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骨头,便是北京

这骨头,便是北京

陈素封陈素封
早上洗碗听《开卷八分钟》,听到了《平如美棠》,这本书朴实平静,柴静曾经为此书写序《赤白干净的骨头》,序中说到了这样一个场景:

我一直记得,饶先生说上个月有天在院中看到 20 公分长一个黑的东西,是有人丢只骨头,几百只蚂蚁围住啃,他说:「像我从前,扫掉倒了算了,这次觉得,我的力量比它大,我要扫就扫,不扫就不扫,它对我也没妨碍,何必,我不去动它,我进屋,不动它。」

我当时听,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第二天,我再到院子一看,这个骨头变成白色的了,原来蚂蚁把它外面的这些肉隙都吃的干干净净,就剩下骨头,蚂蚁也没有了,这个我想不到的。」

我问他:「这给你一个什么印象?」

「它是生命,我也是生命。为什么我有能力,我有权,我要它死?我一踩它就死了,但又何必呢?它对我没有影响。它也是生命,它也要生活。」

这个采访已经过去了几个月,我记得这些话,但没细想过,有天看书看到黄永玉说,「美比好看好,但好,比美好。」

我看到这儿,想起那根赤白干净的骨头,这就是好。


> 查看全篇《赤白干净的骨头》

blog.sina.com.cn/s/blog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