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友病患者迎来崭新治疗时代

血友病患者迎来崭新治疗时代

注意:本文不构成任何医疗、处方建议。患者请在专业医疗工作者指导下接受治疗。

世界血友病联盟(WFH)去年估计,全球约有四十万血友病患者,大概每五个当中有四个患的是 A 型(甲型)血友病。

A 型血友病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由于特定遗传形式,患者主要是男性。患病的男婴,出生不久即可发病:他们身体的任何部位,无论体内、体外,都可能因为微不足道的原因,或者毫无来由地出血不止。

这些孩子不得不像易碎的器皿那样,被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远离操场,远离学校,甚至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家里或医院里眼睁睁看着窗外的同龄人玩耍嬉戏。每一次无意的碰撞、跌伤出血,都可能夺走他们的生命。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膝关节反复内出血,血液在关节腔隙内形成粘连,使关节肿胀、扭曲,下肢难以活动,小小年纪就只能在轮椅上度日。

血友病性关节病

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医生们证实 A 型血友病患者的出血症状,缘于其体内缺少一种促进血液凝固的必要蛋白质:凝血因子 VIII。他们的血液凝固系统失去凝血因子 VIII 后,无法正常完成血液凝固过程,一旦出血便难以止住。因此医生们尝试给 A 型血友病患者通过静脉补充凝血因子 VIII,事实证明确实有效,A 型血友病患者的整体寿命、生活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他们必须时常拖着一根插入身体深处静脉的导管,每周花上几天时间补充凝血因子。

和其它体外蛋白质进入人体一样,部分 A 型血友病患者的免疫系统视外来凝血因子 VIII 为敌,生产蛋白质来抵抗它们,使补充的凝血因子 VIII 无法发挥效果——这种蛋白质医生们称之为“凝血因子 VIII 抑制物”。这些患者的生存希望刚刚萌生,又突然黯淡。

针对这一类患者,现代医学也找到了对策。第一种方案,长时间反复补充大量凝血因子 VIII,逼迫患者的免疫系统不再视其为外来者。这种方案耗时长(一至两年),用药多,成本高,还无法保证百分百有效。如果第一种方案无效,或者无法选择第一种方案,患者只能采取第二种方案,预防性或出血时补充大量血液凝固系统中的其它蛋白质(如凝血因子 VII),尝试跳过凝血因子 VIII 的环节完成血液凝固过程。这种方案同样离不开经常、长时间的静脉用药,成本也不低廉。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至今没有相对高效、便利的治疗手段。

本世纪初,日本的一群科学家突发奇想:既然凝血因子 VIII 通过与其它两种蛋白质(凝血因子 IX凝血因子 X)同时结合发挥作用,能不能人工合成一种蛋白质模拟凝血因子 VIII,起到相同的效果呢?接下来的十年,他们前前后后试验了超过四万种蛋白质,终于找到一种能够模拟凝血因子 VIII 的蛋白质。不仅如此,这种蛋白质还可以像胰岛素一样直接在肚子上扎针用药,可以最长每月用一次药,无疑将极大地降低 A 型血友病患者的治疗负担。

凝血因子 VIII 与 emicizumab 的作用机制

科学家们首先想到了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因为凝血因子 VIII 抑制物不会影响这种蛋白质的效果。他们招募了近两百位患者,上至年过花甲的老者,下至不到两岁的婴儿,开始测试这种蛋白质——被命名为“emicizumab”——对 A 型血友病的效果。临床试验起名“避难所(HAVEN)”,科学家们满心希望这种新药可以为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带来更大的慰籍与安宁。

试验结果令科学家、医生、患者欣喜若狂:十二岁以上的患者,没有接受治疗前,平均每年需要治疗的出血次数超过二十次,而接受治疗后平均每年需要治疗的出血次数甚至不到三次,生活质量也明显改善。十二岁以下的患者呢?每十名接受治疗的孩子,就有约九名未再出血。

年初,试验数据递交给美国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FDA),申请 emicizumab 作为药品上市销售,救助更多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FDA 当即授予了突破性治疗资格,不仅因为它是血友病治疗史上第一个非血液制品或衍生品的主要治疗药物,更因为它是近二十年最有可能重新定义产生抑制物患者群体医疗现状的药物——恰如 某位患者母亲所言

我的儿子七岁。之前需要静脉输注药物,每周至少三次,每次最长两个小时,我们的生活以他的治疗为中心。使用 emicizumab 后,他现在预防出血只需一周注射一次,还为学会自己给自己打针感到自豪。他现在的出血次数不仅比以前减少,而且有更多时间去做一个孩子该做的事情。我们一家也因此拥有了更多美好的相处时间。

科学家们当然不会就此满足,仍然马不停蹄地研究这一药品对未产生抑制物 A 型血友病患者,或每月(四周)注射一次的疗效。相信不久的将来,就可以看到更详尽的数据了。

十个月漫长的等待,FDA 批准了 emicizumab 的上市申请,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就此迎来崭新的治疗时代,对未产生抑制物的 A 型血友病患者也意味着潜在的新时代。而这只是序曲,细胞免疫、肿瘤疫苗、基因疗法层出不穷的今天,更多新型的血友病药物同样正在路上。感谢无数为此奋斗的科学家、医生、患者、看护者,数十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让血友病患者的希望如初升太阳,在地平线那头越来越夺目。

图片来源:

扩展阅读: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从临床医师到药物临床开发工作者,自己的角色、职责翻天覆地,帮助患者摆脱病痛、改善生活的初衷依旧。我会在这里分享医学方面的个人见解,同时尽可能介绍医药领域的新动向、新信息,希望大家与我一同体会现代医学发展带来的喜悦。(原专栏名「医学院的冷知识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