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电影
首发于学电影

寻梦环游记 与 叙事模式

迪士尼出品、皮克斯制作的新一部作品《COCO》惊爆了国内市场,也让不少人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力。“引人落泪”本身可能算是影片的一个营销点,但是作品确实包含了丰富的感情因素,以及扑面而来的热忱诚意。每次有迪士尼或皮克斯的动画上映,我们都会感受到美国同行们在叙事上高超熟练的技巧,值得学习。

从整体叙事类型上看,本片与许多美国动画作品一样,走的是“个人问题+高概念”的双拳出击模式。这个模式的重点在于两点,第一,从接地气的、贴近大众的普世情感问题入手,第二,营造出新奇、瑰丽而又有趣的高概念新世界。前些年大火的疯狂动物城、头脑特工队,乃至更之前的各种总动员,都是这个模式的产物。就本片来看,个人问题就是以主角米格的这个家族与梦想(同时音乐梦想也有一些快乐因素在里面)矛盾入手,观照的是一个全人类几乎都会遇到的亲情与个人价值的问题;高概念世界,就是利用墨西哥亡灵节作为原型,塑造了一个生动有趣的彼岸世界。

我们来看影片是如何在情节进展的过程中将叙事模式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影片开头首先需要解决一个设定和故事背景的问题,创作者利用墨西哥剪纸这个特色,辅以米格的旁白,很迅速地就讲清楚了曾曾祖母和曾曾祖父这个过去的故事,另外直接进入了主人公的基本矛盾,就是对音乐的热爱和家庭的禁止。旁白结束于米格与擦皮鞋大叔的对话,这也是个叙事小技巧,当我们不得不使用旁白时,讲旁白结束于对话是一种讨巧的方式,避免过于老套的“很久以前……”这种叙事气质。

营造主人公初始氛围时,要将矛盾、困难写到极致,在本片就反映到他反复期望参加比赛,一直不得,最后误以为歌神是自己曾曾祖父,从而终于秘密被家人发现,吉他被砸,自己也说出了伤人的话。(顺便也可以注意编剧导演是如何一个个引入米格的家人的,并不混乱)在这种叙事模式之下,编剧也顾及到了人物细节的合理性,米格家人对他的爱护成为一种桎梏,尤其在他们鼓励米格开始学习做鞋子这个情节点上,十分动人。到了人物的最低潮点,激励事件就可以出现,亡灵世界就可以开始被引入了。

对于高概念世界,有两个最重要的点,第一是趣味性,第二是自成一体的逻辑性。故事进展到米格进入亡灵世界,有几个问题要解决——接下来的故事如何进展,米格进入亡灵世界的逻辑合理性。明显地,编剧让米格先遇见自己的亡故亲戚,同时反复重复两个非常重要的基本设定:第一,摆照片儿的人才能回到阳世,第二,这些骷髅人的骨架子都挺松散。第一个基本设定涉及到剧情发展,第二个则是一个亡灵世界很重要的视觉特色,在之后反复出现。

接下来的剧情障碍和推动力,是米格需要家人祝福才能回到阳世,而他期望祝福中不要包含禁止自己玩儿音乐(同时也解决了米格进入亡灵世界的逻辑性),立刻地,他要去寻找歌神。寻找歌神的路上,我们都知道,陪伴他的赫克托其实就是他的曾曾祖父,那么这个人物就必须有一个稍早的出场,于是我们都知道,在进入“海关”时,他就已经出场了。与此同时,那场戏还包含了另外两个作用:第一,强化没照片就不能去阳世的设定,第二,展示海关这个有趣的高概念设定。多么紧凑有效的剧作!

进入寻找歌神过程后,剧情立刻提出了一个新的障碍推动力,那就是“终极死亡”。到此,基本所有剧情设定与力量都已经出场,情节真正进入冒险过程。人物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不断在不同的剧情设定力量中反复游荡,同时完成自己的性格成长和变化。

《寻梦环游记》在叙事模式的基本设定之下,非常动人的是利用了生死回忆、音乐等等感情因素来加强故事的感染力,以及人物的共情。将最后最动人的设定,设置成为太奶奶COCO对父亲最后的回忆,以及米格回到阳世当着家人的面唱歌给太奶奶听,是影片最动人的段落;除了亲情、感情因素意外,就是这一场戏包含了米格的音乐-家庭矛盾、赫克托的命运、那首音乐的剧作意义等多个情节交汇,使得这场戏不仅在感染力上非常高,在剧作上也牵动着整部作品。

当我们厘清《寻梦环游记》的创作思路,我们会发现,本片或者说许多优秀好莱坞作品,最高超的技能并不是做出多大的创新性叙事,而是将基本叙事模式以及编导技巧极其圆熟地整合在一起,与此同时在美术、概念设置、音乐等富有感染力的技术层面给出饱满而富有热情的产品。在电影漫长的制作周期中,能够保持影片最初所设定的基本感染力,是因为创作者、以及背后的制作人、出品人,始终维持着强大的专业能力和敬业态度。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看点儿电影,学点儿电影. 想看更多,欢迎关注公众号“学电影的杂余” 微信号:xue_dian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