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天下
首发于言语天下
语言学到底有什么用

语言学到底有什么用

无数次有人问我,无数次我也这样问自己,语言学到底有什么用?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讲,也一直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想。有很多个答案在我脑子里翻来覆去的转,答案到底是什么?我的导师总跟我们说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然而每一个大胆的假设都被我小心的求证而证伪了。但是我今天觉得我想到一个答案,可以用来分享。


学语言学到底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


这个一个不容易被承认或者说不容易被接受的答案,毕竟这个世界上和我一样还有千千万万学习语言学,从事语言学研究的人。以语言学为职业的人数以万计应该属于保守的估计了。学语言学如果没有用,岂不是所有人的工作都白费了,都变的毫无价值。尤其是从一个今后很大可能要从事语言工作的人来说,这么说几乎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这无异于自己揭开自己的老底,抑或是自己掀开了自己的底牌。掀开自己的底牌也可以是一件好事,毕竟你要完成这个动作的前提是:首先你要有一张底牌,并且你要知道你的底牌是什么,最后,往往是最后一刻才会去掀开底牌。

我记得刚开始学习语言学的时候,发现了汉语中的语法是那么的复杂,词类繁多,句式多样,用法不一。旁边的人就问这有什么意义,中国人都会说,那时候我在想,外国人不一定知道,这时候意义是为了教外国人。然而随着学习深入,教外国人当然不能教这类的语法知识,反而要淡化语法教学,这时候语言学的意义一下子又变的模糊起来了。

随着你的研究学习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开始思考你现在为之付出青春汗水的这门学科究竟有什么用,你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科技的进步,又给语言学界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人工智能的出现,机器翻译,人机对话等等新兴科技统统涉及到语言学的范畴,无异于给语言学界打了一剂强心针。仿佛又看到了语言学的意义和出路。然而目前在做人工智能,机器翻译的人了解语言学知识的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需要很多,因为语言学的研究思路与计算机工程的思路并不吻合。语言学从根本上是找出自然语言中的规律、规则,用最简单方法表达出来,希望通过简单的方式涵盖绝大部分的语言事实。然而计算机工程不那么需要简化,只需要通过庞大的数据库以及高速运转的处理器,将几乎所有的可能性列出然后进行排列组合,当然这里需要一些特定的算法来简化一些运算,但是这与语言学家研究出的绝大部分内容内容少有关联。于是语言学的意义又陷入到了一种虚无当中,似乎语言学变成了一种游戏,一种运算推理的游戏。在这个游戏中,往往自圆其说变成了一种行业内部的约定和要求。语言学家们使用着各种各样看得懂汉字但是不明白意思的术语来解释各种的语法现象,然而就连与语言学最接近的语言教学中都很少使用这类的学术陈果,仅有极少部分可以落地开花。

我记得我的一个老师曾经给我提出的一个建议就是多问自己为什么,问过一个为什么之后,再继续问自己一个为什么。我也确实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审视自己的论文选题意义,问了两个为什么之后,就回到了研究语言学究竟是为什么?这不禁让我陷入了更深的思考。推而广之,到其他的学科,对意义的追问不经意间变成了一种虚无主义的探索。

很多学科,比如自然科学的绝大部分都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改变世界,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有些学科是创造美的,艺术和文学都可以给人以美的享受,抑或是给出一个感官的刺激让你沉醉其中。语言学却很少做出了这方面的贡献。这个社会似乎完全不需要去找来一个古文字学家来告诉你甲骨文的这个字是什么意思,从古至今演变的字形。也不需要一个古音韵学家来个你构拟出一套上古汉语音系系统,一套让你听起来完全听不懂像外语一样的语音。当然更不需要你来给他讲解汉语中有几个“了”,日常生活中也不会去分析“王冕去年死了父亲”的句法结构。

所以人类社会究竟为什么需要语言学,换句话说,语言学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变化,语言学家是否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美与爱。我想了又想,我好像说有,但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最终的答案还是否定的。

得到这种答案的沮丧感让我觉得人生的失去了意义。转念一想,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世世代代的人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这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哲学问题。放眼到整个人类社会,个体的意义微乎其微,对于种族的意义就是把自己的遗传基因传下去,毕竟现在活着的都是生物进化的奇迹。除此之外,其他的意义说大可以比天大,说小真的可能还不如一只蚂蚁存在的意义。所以硬是要给出一个意义就是:

没什么意义!

人生也没什么意义,我们终究会死,然而我们还要活着。所以意义对于活着并不是一个充分条件。我们的生活依旧可以很丰富多彩,我们依旧可以做很多事情,即使它没什么意义。人类大多数的行为与活动都是无意义的,充其量是人类社会赋予的人为的意义。然而我们照样还是可以获得丰富多彩,可以挥霍并不富裕的时间,耗费着青春去研究一个叫做语言学的学科。所有人都在走向死亡,个体物质躯壳的失去活性似乎是我们一生的必经之路。所以你好,再见也是常态。

既然人生都是这样,语言学也要一定有什么意义吗?也要一定改变世界?改变人类吗?

语言学就是一种游戏,

一种高级的思维游戏,

一种高级逆向思维游戏,

一种高级自我解读的逆向思维游戏。

医学解剖的是我们的肉体,语言学家是在解剖我们的思维。语言是我们思维的一种表现,思维是如何组织、如何形成、如何表达的,这恐怕最有权威回答的是语言学家。这种逆向是因为大脑是一个黑盒,我们不能把大脑切开时时观看里面的工作原理。我们只能通过外部的信号去逆向解码。这像极了二战时期的图灵机,也许是上帝为我们写好的密码,我们只知道如何使用,却不知道这密码究竟是以何种形式编写出来的。语言学恐怕就是这么一个和上帝玩的游戏,也就是在和自己玩的游戏。所以自圆其说就是寻找自己内心中的一个平衡点。

研究语言学需要那么多意义吗?在我看来,并不需要。就像玩俄罗斯方块需要那么多意义吗?不过是追求一层方块消除时的快感。语言学多少意义是生拉硬拽的,有多少意义是为了写论文,申请项目而牵强附会的。没有意义就不能玩这个游戏了吗?玩游戏还需要那么多意义吗?有时候简单、纯粹会不会来得更接近真相,接近胜利。


如果再有人问我,你们语言学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真的会回答没什么意义,玩玩而已。

如果有人问我,你说这么多真的假的,对不对?

我会回答,当然是错的,但是这是对的路。

编辑于 2017-11-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