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山野
首发于走向山野
被困127小时,他在无人峡谷里直播截肢

被困127小时,他在无人峡谷里直播截肢

你敢不敢看一场血淋林的截肢直播?看一只强壮的手臂被粗暴地折断骨头,看肌肉被钝劣的折叠刀一点点挑开。

大多数人应该都会悚然摇头。可对于户外爱好者艾伦·洛斯顿来说,不仅要看着,还要亲自握着那把带血的小刀,因为截肢的对象,正是他自己。

这是一个残忍的真实故事,不过,不是关于恨和死亡,而是关于爱和活着。(全文未标注来源图片均来自影片《127小时》截图)


2003年4月25日,28岁的艾伦·洛斯顿(Aron Ralston)对着随身相机,提前录下了一段“遗言”。此时,他已经在无人的美国犹他州蓝约翰峡谷里被困整整1天,卡在深深的夹缝里,没有食物,没有水源,没有救援。



真实的艾伦.洛斯顿录像。视频来源:Erik Lennart Visser上传的视频《Aron Ralston- Real Video of a Survivor》。

艾伦1997年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机械工程系,2002年辞去工程师工作,全力投身户外。

作为一位资深的户外爱好者,他对身处的这片峡谷了如指掌。此前,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困在这里、生死两难;而此刻,相机前的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又会在4天多后自断手臂、重返人间。

真实的艾伦录像。视频来源:Erik Lennart Visser上传的视频《Aron Ralston- Real Video of a Survivor》。

这前后惊心动魄的5天7小时,在1年后被他写进了回忆录《在岩石与险境间》(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2010年,一部根据他的回忆录拍摄而成的《127小时》,以扣人心弦的节奏、动感刺激的配乐、逼真的生理细节,完美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127小时》海报。电影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导演丹尼·博伊尔执导,获得83届奥斯卡6项提名,烂番茄平均分为8.3/10。

亲手触发了危机

2003年4月25日,星期五,艾伦下班后简单收拾,连夜驱车前往熟悉的蓝约翰峡谷,并直接在峡谷露营一晚。与往常一样,自信的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



