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见证人——那些被隐瞒的儿童虐待案(二)

耶和华见证人——那些被隐瞒的儿童虐待案(二)

续接前文,上一篇写到恋童癖者能够在耶和华见证人中找到庇护的根本原因:

双见证规则

长老的三年规则,

以及排斥理性的世俗智慧。

此外还有个至关重要的决策:

"维护上帝的圣名"

耶和华见证人认为他们是上帝在地上的组织,中央长老团成员是上帝用圣灵膏立的忠心睿智的奴隶,来管理地上的一切财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他们给成员一种“组织的声誉受损等同于上帝的圣名受到侵犯”。这点时常表现在”害怕上帝的圣名受到指责的名义来阻止政府机构的法律系统的参与。比如在1996年3月15日的守望台文章有这样的观点:

4 对耶和华上帝紧守忠贞也能够保护我们,免得我们做出一些羞辱他圣名和王国的事来。举个例:有两位基督徒彼此争执,相持不下,结果竟然诉诸世俗的法庭。法官问道:‘你们两人都是耶和华见证人吗?’显然法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闹上法庭。这是个多大的羞辱!这些弟兄如果对耶和华上帝忠贞不二,就无疑会听从使徒保罗的劝告:“其实,你们彼此诉讼,就已经是全然失败了。为什么不情愿受人亏待呢?为什么不情愿受人诈骗呢?”(哥林多前书6:7)为了忠于耶和华上帝,我们宁可遭受个人损失,也不愿为耶和华和他的组织带来羞辱。w96 3/15 第 15 页 第 4 段 渡过忠贞方面的考验

这里写到为了忠于耶和华上帝,我们宁可遭受个人损失,想想这个个人损失包括什么呢?(当你的孩子被性侵犯,为了组织的声誉,长老也许会告诉你不要去报警,上帝是个乐于宽恕人的上帝,我们也要乐于宽恕弟兄的犯罪。)

这里的问题不是耶和华的圣名,而是守望台组织的声誉。当一个证人猥亵一个孩子时,人们不会责怪上帝。如果把责任归咎于犯罪者以外的任何人,那么我想责任应该指向守望者协会的规则和条例。

当一名会众中的罪犯被发现是一名儿童骚扰者时,长老们在司法委员会保密的信息下保留了教会的特权。这包括不向警方报告这些事情。由于害怕以耶和华的名义受到指责,目击者常常不敢去见警察。在法律案件中,守望台律师声称圣经说长老必须保存他们所知道的有关犯罪机密的信息。这有点类似天主教的忏悔。


在圣经里,“无耻的行为”总是牵涉到严重的罪,通常跟性有关。长老要决定人是否有无耻的行为,就该留意当事人是否明目张胆、放浪形骸、污秽不洁、厚颜无耻或伤风败俗。 另一方面,如果人严重违反耶和华的律法,虽不至于表现恬不知耻的态度,却可能是“贪行”不洁的事,长老就要视之为严重的不洁,加以处理。
要裁定一个人有没有达到严重不洁或有无耻行为的地步,是一项严肃的责任。事情牵涉到人的生命。因此,负责处理这类案件的长老,应该祈求上帝赐予圣灵,帮助他们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和悟性。长老要尽力保持会众洁净,他们的裁决必须完全基于上帝的话语,以及“忠信睿智的奴隶”所提出的指引。(马太福音18:18;24:45)w06 7/15 第 31 页 读者来函

从这里可以看到,长老基于圣经以及“忠信睿智的奴隶”的指引决定一个会众成员是否有犯罪行为和是否悔改被重新接纳。

1986年,国会通过了“虐待儿童受害者权利法案”。这使得儿童在性虐待案件中得到民事索赔,并导致越来越多的天主教会案件发生。在明显的回应中,一封1989年的机密信件被发送给长老,说明长者与警方,而不是社会法律部门接触有关虐待儿童的指控。“长老”信详细介绍了保密信息,包括信件的内容。2012年Candace Conti法庭案件发现这封信的指示导致虐待儿童案件被隐藏起来。

一九八九年长者虐待儿童的个案表明,如果会众所在的地方必须向当局举报,他们应该在电话亭匿名打电话。这是非常无效的,因为警方通常无法跟踪匿名电话。以下是从法庭展览中获得的表格的副本。这个指示在1993年被重申。(我的网盘分享链接: pan.baidu.com/s/1hrUgUU 密码: tcph)

