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物流小小
不一定跟物流挂钩的读书笔记① 张五常《经济解释》

不一定跟物流挂钩的读书笔记① 张五常《经济解释》

大晚上一边加班一边翻牛津词典般厚的《经济解释》,有种莫名的仪式感。
惊喜的是能从其中不断吸收些养分,和更多的“去惯性思维”、对一些简单理论与实务结合的片段独立思考,这大概就是不止一次提到过的阅读和思维的乐趣(今天看熊培云又出新书,还在上学的小朋友可关注下,已经在搬砖的大抵没空)。
看“大书”其中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看原版和再版的序,从中往往可找到作者思想变化的脉络,时隔十年以上的更是这样。
第六张图片中张五常说,“欣赏、佩服、反对,在科学上是没有矛盾的。”其实不仅仅在科学上;
第七张图片中张回忆第一次旁听卡尔普纳的逻辑学课,更用“二十世纪无出其右”予以评价,纵观全书,张不止一次用类似方式褒奖或质疑某人某事某理论,几乎可管中窥豹明确张“性情中人”的特质(无关其学术高低),而同一页中提到的“有高人指导,学术就是那样迷人”无疑再次证明导师的可贵,毕竟独自负重趟路的苦逼与喜悦类似下午提到的“一个人的朝圣”;
第八张照片,主要是张五常1971年用于《交易理论和市场需求》的一幅图表,张认为其“非常简单,但内容广泛,阐述起来变化多,是合乎传世的所有规格了”、“包括着传统经济理论的所有内容”,也是整套《经济解释》中的唯一一张图表,花点时间研究下的朋友或许会有小收获(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吴易风曾在《“张五常热”解析》中评张五常用科斯理论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提到张通过抨击“劳动价值论”来贬低“剩余价值理论”,而他的武器除了科斯的“产权清晰”论、即“清楚的权利界定”,另一个便是这张图试图解释的“交易成本理论”。除去学术本身,理清楚些脉络读起来很有趣些);
最后一张图片是张五常对共用品的经济分析,也可算是微势对“物流+分享经济”的一点理论深究。
大晚上一边加班一边翻牛津词典般厚的《经济解释》,有种莫名的仪式感。惊喜的是能从其中不断吸收些养分,和更多的“去惯性思维”、对一些简单理论与实务结合的片段独立思考,这大概就是不止一次提到过的阅读和思维的乐趣(今天看熊培云又出新书,还在上学的小朋友可关注下,已经在搬砖的大抵没空)。看“大书”其中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看原版和再版的序,从中往往可找到作者思想变化的脉络,时隔十年以上的更是这样。第六张图片中张五常说,“欣赏、佩服、反对,在科学上是没有矛盾的。”其实不仅仅在科学上;第七张图片中张回忆第一次旁听卡尔普纳的逻辑学课,更用“二十世纪无出其右”予以评价,纵观全书,张不止一次用类似方式褒奖或质疑某人某事某理论,几乎可管中窥豹明确张“性情中人”的特质(无关其学术高低),而同一页中提到的“有高人指导,学术就是那样迷人”无疑再次证明导师的可贵,毕竟独自负重趟路的苦逼与喜悦类似下午提到的“一个人的朝圣”;第八张照片,主要是张五常1971年用于《交易理论和市场需求》的一幅图表,张认为其“非常简单,但内容广泛,阐述起来变化多,是合乎传世的所有规格了”、“包括着传统经济理论的所有内容”,也是整套《经济解释》中的唯一一张图表,花点时间研究下的朋友或许会有小收获(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吴易风曾在《“张五常热”解析》中评张五常用科斯理论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提到张通过抨击“劳动价值论”来贬低“剩余价值理论”,而他的武器除了科斯的“产权清晰”论、即“清楚的权利界定”,另一个便是这张图试图解释的“交易成本理论”。除去学术本身,理清楚些脉络读起来很有趣些);最后一张图片是张五常对共用品的经济分析,也可算是微势对“物流+分享经济”的一点理论深究。
发布于 2017-11-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