第二天一早,艾伦从露营点所在的马蹄峡谷骑行17英里(约27千米)进入荒野深处,贡献了一段很燃的山地车越野。

4月26日下午,告别偶遇的姑娘后,艾伦继续独自深入大峡谷,并开始在沿着一条峡谷中的缝隙下降。

他踩了踩脚下一块卡在峡谷中央的大石头,没有问题,于是转身向下,用右手扶住巨石,左手抵住峡谷。

艾伦在峡谷中蜿蜒的的裂缝间自在穿行,触摸石头的温度,感受峡谷之美。
身手矫健的艾伦,注意中间的大石头。

巨石却在他的手臂力量作用下突然松动翻转,坠向峡谷深处。一切都在一瞬间,他在惊愕中被巨石裹挟,一起滚入裂缝底部,右小臂正好被巨石卡住。

艾伦被困的真实自拍,电影中逼真还原了这个场景。图片来源:telegraph.co.uk


情况越来越不对劲

起初,艾伦·洛斯顿并不觉得这是个太大的问题,他有足够的经验和自信面对户外的突发状况,他甚至还拍了张自拍照片。

照片显示,当时的时间是“4月26日,周六下午3点14分”。

还没反应过来,艾伦已经被卡在峡谷缝隙中。

然而,情况却越来越不对劲了。

石头重360kg——和我们的正常反应一样,艾伦本能地想推开石头,他尝试了各种角度和方式,但巨石始终纹丝未动。

艾伦逐渐由焦躁转为愤怒,不断诅咒石头。

被卡的右手在峡谷上留下一片血迹。
艾伦想利用左手和腿部力量使石头抬升,却只是徒劳。

峡谷深几十米——艾伦没有携带任何通讯设备,而这里,是鲜有人至的大峡谷,他想起刚刚偶遇的两个姑娘,拼命呼喊。

可声音还没传到地面,就已经消散在了峡谷夹缝中,只留下更深的绝望。

艾伦大声呼喊两个姑娘的名字,而此时,峡谷内荒无一人。

被中国刀子坑了——让自己暂时镇定下来后,他想起包里一把赠品折叠刀,开始用刀打磨石头。但刀子实在太钝劣,而石头又太坚硬。

艾伦不时紧张地盯着左手腕上的表,时间一秒一秒地跳动,直到日期跳成“4月27日”。

艾伦在被夹住的右手手指上试刀子,刀子钝到连皮肤都很难划开。

尝试拖拽装置——凿石头已然无效,艾伦试着把扁带套扔到上方石头的棱角处,想借力抬升石头。

成功套上石头!艾伦心里燃起了希望,此时已近4月27凌晨一点,折腾了9个多小时的他精疲力竭,沉沉睡去。

恐惧、绝望的艾伦。每一阵爆发的绝望过后,理性又会不断告诉艾伦,不要崩溃,不要崩溃。

可费心设计的拖拽装置,实则并不管用,巨石依然一动不动。在被困24个小时,仍然看不到一丝获救的希望之后,他再一次打开相机,录下了那段“遗言”。

时间变得异常缓慢,艾伦在惶恐中熬过了4月27日。入夜,寒气袭来,求生的本能促使艾伦把绳子缠在腿上御寒。

在这个无助的夜晚,他想到错过的聚餐、想到没有及时联系的母亲和熟悉的朋友,想到生活中的种种美好。

4月28日,周一,不甘心的艾伦开始完善拖拽装置,扣锁、绳索和扁带在他的手里,变成了临时的轮滑装置。可忙乱之后,他明白这不过也是一场无用功。

我真正需要的是9.8毫米直径静力绳,3到4个滑轮,还有8个壮汉才能拉起这块石头。(信息来源:NBC记录片《蓝约翰峡谷绝望的日子》)
艾伦在录制时特地把相机屏幕翻转过去。

再一次打开相机录制当下状况时,艾伦已经不敢直面屏幕里的自己。

没有食物,水只剩100多毫升。艾伦估计,幸运的话,还可以支撑他活到明天,即4月29日晚上。此时,他已经开始把尿存进水袋。

意外得救?——突然间,乌云密布,天降暴雨,雨水从四面八方灌进峡谷,艾伦和石头一道被淹在水下。借助水的冲击和浮力,艾伦终于挣脱了石头,一路狂奔回到自己的车子里。

他得救了?!

幻影般的希望过后,是更深的绝望。

可一句满是无助的“Please”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艾伦脑子里不断涌现的幻觉。

4月29日,周二 ,艾伦突然以一种振奋的姿态,出现在相机镜头里,他把屏幕翻过来正对自己,如分身一般自言自语。

艾伦看似欢快的自言自语里,是藏不住的孤独与恐慌。

在这段看似欢快的自我对话中,艾伦再次明确了一个残忍的事实——没有一个人会知道他遇险,他极有可能就这么死在这里。艾伦的眼神再次黯淡了下来。


等死还是截肢?

被困将近四天,艾伦已经无计可施。

此前,他尝试过切割手臂,可刀子实在太钝了,连皮肤都划不开,更何况骨头。他对着相机的那句自嘲,也成了最让人心痛的冷笑话:

这是个教训,记住,千万不要买便宜的中国货。
刀子钝到皮肤都划不开。

最后的绝望——4月30日,周三,在最后一滴尿液也被强忍着吸干之后,他开始用刀子在石头上一点点刻下自己名字与生日。

在想到那个最后的办法前,艾伦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

幽森的峡谷里不时传来恐怖的回声,而这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象,已然不重要,艾伦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是平常的3倍,冷气一阵阵袭来。

那天晚上,准备最后等死的艾伦又一次陷进了回忆,心爱的姑娘、志同道合的朋友、深爱的父母……他在混乱的意识中,尝试着串联起此生种种,并在其中捕捉到一种强烈的宿命感。

幻觉和回忆不断艾伦脑中交织。
我一直在想,所有的事情,都组合起来了,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这块石头,我这辈子,这块石头都在等我,我恨这块石头。

在这石头的一生中,从它在几千几百万年前,还是一块小陨石的时候。在太空中,它就一直等着来到这里,就这个地方。我这辈子都在朝这里前进,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的每次呼吸、每个动作,都领着我前往这块地表的裂缝。
艾伦与石头的“和解”。

在清晨再次醒来——5月1日,清晨,一只蚂蚁爬过艾伦的脸,阳光洒下来,艾伦慢慢睁开眼睛。

在一片充满希望的明媚中,昨夜的宿命感成为一种积极的暗示,他明确了最后的决定——自行断臂截肢。事后艾伦在回忆录中提到当时的情景:

