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永泉 | 胜诉,非诉工作是基础【二】

邓永泉 | 胜诉,非诉工作是基础【二】

关键词:商事仲裁、合同目的、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设定权利、附随义务


续接「胜诉,非诉工作是基础【一】(可点击链接)


理论上乙方有三个解决方案。

第一个,请求仲裁庭裁决甲方直接向其付款,而无须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

第二个,请求仲裁裁决甲方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然后另案再诉,请求仲裁庭裁决甲方从共管账户中释放支付投资款。

第三个,请求仲裁庭裁决甲方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然后再从共管账户中释放向乙方付款。


显然,第一个解决方案效率最高,最符合乙方的利益,我们就重点探讨该方案是否可行。


第一,“经另外一家公司同意,双方从共管账户中释放投资款将其支付给乙方”的真实意思。


首先,从该条款的词句来看,“经另外一家公司同意”不是甲方付款义务产生的条件,而是甲方履行付款义务的条件,也就是说,在“经另外一家公司同意”之前甲方就已经承担付款义务,只是在“经另外一家公司同意”之后甲方才须履行付款义务,这是该条款的第一层意思。


其次,该条款不是为该“另外一家公司”(以下简称“该另外一家公司”)设定权利,这是该条款的第二层意思。需要提示读者注意的是,此处的前提条件是履行义务的前提条件,不是合同法第45条或民法总则第158条规定的附生效条件,二者法律属性完全不同,不可混淆。否则,就会将该条款曲解为经该另外一家公司同意付款后甲方才产生付款义务。


第二,甲方向乙方付款及其付款方式(无论是先付至共管账户再从共管账户释放付给乙方,还是直接支付给乙方而无需先付至共管账户)是否会损害该另外一家公司的利益,该另外一家公司是否可以主张权利。


首先,该另外一家公司不是协议书缔约方,在协议书项下就不享有权利、不承担义务,从合同相对性来讲,该另外一家公司无权依据协议书主张权利。


其次,协议书也不是为该另外一家公司设定权利,该另外一家公司无权依据协议书主张权利。


综上,甲方向乙方付款及其付款方式不会损害该另外一家公司的利益。


第三,此时甲方是否可以直接向乙方付款,而无须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再由双方从共管账户中释放付给乙方。


首先,甲方在协议书项下的合同目的是确保乙方依约完成后期剪辑工作并将工作成果提供给甲方,乙方在协议书项下的合同目的是确保甲方向其支付投资款。双方约定甲方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各自合同目的得以实现。对于甲方来讲,要避免乙方收款不履约;对于乙方来讲,要避免自己履约了但甲方不付款。


其次,在乙方提起仲裁之前,乙方就已经完成了协议书约定的后期剪辑工作并将工作成果提供给了甲方,甲方也没有提出异议。至此,甲方的合同目的已经实现,从维护其利益角度来讲,其无需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


再次,甲方没有如约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已经构成违约,若其如约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乙方就可以直接请求裁决其将投资款从共管账户释放支付给乙方。然而,甲方没有如约向共管账户汇款,若此时仍要求甲方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再从共管账户释放付给乙方,就会导致甲方从其违约行为中受益,阻碍乙方实现其合同目的,这不符合公平原则(合同法第5条)和诚实信用原则(合同法第6条)。


综上,此时甲方可以直接向乙方付款,而无须先将投资款付至共管账户,再由双方从共管账户中释放付给乙方。在这个问题上,作者提示读者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形式都是形式要件,要从合同目的的角度去分析认定。


第四,甲方或乙方是否必须先征求该另外一家公司关于付款的意见,如果该另外一家公司不同意或者不理睬怎么办?


首先,双方明确约定“经另外一家公司同意,双方从共管账户中释放投资款将其支付给乙方”,因此,甲方或乙方,特别是甲方(因不付款有利于甲方),应主动征求该另外一家公司是否同意付款的意见,这也是合同法第60条规定的合同履行中的附随义务。


其次,该条款没有明示双方约定经该另外一家公司同意方可付款目的,无论是作为合同约定不明的补救(合同法第61条)还是合同解释(合同法第125条)来处理,均应符合合同目的及公平原则(民法总则第6条、合同法第5条)和诚实信用原则(民法总则第7条、合同法第6条)。


因此,只要是乙方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甲方的合同目的就得以实现,那么它就应付款,即使该另外一家公司不同意付款,除非其有合理的理由。如果该另外一家公司不同意付款但又没有提出正当理由或者不予理睬,其结果会导致甲方从中受益,仲裁庭就应按照民法总则(因为该另外一家公司是不是协议书的缔约方,不宜适用合同法)第7条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该条的措辞是“诚信”)认定该另外一家公司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甲方不应据此拒绝付款。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还没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