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天问天文
宇宙的往事⑦你的名字--徐光启

宇宙的往事⑦你的名字--徐光启

公初筮仕入馆职,即身任天下,讲求治道,博极群书,要诸体用。诗赋书法,素所善也,既谓雕虫不足学,悉屏不为,专以神明治历律兵农,穷无人指趣。”--·张溥

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的中心--徐家汇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的一些研究生们总会在晚饭后到天文大厦对面的一个小公园里去散散步,有时候只是单纯的散散心,而有时候则是在学术上遇到了些困难,到这里来期望于可以得到公园主人的庇佑。

公园的主人叫徐光启,徐家汇的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徐光启出生在太卿坊,今天这个地方位于上海市黄浦区乔家路上。如果往前推上几代,徐家的籍贯应该在苏州附近,那时候的徐家也是比较阔的,只不过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于是父亲一拍大腿,举家来到了上海,生下了徐光启。

有意思的是,二百多年后,离上海不远的一座城市里,一个年轻人同样在父辈那代家道中落,然后他也选择背井离乡,并最终取得了一番成就,这个年轻人叫曹雪芹,这都是题外话了。

少年时代的徐光启在龙华寺今上海市徐汇区龙华路上)念私塾,习八股,最终于万历九年(1581年),19岁的徐光启高考院试)金榜题名,中了秀才。

考上了秀才之后的徐光启准备趁热打铁,参加了第二年研究生考试乡试),不过很明显徐光启不是同一时代的张居正那样的天才,不出意外的落榜了。

在之后的四年里,由于接连遇到如祖母去世之类的意外,徐家家境始终不见好转。为了弥补家庭,也为了改变境遇,徐光启和同乡董其昌张鼎陈继儒一起到太平府再次考研(乡试),这四个日后都会写进的史书的名字里,只有一个人在这次乡试中落榜,没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徐光启。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徐光启远赴广东韶州谋生,在这里他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

郭居静是一个耶稣会士,在与他的交流中,徐光启第一次接触到了基督教,这也为十年后他在南京受洗加入天主教埋下了伏笔。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徐光启第三次乡试,顺天府“点解元”。一年后,考博会试)失利。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他赴南京拜见恩师(当时乡试的主考官)焦竑,在南京,他认识了一个叫利玛窦西洋人

利玛窦是一个意大利基督徒,同时也是天主教在中国传教的最早开拓者之一,也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的西方学者。他通过“西方僧侣”的身份,通过“汉语著述“的方式传播天主教教义,并广交中国官员和社会名流,传播西方天文数学地理科学技术知识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徐光启与利玛窦合作翻译了一本书,这就是伟大的《几何原本》前6卷,第二年春天《几何原本》翻译完毕并刻印刊行。不久,他又根据利玛窦的口述翻译了《测量法义》一书。

徐光启不仅仅是翻译了这本书,他同时还提出了“度数之学”的思想,也给未来中国的数学家们带来了“几何”这个词。

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徐光启邀请挚友郭居静来到上海,天主教在那一刻也跟随郭居静一起来到了上海。随后,徐光启将《测量法义》与中国数学史上的两本著作《周脾算经》及《九章算术》相照应,整理编撰出了《测量异同》,并写就了《勾股义》一书。不仅在数学上,在农学上徐光启还进行农作物引种耕作试验,著有《甘薯疏》、《芜菁疏》、《吉贝疏》、《种棉花法》和《代园种竹图说》。

两年后,因钦天监推算日食不准,徐光启与利玛窦一起合作研究天文仪器,撰写了《简平仪说》、《平浑图说》、《日晷图说》和《夜晷图说》。毫不夸张的说,徐光启就是中国天文学的祖师爷

在后来编撰的《崇祯历书》中,徐光启在修订历法的同时告诉华夏大地:地球是圆的!同时,他也详细的地介绍了地球经纬度的概念。不止如此,他还为中国天文界引进了星等这一沿用至今的概念,并根据伟大的第谷星表和中国传统的星表,提供了第一个全天性的星图,为之后的清代星表奠定了基础,并在计算方法上引进了球面平面三角学的准确公式,并首先作了视差时差的订正。

万历四十年(1612年),他同传教士熊三拔(这什么怪名)一起合译《泰西水法》。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徐光启告病去职前往天津。在京津地区,他进行各种农业实验,先后撰写了《宜垦令》、《农书草稿》和《北耕录》等书。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兵犯山海关,徐光启星夜受召入京(我一个科学家,怎么就到了北京呢)。

天启五年1625年),徐光启归隐,他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写书上,他把自己几十年的农学经验整合,在两年后成功写就了中国农学史上的瑰宝《农政全书》。《农政全书》可以说把中国古代汉族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概括了起来,而其中又贯穿着徐光启治国治民的“农政”思想。

崇祯四年1631年),徐光启一生的最后一部著作《崇祯历书》告成。

崇祯六年1633年),徐光启加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土,这年11月8日徐光启逝世,史书记载“御史言光启盖棺之日,囊无余赀,请优恤以愧贪墨者。帝纳之,乃谥光启文定。

天文学家数学家农学家水力学家军事家翻译家政治家基督徒等身份为一身的徐光启先生留给后世的不光徐家汇这个名字,还把自然科学的种子深深的埋在了当时还只是小渔村的上海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P.S.上海天文台对过就是光启公园(封面图拍摄的公园的牌坊),光启公园里有徐光启先生一家的墓,和一个大大的十字架,墓的背后则是徐家汇天主教堂。公园的角落有一个纪念馆,是徐光启纪念馆,不大的院子,但是却有着大大的内容。

编辑于 2017-11-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