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江歌案”:多余的话!

关于“江歌案”:多余的话!

8月21号,在江歌妈妈家,我要正式采访江歌妈妈之前,她提出一个要求,希望我们能去找刘鑫。她希望我们能和她一起去见刘鑫。
8月23号下午,我敲开了刘鑫家的门。刘鑫穿着那天晚上和江妈见面的红色裤子,直接对我说,“我收到阿姨微信,阿姨同意不在家里见面,我现在就要去见阿姨”。

江歌妈妈和刘鑫的见面,可谓一波三折。

8月21号,在江歌妈妈家,我要正式采访江歌妈妈之前,她提出一个要求,希望我们能去找刘鑫。她知道刘鑫家的地址,自己去过刘鑫家的楼下徘徊,但没有进去,她希望我们能和她一起去见刘鑫。

我能理解江妈的心情,但是我对她说,这样不行。刘鑫家是私宅,没有经过对方的允许,我们和她一起去显然不合适。最后她说,那你们自己去找刘鑫行么?


采访结束离开江歌家,我和编导讨论,该不该去刘鑫家。

编导认为该去,我反对。


我觉得,我们没有权利在未经刘鑫同意的前提下,贸然去私宅烦扰。但事发后我们也主动加过刘鑫的微信,但刘鑫没有通过,我们没办法和她取得联系。我当然知道如果去了刘家,刘鑫如果愿意接受采访,对我们节目的好处,但我宁可节目有遗憾,也不愿意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贸然去刘家。

第二天,我先飞回了北京。同事留在青岛,继续拍摄江歌妈妈。

刚到北京,就接到编导电话,说一位平面媒体的记者,敲开了刘鑫的家门。而且,刘鑫还接受采访了。

我们的同事在这位记者进入刘家后,也去敲门,结果被赶了出来。随后,一个更重要的消息传来,刘鑫在接受记者采访后有意愿去和江妈见面,就在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我又赶回青岛,下了飞机直奔江妈家。当天上午,江妈一直在和刘鑫沟通见面事宜,但双方始终没有谈拢。

江歌妈妈坚持在自己家见面,必须有记者在场,而刘鑫坚持必须在外面,而且不希望见面时有记者。

两人的沟通陷入了僵局。

按说,身为记者应该置身于新闻之外,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无论这场见面能否实现。但此时,我觉得有必要做一次努力,促成这次早就该见,但一直未能实现的见面。

江妈失去女儿后,一直生活在江歌事件里。

她每天仔细打扫女儿的房间,把从日本带回来的照片洗印出来,装入镜框,放到江歌的房间里。她开设了自己的公众号,一篇一篇写文章,回忆自己的女儿,征集凶手信息。她卖掉了唯一的房子,在中国和日本分别聘请了律师,坚持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参与公诉过程。她在微博上发起判处陈世峰死刑的呼吁,让网友签名。就在此刻,她还在日本东京池袋征集签名。

为了弄清女儿死亡的所有细节,她一次次希望和刘鑫见面,刘鑫越是避而不见,江歌的妈妈越是坚持要见面。甚至用公布刘鑫一家私人信息的方式,“逼”刘鑫出来。

她在为江歌活着。过去是,现在依然是。

她在接受我采访时说,请不要让我走出来,这太残酷了。我理解她,一旦走出来,就意味着自己彻底失去了女儿。但问题是,这种看似坚强的日子,对江歌的妈妈何尝不是一种残酷呢?

我想帮帮她。

机会就在眼前。事件发生后将近三百天的时间里,江妈和刘鑫第一次距离的这么近,双方仅仅因为一些技术问题无法达成一致。

我觉得,如果能促成两人的见面,刘鑫可以给江歌妈妈当面道歉,或许可以让江妈和刘鑫消除一些误会,至少让她把将近300天一直憋在心里的情绪释放出来,以此为起点,她也许能慢慢走出来。

毕竟,真正杀人的凶手是陈世峰。陈世峰的审判需要刘鑫作证,如果江歌妈妈能更集中应对犯罪嫌疑人陈世峰,对审判也有更积极的作用。

我劝江妈不要坚持一定在自己家和刘鑫见面,最终她同意了,并当着我的面给刘鑫发了一条微信,同意地点改在他们家附近的村委会,但刘鑫一直没有回复。

8月23号下午,我敲开了刘鑫家,开门的是刘鑫的父亲。我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他有些迟疑。我非常诚恳地说,能不能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想见见刘鑫,她父亲把我们让了进屋。

就在这时,听到门口说话声的刘鑫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穿着那天晚上和江妈见面的红裤子,直接对我说,“我收到阿姨微信,阿姨同意不在家里见面,我现在就要去见阿姨”。

