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中药小处方中的大问题

中医中药小处方中的大问题

传统药方的书写



医生的处方就是医生的脸面,常听老百姓说医生的处方都是天书,让你看不懂的。这个要有分析地看。一般来说,西医的处方多有专业的拉丁文字,不是内行肯定看不懂的,中医的处方则不然,都是汉字应该让人能看懂,除非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是有的医生处方就是让人看不懂。中医是有人文艺术的学问和技术,向来讲究处方的工整、规范,传统的处方老师都是有要求的,一张处方先不说你的用药内容是不是完全对证切题,单看文字就知你这个医生是不是下了功夫,即使不写楷字也要写让人看得懂的行书或草书,写得好了,一张处方就是一幅书法作品,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凭这个,患者就已好了一分。

大概从明代中期开始,医生的处方每味药至少要写3个字,讲究的是4个字,其中除了药名之外还有产地、制法、规格、质量要求等。可是现在包括一部分中年中医开的处方,这些要求要写上的字都消失了,年轻的中医更是如此,药名不规范,制法不写明,若是见到规范的处方,恐怕也是莫名其妙,怕是要把这个好传统丢失了。



产地

药材自古有用“道地”之说,所以处方中对产地要写明的有很多。如潞党参的潞,是指潞州,古之上党,今之长治;广陈皮的广,指的是广东;化橘红之化,指的是化州;怀山药的怀指的是怀庆地区;云苓片的云,指的是云南;雅黄连的雅指的是四川洪雅;宣木瓜的宣指的是宣州,今之安徽宣城一带;襄半夏的襄指的是襄阳的半夏;杭白芍、杭白菊之杭指的是杭州地区的白芍、菊花,川牛膝与怀牛膝产地不同,药效也有异;建泽泻就是福建的泽泻等,虽然现在道地药材不多了,我想这个要求道地药材的写法应该不要丢掉。



制法

制法规格要求更重要,关系到药效和用药安全。常用的甘草还有炙甘草,当然就是炒过的甘草,能和中补虚、调和药性,和生甘草药效有别;甘草梢为甘草的尾部或细梢,清火通淋解毒的功用更强。焦白术和生白术的功用更有别,健脾开胃和中需要炒焦,利水逐湿、消痰治眩、通润大肠就需要生的。桂枝用尖,故处方一般写桂枝尖,桑枝也是如此。熟地黄、生地黄、干地黄功用区别很大,若只写地黄,司药便不知要给何地黄。知母要写肥知母,枯皮便不中用。栀子生用走气分清热泻火,炒黑就是入血清血热的了。瓜蒌子生用可致中毒,炒香就是化痰通便的良药。去油用,炙乳没就不会刺激胃。炒过的莱菔子就不会导致呕吐。橘核不炒用,生者苦味难于入口。牛蒡子不用炒者吃了就易腹泻。石膏、牡蛎、龙骨、赭石等金石药物若不注明“碎”,入煎剂就无用,煅用、生用功效有别,不注明怎么可以呢。桃仁、杏仁、麻仁、紫苏子等较大的子实药若不注明为泥,入煎剂是煎不出药效的。枇杷叶用生品和蜜炙药效不一样。枳实用小者为好,故处方要写小枳实。用苏木、鸡血藤等较硬的木质类药,不注明丝或片,体积大了就煎不出来。这些如果都养成个习惯写法,药铺或司药自然会合乎要求调配的。


质量


对于质量要求也可在处方中写明。广陈皮就是要陈久者,若用新采集者,就达不到药用要求。净麻黄就要不含杂质,和麻黄绒、炙麻黄都有别。香白芷要保存良好,不走味者,灵磁石要能够吸铁者,明天麻要用饮片透明者,花大白(或花槟榔)要饮片有花纹者,锦纹黄要大黄如锦纹者,淡苁蓉要盐分少者,漂海藻要漂去腥味者,嫩角针要皂角刺新嫩、尖角者,霜桑叶必用霜打过者。淡竹叶和竹叶有别,要用去皮杏仁就写光杏仁等。

这些不起眼的笔头一画的小作为,还有很多很多,养成好的习惯也容易,只是在脑袋里面多根弦就成,年轻的中医师要多看多读老一代医生的处方、医案、医话,好传统是不该丢弃的。

发布于 2017-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