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
首发于一叶
写在二十年之际:“一叶”的一页历史

写在二十年之际:“一叶”的一页历史

作者:丁缇·W·摩尔 Dinty W. Moore

翻译:童曈

校对:Iris.J


原文链接:brevitymag.com/current-




20年前,我突发奇想,要把快准狠的微型小说和讲述真实故事的回忆录结合起来。之后,Brevity (一叶) 就此诞生。老实说,我也未曾料到这个杂志能够持续一年。第一期只有五个故事,设计得也非常糟糕。第二期好像并没有什么改进。我甚至在其中发表了自己的作品,任何一家严肃文学杂志的编辑都不会这么做。当时我们口中的“万维网”还是一个未知领域,我对我的“一叶”实验也没有一个固定的称呼。它是电子杂志,是一个网站,一个网络杂志,一本小书“zine.”我并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也没有计划将来。


就这样跌跌撞撞的,“一叶”竟然坚持下来了。到了第四期的时候(我们使用了俏皮的Comic Sans字体,见英文版网页),“一叶”所发表的作者们,一个都不是我的亲近朋友。它开始像那么一回事儿了。布莱恩·道尔(Brian Doyle)在这一期发表了一篇作品,这位才华横溢的作者后来成为了一叶的常客。他无法出现在我们20周年的特刊中,这让我十分难过,不过通过卡伦·巴比因感人的回忆录,他仍以某种形式与我们同在。


我们还邀请了一些“一叶”的老朋友来加入我们的庆典。读完我们给李·马丁、戴安·苏斯、布兰达·米勒、苏·威廉·谢尔弗曼、丽贝卡·麦克拉纳汉和伊拉·素龙琅等人布置的命题短文,你也许会注意到一个共同的主题(或者是关键词)。通常来说我们并不向作者征文,不过我们在这一期里打破了这个规矩。即便如此,“一叶”的使命依旧在于为新作家提供一个发声渠道,这既包括从未发表过作品的作家,也更包括走在职业生涯初期的作家。


曾几何时,我们的团队只有一个人。在第一个十年里,我们有两个志愿者。如今,我们团队包括了12名左右的志愿者,他们努力、专一、不辞辛劳,他们依然为杂志的初衷感到振奋。这二十年来,我们的成长常常让我感到惊讶:投稿数量和月访问量(13,000)的剧增、国际读者的增长,以及博客的步步完备。


我不曾有计划,更不知会有幸走到现在。


这个项目占据了我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每年都有那么一两次,我想,干脆停了这一切吧。但每次我都会听到有人告诉我,他们是多么的钟爱一叶。行吧,那就再办一年。


致未来。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