落座后,刘鑫掉了眼泪。她和父母讲述了一些他们的遭遇。看得出,他们一家也非常痛苦。当时天已经半黑,刘鑫父母不放心刘鑫这么晚去见江歌妈妈,想再改时间,我知道,江歌妈妈再多等一天,心结也就增加一分,而且在没有中间人转圜的情况下,积怨三百天的双方,很难达成见面的信任。我劝刘鑫父母,担保刘鑫的安全,并且有摄像机见证也是江歌妈妈的心愿,刘鑫父母仍有犹豫中,但刘鑫最先答应了。


当天晚上,我陪刘鑫一起乘车去见江歌妈妈,刘鑫的父亲专门找来一位亲戚,乘坐另一辆车同行,我对他们说,你们同行可以,但不能进入见面的现场。我知道,如果江妈和刘鑫的爸爸碰头,见面就不会变成沟通,而会变成另一场伤害。

在车里,刘鑫对我说,其实她心里一直有和江妈见面的打算,但就是缺少一个合适的中介,我们的出现,恰好是一个机会。现在,终于要和江妈见面了,她心里真的轻松了许多。

见面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期间刘鑫在不停地道歉、解释,江妈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盘问。将近十个月的积怨喷薄而出,空气中都能闻到四处弥漫的怨和恨。一起杀人案在历经300余天后,在两个受害者之间演变至此,真是太残酷了。

我和同事,还有陪同江妈来现场的邻居,在旁边都掉了眼泪。

人世间的悲剧,莫过于此。

第二天,我在刘家采访了刘鑫。之后又返回江歌家第二次采访了江歌妈妈,她并不愿意谅解刘鑫。我们当然没有权利要求江歌妈妈必须谅解,但心里还是十分遗憾,我们的努力,似乎没有见到积极的效果。

回到北京后,我们节目组为了这期节目开了若干次会议。会上,同事之间也有争论,但最后我们达成这样一个共识:我们的节目应该努力聚焦一场悲剧后次生伤害形成的过程,探究这背后的成因。我们试图追问,在某个时间点,如果某一方的行为有所改变,双方的误会和怨恨是否会有所缓解,甚至从一开始就不会产生?当伤害已经发生时,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人和人之间的道义和体恤,承担和宽容,界线在哪?这个悲剧,该如何才能打开那个结?

与此同时,我们坚定这样一个原则:避免节目的播出,给本就有着极大不信任的双方,制造额外的伤害。也正因如此,这期节目的剪辑花了格外长的时间,期间还曾经彻底推翻最初的结构,另起炉灶。

就连节目在周五推送都是精心选择的,我们必须保证25条片子都能够完整地呈现,必须给江歌妈妈和刘鑫同样的说话机会。

过去的三天,随着节目的播出,辱骂刘鑫和她家人的声音如排山倒海,我和同事们的心情都很沉重。我觉得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所以,我在这里要特别再解释几句。


请各位注意节目背后的这些细节:在刘鑫父母反对见面时,是她率先表示同意江妈的条件,同意见面;第二天,她还如约面对镜头接受了我的采访。或许,刘鑫在镜头中的解释,也包括她和江妈的见面,没有达到公众的期待。但至少我们应该看到,刘鑫希望承担的意愿。

刘鑫来到见面现场

身为一名记者,我最能感受到一名新闻当事人愿意面对镜头接受采访需要付出的勇气,这也是我常常用来衡量一个人是否愿意承担的标准。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新闻当事人应当面对镜头接受采访,但大多数,真的是大多数都选择了回避。只要咬牙忍过一周,下一个热点普遍而来,有多少人还有耐心持续关注?

刘鑫在过去的三百天里当然有过逃避,否则,事件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一地步。但至少,当我走进她家门时,她最终选择了面对。


仅此一点,我尊重她。


至少她在成长,在反思,在试图努力承担。我依然希望各位不要忽视她愿意和江妈见面的意愿。一个良善的社会,应该给一个愿意承担的年轻人机会。至少在她愿意和江妈见面那一刻,我认为刘鑫是真诚的。

更进一步,本案的肇始是因为陈世峰杀害了江歌,他是一切悲剧的起点。我们不希望陈世峰成为配角,而两个受害者在不断互相伤害。


12月11号,陈世峰杀害江歌案将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庭审时间是五天;12月20号前后,本案将一审宣判。

目前,江歌的妈妈已经第六次赴日,在日本征集签名,准备诉讼。早在八月采访完江歌妈妈和刘鑫之后,《局面》栏目就决定12月去日本,旁听庭审,持续跟踪这一事件。我们正在努力争取采访到陈世峰,聚焦他的内心世界。

江歌母亲赴日准备开庭

我们也深知,随着《局面》的成长,我们的影响力在一天天扩大,身上的责任也分外沉重。在未来,我们会更努力接近真相,探究每一位采访者的内心。我们会更克制自己的情绪,用更中立的态度去访问每一位当事人。


我们希望,《局面》的每一次专访,都是在促进沟通,彰显理性。我们更希望,各位能够收敛起愤怒的情绪,尽量不给新闻当事人施加额外的伤害,用善意来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最后,我要真诚感谢江歌妈妈和刘鑫接受《局面》的采访。谢谢!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获授权并标明出处。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044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