直到2002年,守望台才接受了可以直接与警方联系。这被添加到2010年的长老手册(上篇文章已分享)。

“虐待儿童是一种犯罪行为,绝对不要向任何人建议他们不要向警方或其他当局报告虐待儿童的指控,如果你被问到,是否要向有关部门报告这个问题是个人的决定每个人做出决定,对于任何一个决定都没有会众的制裁,老年人不会批评任何向当局报告这种指控的人,如果受害者想报告,这是他或她的绝对权利 - 加拉太书6:5。牧养神的羊群 pp.131,132。

然而,会众本身并没有得到保护,因为长老们不会指出会众中的恋童癖。甚至当一个人因虐待儿童而被开除时,唯一的公告就是“[XXX]不再是耶和华见证人之一”,甚至可能在以后,“[XXX]恢复为耶和华见证人之一”。(曾经身在其中的人,我想都能深有体会。)

在1997年,有人解释说,当一个儿童骚扰者搬到一个新的会众的政策是让老人知道这个人的过去。令人不安的是,只有长老才会被告知,而不是会众。恋童癖者也被称为“前儿童猥亵者”,显示了守望台对恋童癖者欲望的持续性质的无知,并将其犯罪行为降至最低。

1997年3月14日给长老信第2页

长老现在要去他们法定要求的国家的世俗当局。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伯特利建议不要去没有法律义务的当局。在与警方联络之前,长老应寻求守望台法律部门的意见。2002年10月10日发送给澳大利亚所有长老的长老机密信函中陈述了以下限制性规定:

“如果在与本社联系之后,确定长老应该向当局报告虐待儿童等事项,那么这样的报告不会被认为是违反保密的,长老应该经常与本社联系向世俗当局提供有关保密事宜的任何信息“。

2013年,在澳大利亚“关于宗教和其他组织虐待儿童问题的调查”中,澳大利亚守望台支部协调员Terry O'Brien证实,在澳大利亚,长老没有报告虐待儿童案件因为没有强制性报告规则。

关于Terry O'Brien的完整调查报告(网盘分享链接: pan.baidu.com/s/1pKVUAK 密码: 1ttb)

2015年皇家儿童性虐待机构反应委员会确定,耶和华见证人没有在这方面履行其法律义务。虽然许多国家没有强制性报告的法律指控虐待儿童,一旦长老们通过司法委员会中了解一个犯罪的证据,有法律已经要求通知当局。例如,在澳大利亚,根据“犯罪法”第316条,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义务。

长老已经推卸了保护受害者的道德义务,通过扣留指控和当局滥用的证据。耶和华的见证人为了尽量减少他们的世俗义务,在澳大利亚等国家违反了法律,使更多的人受到不必要的虐待。

守望台继续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反对当局。Trey Bundy报道耶和华见证人向警方报告儿童性虐待行为的法律(2016年2月1日)如何了解守望台律师试图使用神职人员忏悔的特权继续隐瞒虐待儿童的供词信息。尽管这是专门针对天主教忏悔的做法。推理书 第 92 页 -第 93 页 告解(认罪)

全员传道

有关耶和华见证人全员传道的政策我不想过多赘述,这个政策的影响一般表现在两部分:

传道人员的人身安全

(成员多为女性,这个可以参考知乎用户晴天的文章中的一个例子:一位姊妹在晚上传道回家途中被陌生人QJ)

传道人员的自身素质

大众最关心的应该是一个有恋童癖历史的见证人是否有望向陌生人传道。挨家挨户传道被认为是拯救的一个关键要求,如果一个人提交了传道服务报告,那么这个人就能算是一个积极的耶和华见证人。2002年,全国广播公司(NBC)在日线上播放了一个节目,解释说,一个家庭主无法知道耶和华见证人是否在家门口(或者在你家里与你的孩子一起学习圣经)是一个虐待儿童的人。

早在一九九七年,守望台就已经表明,恋童癖者悔改者可能会重新恢复以往的行为,但是却鼓励这样的人去敲陌生人的大门。


按侵犯儿童的人居住地的法律而定,侵犯儿童的人可能要在监牢服刑或接受法律的其他制裁。会众不会在这方面袒护他。另外,这个人既然显出了品格上的严重弱点,以后会众就得小心留意他才好。要是他看来衷心悔改,会众会鼓励他在灵性上继续进步,参与外勤服务,甚至参加神治传道训练班,在服务聚会担任不涉及教导的节目。 可是,这并不是说他有资格在会众里担当重要职任。圣经提出什么理由?
一个理由是:长老必须“自制”。(提多书1:8)不错,没有人能够完全自制。(罗马书7:21-25)可是,受了浸的成年基督徒如果犯了侵犯儿童的罪,就显出一些违反本性的肉体弱点了。经验表明,这样的成人大有可能侵犯其他儿童。当然,不是每个曾经侵犯儿童的人都会重蹈覆辙,但有很多这样的人后来故态复萌。会众无法察验人的内心,知道哪个人会、哪个人不会再次侵犯儿童。(耶利米书17:9)因此,对于侵犯儿童的受了浸的成年基督徒,保罗向提摩太提出的劝告尤其适用:“千万不要匆忙按手在人身上;也不要分担别人的罪。”(提摩太前书5:22)为了保护我们的儿童,曾经侵犯儿童的人没有资格在会众里担当重要职任,也没有资格做先驱或参与别的全时服务。——参看出埃及记21:28,29的原则。

