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摄意象集 | 我从初冬的日本提取颜色,得到了这组色卡。

文 / KKM

摄 / 韩松


今年初冬,原画册摄影师韩松赴日采风,带回一组惹人喜爱的手机摄影小品。他说,拿着手机拍摄的那几天,自己是印象派音乐mood,因此借用印象派作曲家的小品集“意象集”来给这组作品命名。

看似随手一拍,没有大场面,没有浓重精细的后期,如何用手中的小镜头捕捉细节之美、氛围之美、色彩之美?这些对“生活随拍”有什么借鉴作用?

对此工作室做了一次圆桌采访,为大家一一解答。


-

1/

采集的色卡

“在我心中有很多关于色彩的意象“


KKM: 你去日本拍摄那几天是红叶正好的时候,但看照片这并不是你主要的拍摄对象,这是为了标新立异吗?

韩松:京都的红叶的确很美,这种美偏向于喜闻乐见,随手一拍便能出漂亮的照片。我不能免俗,拍了很多红叶场景的照片。但满屏的红叶容易让人审美疲劳,于是可以看到我在有意地用红叶做文章:红叶和倒影、一片红叶、落在地上的红叶……红叶并非红得鲜艳才好看,而是有深沉的背景,五彩斑斓的组合才更美——这是自然给我们的色卡。

而更考验摄影师的,是自己的心中的色卡,我更喜欢素一点的颜色,单纯一点的颜色——这是我心中的色卡。而这些“配色”经常在生活中都被我们忽略。这些属于自己印象中的“配色”,才能最终指导我们拍出具有个人风格的照片。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红叶和深色的水池。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红叶和街景。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红叶和倒影。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傍晚意象。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
韩松 / 摄 日本奈良。冬日暖阳。


韩松 / 摄 日本奈良。



2/

开放式构图

“暂时忽略主体和结构“


KKM: 如果从构图的角度来说,你怎么解读自己拍的这组照片呢?

韩松:这组照片最大的特点便是,在很多情况下并没有“听老师的话”,基本构图原则中的主体、画面的平衡、稳定的结构都似有似无。甚至很多照片单看起来显得“好像是随便乱拍的”(囧)。实际上这种构图更加开放和多元。

KKM: 那你是不是乱拍的?

韩松:不是。只是拍这些照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不是“我要如何构图“而是当时的瞬间触发了我,我用手机框出来,仅此而已。很多看似零零碎碎的照片,以组照的编辑方式呈现,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他们似一些音符片段,不连起来就无法感受其中的味道。

韩松 / 摄 组照《初冬日本意象集》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提着鸟笼的人影。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锋利的影子。也似有重复的主题。
韩松 / 摄 。地上的光影。
韩松 / 摄 。地上的光影。
韩松 / 摄 。地上的光影。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太阳雪后的彩虹。



3 /

质感与纹理

“那是最和我们肌肤相亲的东西“


KKM: 更有些照片不那么明确是什么,在说什么。拍这些照片的用意是?

韩松:没有特别的用意,“被触动”依然是拿起手机拍摄的动机。水波粼粼、灯光闪烁、红叶散落、薄云漂浮都是最日常的东西,是最富质感的东西。如果用构图来解释,一个面就是一个面,但如果有质感的纹理,这面就多了一个维度,有温度、有凹凸、有纹理,这才是最和我们肌肤相亲的东西,也是值得用摄影来表现的东西。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映在水面的阳光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映在水面的阳光。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映在水面的阳光。

-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映在水面的阳光。


韩松 / 摄 日本大阪。旋转的灯光。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飘零的落叶。


4 /

氛围感:确定的似是而非

“氛围多是受限的场景“


KKM: 我们常能感受到一些迷人的氛围,但不知道如何表现之,有没有什么技巧?

韩松:因为许多我们能感受到的氛围并不只是视觉上的,用照片表现起来的确很考手艺。关于这点我有一些心得。许多容易感染人的场景氛围总是“受限”的,例如奔跑而过的人、黑暗中的光亮、窗户里半掩着的人……而初学者拍照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去等待“人静止下来站稳”“找到更好的光环境”“避免被遮挡”等等,而在追求这些更好的拍摄条件的时候,氛围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阳光正好。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夜晚的餐厅,半透明的玻璃。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被夹住的光线。
韩松 / 摄 日本大阪。投进窗内的光线。

5 /

空镜头和无聊的事

“摄影中的转场“


KKM: 为什么会有一些看似无聊、无意义的照片出现在组照中?

韩松:算是“空镜头”吧。“空镜头“不是新玩意,是每个人看视频读图的时候都需要的心里暗示,看似无聊的场景,实则在暗示下一情节的时间、地点、情节。而对于摄影来说,空镜头更像是一组朋友圈晒图的“中场休息”。我们在表达很尴尬的场景的时候,不是经常飞过一只乌鸦吗?这就是空镜头。

KKM: 最近的拍摄有没有受到其他摄影师的影响?

韩松:有。川内伦子。她的影集《假寐》,以及新影集《光晕》。

韩松 / 摄 组照《初冬日本意象集》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鸦。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彩虹。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反射的风景。
韩松 / 摄 日本宝冢。枯枝上最后一片树叶。
韩松 / 摄 日本大阪。站台。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窗后。
韩松 / 摄 日本京都。秋深。
https://www.zhihu.com/video/923347569952837632

拍摄技术问题TIPS:

· 大部分“随拍”并没有特别的拍摄操作;

· 少数“失焦”的照片是有意为之。手机会自动对焦,因此将手机对焦在近处并按住屏幕锁定焦点后,再拍远处可以得到模糊的意象;

· 拍摄的时候快速转动手机,可以得到光轨的意象;

· 观察力和细腻的心思更重要

编辑于 2017-12-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全球iPhone摄影大赛人物类冠军韩松的工作室专栏。 手机摄影是一种媒介,用手机拍照,并因此做一些美好的事情。 专栏持续输出关于手机摄影的拍摄、观察、构图、后期技巧,并由此引申出对艺术和美学的探索。 涉及平面设计、美术、建筑、音乐……