,为了故友的一段遗言和更重要的、对方承诺的财富,走上看似正义的复仇之路。一条似乎所有英雄都会经历的冒险之旅。

  我以为我会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可到了结局,我才知道自己就一只随便命运揉捏的蝼蚁,还是那个游走在阴冷角落里的小人物。

  我不是开端,不是结局,费劲所有力气,只是做了个即将上演的传奇故事的报幕人。

  而最后的最后,原来,故友根本一分钱也没有……


(二)

  第一次在自己的后脑勺插几根管子,进入赛博网络(Cyber Space)时,那种全然的视觉震撼,从窒息感到兴奋的战栗……尽管实际的游戏画面十分简陋。


(三)

  二代《Dragonfall(龙陨)》的剧情有着本系列至今最高的口碑。刚进入游戏时,主角正在跟随小队参加一个任务。队长叫Monika,柏林鼎鼎有名的Shadow Runner,是个豹子一般的美人,充满了野性美,同时又张扬着领袖的人格魅力。

  啊,她还是个潇洒帅气的黑客,Monika取出了Cyberdeck(赛博接入板?大概),连上脑侧的接口准备黑入大门……

  “嘭!”

  爆炸声响起,她的背部一阵痉挛,脑袋不自然地扭曲,下颚紧闭,把痛苦的尖叫闷死在了口中。

  狼狈又苍白。

  那个Monika,就这么随随便便死在了我的眼前。


(四)

  作为龙陨封面欺诈的招牌,本作唯一幸存的美女,Glory的故事当然也不会简单。每次出完任务,主角都能从她嘴里听到一段她的过去。

  龙陨的故事发生在视魔法为禁忌的年代,当时还是个孩子的Glory,不幸被父亲发现拥有优异的魔法天赋。在母亲的尖叫中,父亲把锤子一遍又一遍砸在她身上,她断了一根肋骨,一条手臂,左眼暂时性失明,而右半边的身体,几乎失去知觉。

  幸存下来的她流落街头,直到遇到了一名叫Marta的女孩,她们相恋了。Marta给了她温暖,给了她呵护,给了她家的感觉,所以当Marta邀请她一同离开时,Glory毫无留恋地跟着走了。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Marta是一个邪教的信徒,被派出来诱拐更多的青少年。教主是个自封为神的男人,所有女孩儿都以能在枕边侍奉他为荣。

  被洗脑了的Glory自然也在其中。


  但Glory的魔法天赋从未消退,魔鬼的低语一直在她耳边萦绕。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Glory在外出时顺利逃离。她跑回了家,在魔鬼的指引下敲开了门——她终于决定做真实的自己,用魔力完成第一次复仇。开门的父亲毫无抵抗之力,一击必杀。

  除了……开门的是她的母亲。

  她愣怔地看着母亲的身体被甩到墙上,融化。


  Glory仓皇而逃,状况也许比上一次离开家时还遭。

  她跌跌撞撞地跑进了街上的一家机械装殖店,指着展柜上所有大块头的装殖,让店主将它们嵌入自己的身体。好心的店主还在劝她,这些旧货已经过时了不说,更重要的是,要把这些装殖都插进身体,她的所有魔法精华都会被摧毁,而且永远不可再生。


  这就是近战武士Glory的故事。


  自《Shadowrun(暗影狂奔)》以后,我看的所有赛博朋克都像它。

  这是个典型的锚定谬误,但我改不了了。

编辑于 2017-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