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GSM退网:话音业务重组势在必行

面临GSM退网:话音业务重组势在必行

孙宇彤孙宇彤

前文 -> GSM退网: 策略与准备

一、概述

GSM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移动通信制式,目前仍然承担着移动通信网络中大量的话音业务。不过由于GSM网络安全以及频谱利用率的缺陷,GSM退网已经不再悬而未决,而是摆上了议事日程。

虽然GSM的退网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涉及的问题必须尽早规划。其中GSM承担的话音业务量如何转移,就是GSM退网涉及的一个主要问题,本文就针对这个问题,提出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二、稳定的话音业务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16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显示,到2016年底,4G用户已经成为中国移动电话用户的主流。

在中国的4G用户中,有七成使用中国移动的网络。根据中国移动发布的季度营运数据,下图展示了2014~2017年间每个季度的数据与话音业务量,可见用户的移动数据流量在快速增长,四年间增长了16倍以上,这与4G用户的爆发式增加是匹配的。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用户的话音业务量基本维持稳定。

为什么在数据业务快速发展的时候,话音业务仍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呢?我认为有以下一些主要原因:

1. 话音业务广为普及,所有的固定以及移动终端都支持话音业务,普及率为100%。固定话音业务经历了100多年的发展与应用,移动话音业务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与应用,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人人必须的基础业务。

2.话音业务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从传送信息的方便性以及易用性来看,话音业务在各种通信业务中都是首屈一指的。话音业务的移动性更佳,很多场合只适合话
音。移动通信网络也为话音业务的移动性进行了大量的优化,完全能保证话音业务的良好质量,比如在步行中长时间通话。

因此,在工信部发布的《2016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中我们看到,2016年的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2.81万亿分钟,只比2015年轻微下降。

其他运营商的情况也是类似的,根据中国电信发布的年度移动话音通话总分钟数,在2014年~2016年间,移动话音通话总分钟数呈持续增长的态势,从6559亿分钟增长到7206亿分钟。

三、不可放弃的电路交换

移动电话用户的话音业务可以基于电路交换CS技术以及分组交换PS技术来实现,2G/3G移动通信网络以及CSFB技术基于电路交换技术,是目前移动话音业务的主流,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话音业务量;而基于分组交换技术的有VoLTE以及OTT(Over the Top)。

虽然移动运营商在力推VoLTE,但即使是国内网络以及终端普遍支持VoLTE后,基于电路交换的话音业务也不可能被淘汰,主要原因有:

1. 电路交换技术与话音业务的长时间、低流量特性更加匹配,LTE网络更适合传送突发、大流量的数据包,传送话音业务并不合算。

2. 国际上3G用户仍然持续增长,采用电路交换技术的3G话音业务持续存在,仍然需要保留电路交换技术来支持这些3G用户的国际漫游。

3.固定电话业务长期存在。在《2016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中提到,到2016年底,全国的固定电话用户为2.07亿户,虽然数量持续下降,但是用户数量不可能归零。由于固定电话用户POTS(Plain Old Telephone Service)终端的限制,固定电话业务大量使用电路交换技术,全面升级到分组交换技术并不可行。

既然基于电路交换的话音业务继续存在,那么保留基于电路交换的移动话音业务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保留基于电路交换的移动话音业务还能提升国家的通信安全水平,这是因为VoLTE技术需要IMS域的支持,而IMS域网元多、复杂度高、成熟度差,从国家信息安全的角度出发,以实现话音基本服务的可靠性来说,只依靠VoLTE技术风险实在太高。这就像解决城市交通,单靠小汽车并不足够,轨道交通还是很重要的手段。

因此,未来移动通信网络不应该只有VoLTE技术来一统天下,不应该只能依靠分组交换PS(Packet Switch)技术来承载移动话音业务。基于电路交换CS(Circuit Switch)技术的移动话音业务应该也会长期存在,平稳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话音业务的重组

目前国内三大移动运营商都是移动全业务运营商,既有话音业务又有数据业务,现在都运营着基于电路交换的移动话音业务。

虽然基于电路交换的移动话音业务应该长期存在,但是由于GSM、CDMA2000存在退网的预期,也使得三大运营商继续运营话音业务存在困难。

比如中国电信,面临CDMA2000退网;而中国移动,面临GSM退网,都缺乏合适的电路交换话音业务的替代者。至于中国联通,虽然手握WCDMA技术,但由于2GHz的工作频率,覆盖效果不佳。

既然2G退网后,现有的运营商格局维持电路交换的话音业务存在困难,因此本文建议,应该实施话音业务的重组。

具体方法是将基于电路交换的话音业务从三大运营商中剥离,重组为基础电信业务公司,提供话音以及短消息的业务,作为国民的普遍服务和基础服务,类似于供水、供电的角色。话音业务重组的同时,还需要重组频段,具体的重组方案由后续专文来介绍。

实施话音业务重组后,移动通信业务的架构将如下图所示,底层是铁塔、天线、机房等移动通信基础设施,之上是普遍覆盖的移动通信的基础服务,而数据业务覆盖了业务需求密集区,不同的管道代表不同的运营商。

实施话音业务重组,还会带来一大好处,就是将快速发展的数据业务与平稳发展的话音业务分开。

前面我们看到,中国移动数据业务快速发展,话音业务平稳发展,这种情况在其他的运营商中也是如此。由于数据业务与话音业务两类业务的发展速度不同,用户需求不同,捆绑经营其实并不能起到协同的作用。

这是因为三大运营商都是上市公司,管理层以及股东、股民普遍追求业绩成长,平稳发展的话音业务缺乏快速增长的亮点,成为运营商的“鸡肋”业务,其服务质量也得不到运营商的关注。

实施话音业务重组后,基础电信业务公司以普遍服务为己任,考核方式转为服务范围以及服务质量。这样基础电信业务公司可以专注于提升普遍服务的水平,而不是以市场占有率为中心。管理者与员工不会再以吸收新用户为工作重点,工作的态度以及积极性将会大为改观。而新老用户一视同仁,也可以改变目前运营商只关注新用户的弊病。

由于基础电信业务公司的业务内容更加专注,员工技术更为专业,可以预期其服务水平将会更好。

另外一方面,现有运营商剥离话音业务后,考核方式可以维持现有的投资收益考核方式,可以在数据业务领域展开充分的竞争,并可以采用较为激进的市场化营销活动。这样,广大用户提速降费的期望也容易满足。

总之,话音业务重组后,从国家的层面上看,话音业务与数据业务都各有专司其职的运营商负责,任务明确,长期发展的效果会更好。

五、结束语

GSM的退网对通信行业来说,是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关系通信行业的长远发展。

利用此契机,将话音业务重组为基础电信业务公司,并重组相应的频段,让其专注于话音和短消息业务的普遍服务,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以民为本的大国,具有重大的意义。

剥离了话音业务后,运营商可以轻装上阵,在数据业务领域展开充分的竞争,对用户也是一件好事。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