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国内十天的一些小观察

感恩节回国了两周,北京三天,上海三天,杭州三天,虽然每个城市待的时间都不长,但是信息密度很强,对于我一个长期宅居西雅图的人来说,还是很shocking。感觉回国之后第一个要捡起的技能就是:navigate through complicated systems的能力。

对于大部分在外漂泊的朋友们,留在美国还是回来,是一个永恒的问题。所以分享一些自己的观察和聊天内容~供大家作为数据点进行参考。


观察一:无处不在的鄙视链

前几天很大的一个感受就是,人人都在比较和被比较的情况中努力地活着。衣食住行很多程度上体现的不是个人偏好,而是人的阶级属性。二环的鄙视四环的,浦西的看不起浦东的。北京的阶级感比上海强好多,上海的又比杭州的强好多。

人人都生活在充满评价的目光之下,同时在这个熔炉里加入自己评价的目光。


观察二:信息密度巨大

国内联系和沟通成本巨低。发生什么事,拉个微信群说一下,一个新的关系链就诞生了。或者约出来喝个茶,街边到处都是茶馆咖啡馆。大部分人都认可这种informational chat的价值,真的可以做到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进行思维碰撞,而不是仅仅关于签证、股票、休假、美食这些国外经典保留项目的交流。


观察三:习以为常的加班状态

这个很多人都知道了。从不同的渠道听不同的互联网产品团队说自己晚上十点十一点离开一周工作六天都是很正常的。回到国内,要做的第一个心理准备就是放弃work-life balance吧。

但话说回来,这也真的是一个能够做事的地方。我接触的几乎每个人都在认真地一边工作,一边抬头看方向,加薪和升职都不会像国外那么按部就班,对眼光头脑和努力会有快速的奖赏。


观察四:Anxiety-driven

感觉国内的优质生活是属于特权阶级的。接触的好多同龄人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焦虑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是否能够产生最大的价值。从一个抽象层面上说,大部分人在爬一个ladder,而在大城市里,阶级流通地更快一些,别人爬上去的故事被不断放大。

希望的春风带来了焦虑,而焦虑和苦恼都是有阶级性的。大部分苦恼都可以随着阶级的跃迁而解决,然后伴随着一批新的苦恼侵入生活。


观察五:无孔不入的商业模式

回来了很普遍的一个感慨就是,什么都能作为一个生意。只要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甚至没有市场也能硬生生地创造出一个市场来。从内容的创造到分发,每一处风口的整个链条,社会的边边角角,都有不同的人在上面make a living。只是有的生意大,有的生意小,有的光明正大,有的游走在灰色地带。

作为一个大脑空空如也的人,我已经数不清楚自己感慨了多少次”原来还能这样做。。。“


观察六:空间的可能性

在国内第一次感受到空间是有主题性的,而且可以依托于这个主题引入各种各样的活动,来沉淀客户关系。大城市不少空间的工具性下降了(譬如健身房就是用来锻炼的),空间的社交性和价值观起来了。

一个健身房的空间,就是人与健康的生活方式关系。一个酒店,是人与居住环境的关系。一个商场,是人与消费主义的关系。

这就是所谓的”消费升级“?



想到可以再添,也欢迎国内国外的小伙伴贡献自己的观点,哈哈~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