w97 1/1 第 29 页 邪恶的事,我们要切切痛恨


守望台公共关系发言人JR布朗在路易斯维尔信使杂志(Louisville Courier-Journal,1-4-2001)中称,性罪犯只有在有责任心的成年人的陪同下才能传道。然而,耶和华见证人通常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在守望台出版物中没有对此进行讨论,而当其他会众成员没有向会众通报性犯罪者时,这将难以执行。

在1997年,它被印在了守望台,一个普遍分发的出版物,圣经定罪的儿童猥亵者从来没有担任长老的地位,或其他职责,如部长仆人和先驱。

为了保护我们的儿童,曾经侵犯儿童的人没有资格在会众里担当重要职任,也没有资格做先驱或参与别的全时服务。
w97 1/1 第 29 页 邪恶的事,我们要切切痛恨

这种误导给人的印象是,那些拥有这些权力的人可以被信任为没有事先定罪的人。

首先,即使在法庭上被定罪,除非长者能够根据圣经的原则认定该人有罪,否则该定罪并不被视为有效。因此,被定罪的恋童癖者有可能享有监督权。

其次,当守望台给耶和华见证会的追随者和普通公众一个印象时,一位长老永远不会是一个知名的虐待儿童的人,内部文件显示,例外情况仍然存在。

“如果我们过早地任命了一个虐待儿童的人作为部长或长老,那么这个会众将会得不到保护。另外,法院官员和律师也要对任何故意任命前儿童虐待者的组织负责,其后又进一步发生虐待儿童的行为,这可能导致代价高昂的诉讼,其中包括应该用来推动王国工作的专项资金,所以法律上的考虑也必须与恶名的程度,程度不正当行为的发生,多少年前罪恶的发生,以及会众和社会上的人们,包括那些受害者,现在如何看待这个弟兄。

长老信1998年7月20日(网盘分享链接: pan.baidu.com/s/1nuHL6b 密码: t1ax)

“2010年长老手册”继续指出,在“多年”过去之后,虐待儿童的人可以担任长老或部长仆人。

“此外,罪的本质可能会反映他的服侍资格,例如,罪可能涉及过去的虐待儿童,而这可能会使他多年不合格.- w97 1/1 pp。26-29; w77 pp.697-698。 如果不法行为发生在过去的几年内,当他的服务作为一个长者或部长的仆人,他从担任这样的,不是被取消资格“的指责理由。”” 牧神的羊群.38,39页

另外有一个迹象表明,守望塔协会主要关心的是避免法律责任,这是老年人手册“ 注意自己和羊群”的第143页。这个页面是空白的,长辈填写口述的笔记。关于虐待儿童的问题,划了下划线。

Ref Letters:ABE Aug 29th 1989 pg 3; LLA 10/10/2002; 28/8/02。 法律后果。
*如有指控或虐待儿童的指控,请立即与协会联系。别跟其他人说话。
*如果一个兄弟或一个姐姐坦白虐待儿童,请求他们不要和其他人说话,直到你回到他们身边,并立即联络协会。在与协会联系时,仅仅涉及虐待儿童的问题和交换机将会使你通过。
*如果接受过警方的采访,告诉他们,在你寻求法律咨询之前,你是不准备发表声明的。如有必要,马上联系社区或当地的大律师。
*如果出示搜查令或传票,最后的办法是交出任何材料。(Cong文件)确切地找到想要的东西,只交给那个。最好先征求法律意见。(摊档)阅读权证。在信封上写信教会的特权声称,直到事情由法庭决定才开放。
1991年长老书中有关虐待儿童的口述笔记


一个以圣经和圣灵为指导而自豪的组织应该有保护儿童不受任何侵害的政策。如果耶和华指示管理机构,处理恋童癖的政策应引领世界,可以作为指导的榜样。事实正好相反,正如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2015年对儿童性虐待的机构反应中所确定的。

以上。


为了展示更多的证据,在下一篇“JW那些被隐瞒的儿童虐待案(三)”中,我会具体发布几宗著名的耶和华见证人儿童虐待和性侵案。

编辑于 201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