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那个每月 900 块的正规住处

在北京,那个每月 900 块的正规住处

李书航李书航

这段时间坏消息很多,其中大家关注的程度也不一样。很多人对刘鑫和幼儿园的事情更关心。我倒是觉得,北京拆掉群租房,正规租房大涨价,很多“蚁族”被迫搬走的新闻,更值得关注。

看报道,在寸土寸金的帝都,2017年还能有一个月400-500的住处,真是我不敢想象的,而就算是蚁族们曾经的聚居地,例如唐家岭什么的,正规房源的话,也得单间2k,整租4k。

我自己曾经住过的最便宜的住所,是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边上的未名国际青年旅舍,8人间床位月租900,我住了2年才搬出来。

最早我拿着1500的实习工资,交完房租,每天大概十几块钱伙食费,碗筷都要外卖盒洗干净了重复用。

这段抠索的经历造就了我对青旅的好印象,可打牌可弹琴,可找老外练发音,动如闹市,静若无人,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大概一年前我路过此处,看不到招牌了,心里一紧,不会给拆了吧?刚才上网一查,发现10月份还有人给它写点评,好像地方没搬,当时大概只是装修而已。甚是欣慰。

只不过,如果我没记错,这家旅舍几年前开始,已经没有长租优惠了,得老老实实按天付款。哪怕是床位,也跟自如或其他租房没有了价格优势,可能就是地段金贵一点而已。

消费升级嘛。

我们都知道,开网约车(现在开黑车和小蹦蹦)的,洗碗端盘子的,送快递的,打扫卫生的,看大门的,调度共享单车的,做早餐煎饼果子的,他们住不起这么贵的地方,哪怕是一个正规的床位。

报纸上说,政府从来没用过“低端人口”这个词,这是造谣。我也不想用“低端人口”来形容他们,或者形容曾经刚进城时候的我自己。

我们都走了,就好像从没来过。后来的我们,可能再也进不来,而城里的人,要么饿着,要么没人扫房间带孩子,没人给他们做进地铁之前吃的煎饼果子。

对了,路边摊也没有卫生执照呢,也不正规。多花几块钱去吃豪华早餐吧。

「房租」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16 条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