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你笑女德班蠢,女德班笑你太天真

闲话|你笑女德班蠢,女德班笑你太天真

不知道各位朋友还记不记得今年上半年大出风头的丁璇老师,就是在高校演讲,宣传“女德”,说女人被家暴要忍,常挨打身体好的那位?

最近更奇幻的事情发生了:不仅有人信仰这样的“女德”,为数还不在少。

近日辽宁抚顺的某女德班被曝光,女学员们谨遵导师“女人就该少说话多干活,就应该在最底层”的教导,早上4点半就起来兢兢业业做家务,擦厕所蹲坑的时候嘴里默念“我的心比它更脏”;在孔子像面前下跪磕头,忏悔自己化妆,有违女子的“性德”。

她们信奉的观点是女强人没有好下场,女人生来就是为了服务的,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坚决不离婚……还有诸如“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这种让人槽多无口的伪科学。

我实在不想驳斥这些观点和行为有多傻,把它们一条条列出来说卧槽你们看好奇葩哦,因为它实在是蠢得太明显了,蠢到可以当成笑话来看,蠢到让你觉得那些导师自己都不相信这些话。

比如满嘴里说着男人是天女人是地的女德代言人丁璇老师,她本人在讲台上挥斥方遒,在讲台下办夏令营卖保健品敛财,可没看出一点不与男人争强的意思。三年内全国做了300场演讲的她,头衔众多人脉深厚,政商两道都颇吃得开,简直可称是创业先锋,女中豪杰嘛。

抚顺的那个女德班,导师们也多为女性,她们天天在外讲课赚钱,还有空在家当奴才吗?

所以下次出来圈钱的时候,可以不要一边打自己的脸一边圈吗?

然而,最让人懵逼的是,这么蠢的东西为什么还有人会信?

或许女德就和中年男人的茶道、国学一样,是一种化解焦虑的工具吧。

会相信女德的,多半是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女性,她们没有能力在商业社会实现自己的价值,也多半没有高颜值可以在男性社会如鱼得水,而她们不管是在原生家庭还是在社会中、在婚姻关系中,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压迫和歧视,家暴,就是其中最极端的一种情况。

而由于自身能力的缺乏,她们不仅难以理解这种压迫和歧视是如何产生的,更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解脱出来(或者想出来了也没有实力去实施)。

面对几乎无法摆脱的恶意的生存环境时,她们中的一部分就倾向于去合理化这种压迫,例如,把自己受压迫的原因归结为“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女人生来就是伺候男人的”。

于是在这种扭曲的认知中,她们反而找到了一种舒缓压力的方法:把自己受的苦,都归结成了自己的“德”,而自己的境遇不够好,是因为自己还不够有“德”。

所以丁老师和女德班有没有自打嘴巴根本不重要,她们的聪明之处在于精准地捕捉到了为数庞大的这群女性的心理需求。

女德班们所生产的这套思想,披着能让她们产生敬畏感的传统文化的外衣,内在则是专门针对她们处境和理解力的自洽逻辑:你之所以受压迫,是因为你还不够有“德”,头伏得还不够低。

于是女德信徒们就选择去奴化自己,取悦男性社会,而越奴化自己,就越是对施暴者纵容,于是就被压迫得更狠,那么就需要更加地奴化自己。女德班因此便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生意。

部分女德信徒也许能真的让自己达到心理平衡,甚至“感化”丈夫,但这套逻辑的真正受益者,是女德班。

丁老师挂牌的中华经典网做电商,曾贩售一款标价6800的“固本能量平衡舱”。抚顺的那家女德班占地12亩,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这么大的家底,不知学费又是定价几何?

女德导师们才不care被人骂蠢呢,良心都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挨两句骂算什么。

只是我没想到,那句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的笑话,竟然可以是真的。

编辑于 2017-12-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