(那天清晨)我看到了自己的家人,甚至看到了我未来的孩子,我感知到了未来,我告诉自己,我不会死。
艾伦仿佛看见了自己未来的孩子,看到了未来生活中可能的一切。

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艾伦把钝劣的刀子用力笔直插进手臂,在肢体上形成了第一个创口。为了折断骨头,他只能采用一种粗暴而残忍的方法,直接利用身体的扭动把骨头强行折断。(注:以下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不适)

把刀子直接插进手臂后痛不欲生的艾伦。

之后,再用那把钝劣的折叠小刀一点点挑烂皮肤,割开肌肉,挑断筋骨。每一个微小的切割动作,都裹挟着巨大的疼痛,艾伦不断告诉自己“不要晕倒”“不要睡着”。

那个关于未来的幻影,在他忍着剧痛和恐惧切割肢体的时候,一直不远不近地在他心里、在他身边。他知道,每一阵疼痛过后,幻影都会更加清晰。

艾伦在一点点地切割皮肤。

之后,他又利用身体的惯性扭动伤口,将伤口扩大。漫长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终于断臂成功。

在后来的采访中,艾伦·洛斯顿描述了当时的感受:

我切开我的皮肤,肌肉,挑断筋腱,我能感受到疼痛,但是我却莫名地微笑,因为我知道,这些疼痛代表着即将到来的自由。(信息来源:《How i cut off my own arm》)
艾伦断臂的地方。 图片来源:buddybest.tripod.com

向死而生——断臂后,艾伦简单包扎伤口,收好绳子,沿着峡谷的缝隙走去。伤口的血一直在流,他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找到自己的车子或者遇见救援的人。

艾伦遇到一处崖壁,凭着非凡的毅力和技巧完成了单手下降。

在以超人的毅力爬过狭窄和风力强劲的峡谷后,他又单手利用绳索和下降器降下了大约20米的岩壁。大约步行了5英里4个半小时后,艾伦终于遇到了一个徒步旅行的荷兰家庭,成功获救。

抵达医院时,他已经失去25%的血液,减重18公斤。


断肢处,是冰镐

最终,失去小臂的艾伦死里逃生。而关于那段痛苦残忍的经历,艾伦表示:

当我被困在那里,遭受苦难之时,我意识到我想要活着。我有无数次机会选择死亡与摆脱痛苦,但我没有。伤痛可能是祝福,也可以是灾难。

我做了一个促使我重生的决定,我拿回了属于我的命运。这是一个宝贵的礼物,无论何时,重回当时的情境,我也会做同样的决定。(信息来源:《How i cut off my own arm》)
真实的艾伦·洛斯顿与他的冰镐手臂。图片来自:asme.org

活下来的艾伦并没有在断肢处装上义肢,而是装上了冰镐。他依旧热爱山野,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人们惊讶于我重新开始冒险,截肢两个月后我就重新开始了攀登。我投身户外的目的是了解自我,这点从未改变,户外点燃我生命的激情,而激情并不会受到控制。(信息来源:《How i cut off my own arm》)
艾伦依然热爱山野。今年5月,他还在facebook个人主页上,放出了上面这张图片,并幽默地配文:“14年前的此时,我正在自行截肢,我挣脱了那块石头,之后,我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那块石头现在怎么样了呢?”


在电影预告片的末尾,导演放上了一句话:

There is no force on the earth more powerful than the will to live.(译注: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是对活着的渴望。)

而对艾伦·洛斯顿而言:

There is no force on the earth more powerful than the will to love.(译注: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是对爱的渴望。)

因为支撑他挺过来并毅然断臂的正是他对父母的爱、对生活的爱,以及对荒野户外的爱。活着,并爱着。

影片末尾,真实的艾伦·洛斯顿和他的妻儿。那些峡谷中关于未来的美好幻想,都成了现实。

之后,艾伦·洛斯顿每次户外活动,都会告知家人自己的去向。而对于荒野和人生,艾伦也给出了自己的忠告:

我希望人们有计划的进入荒野,同时成为一个懂得责任的人,更重要的是,永远在逆境中保持勇气,信心,和毅力。(信息来源:艾伦回忆录《在岩石与险境之间》)


编辑:乌木

首发微信:户外探险outdoor

扩展阅读:

他们的死,成为了艾格峰史上最惨烈的一幕

走向山野的理由千千万,它可能是最好的答案

------------------------------------

知乎专栏:走向山野 - 知乎专栏,从这里连接山野。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